“双语阅读”的愁与喜

四天之前,我第一次读《傲慢与偏见》。这是为“双语阅读”而读,是读出声的。录制没几分钟,我便惊讶于书中复杂的句式与让人猝不及防的冷僻词语,仅仅六页的第四...

梦境

也许也就是从前几周开始吧,梦境中的世界逐渐开始侵袭我的生活。 或许,用侵袭这个词是并不妥当的,因为我是一个不会做噩梦的人,也从未没有在黑暗的半夜...

十天

回来了。 回家 还记得二十天前,当我考完期末考试,坐上车驶回住家时,满心欢喜的神情——肩上的一切包袱都可以暂时放下,我,在多少个日夜的盼望...

没有称呼—

我没有写称呼。因为,经过很多纠结与思考后,我并不知道该怎样确定你在我生命中的位置。 我实在有太多的想说想写,如果我叙述的顺序很怪异,请原谅我。 ...

致人类最孤独的旅行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我眼前是一面玉米田。玉米是金黄色的,很大,很广。风吹了起来,玉米杆在风中摇曳着,风把天吹成了暗黄色。 我眼前...

画与路(三)- “太棒了!记得给我发邮件。我一万个愿意。”

这两周发生了挺多事,让人意外的是,很多都和画扯上了关系。 I. 从九月十号开始,我开始画住家哥Laith Armouti。拖拖拉拉两个月后...

远去的白甲

那是我第一次踏进SLUH的足球场。相比于橄榄球场和篮球场,足球场显得更空旷,仿佛更多的天空挤进了眼眶中,阴沉的暮色笼罩着灯光下的绿草地。 这一场...

脆弱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作为Retreat Leader,上周我加班加点的完成了《生命图》的演讲稿。一点点回溯,想起自己的过去,眼前电脑的...

白光下的六十九与不远处的七十一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Kairos 69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在那些日子里,它像海啸一般卷走我太多的思绪,留下一个纯粹的我。 现在...

交融,杀戮,同化

《A Distant Episode》讲述了一位法国语言学家的故事。他为拜见一位笔友而来到一所遥远的茶馆。为买取骆驼乳房制成的盒子,他跟随茶馆伙计一路...
美国梦人氣廣告 歡迎關注

編輯推荐

在美生活求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