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0-08-06, 下午 7:35

画与路(二) 

李逸章 学画这摊子事儿里,除了素描,还有各种与颜色搭上边的枝枝叉叉,那也一直是我纠结的地方。 挺久以前,妈妈就和我说过:别总是抓着素描不放...

白光下的六十九与不远处的七十一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Kairos 69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在那些日子里,它像海啸一般卷走我太多的思绪,留下一个纯粹的我。 现在...

远去的白甲

那是我第一次踏进SLUH的足球场。相比于橄榄球场和篮球场,足球场显得更空旷,仿佛更多的天空挤进了眼眶中,阴沉的暮色笼罩着灯光下的绿草地。 这一场...

圣路易斯悠久历史、高昂精神 – 孙晗稷

我最近常常抱怨时间太难把握,上学的每一天都重复一样的课表会让我常常觉得一周,甚至一月之前的课堂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四,五月份是一个学期最忙碌的时...

画与路(三)- “太棒了!记得给我发邮件。我一万个愿意。”

这两周发生了挺多事,让人意外的是,很多都和画扯上了关系。 I. 从九月十号开始,我开始画住家哥Laith Armouti。拖拖拉拉两个月后...

文字与快乐

开学一个月了,我有一个明显的感受,那便是英语课变得更有魅力了。我能很真切的感觉到,我发自内心地喜欢我读过的所有文章,这些文章给予了我一种毫不含糊的快乐...

致人类最孤独的旅行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我眼前是一面玉米田。玉米是金黄色的,很大,很广。风吹了起来,玉米杆在风中摇曳着,风把天吹成了暗黄色。 我眼前...

迎春节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孔子课堂举办春节联欢

欢乐过大年 圣路易斯地区七所高中师生热情参与 【圣路易时报讯】圣路易大学高中(SLUH)孔子课堂日前举行农历新年庆祝餐会,表演文艺节目,迎接狗年来临...

画与路(一)

素描,之前也常常出现在我的作文里。 从二年级开始,我便在一群三年级的孩子中学这种——基本的铅笔画,那是一段混乱不清的学画史;好像学到了很多素描意...

十天

回来了。 回家 还记得二十天前,当我考完期末考试,坐上车驶回住家时,满心欢喜的神情——肩上的一切包袱都可以暂时放下,我,在多少个日夜的盼望...

大家都在看...

你可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