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代华裔高中生的反省:丢掉了自己的文化认同和传统,我们还将剩下什么?

0
3099

我叫谭雨纤。我已经从圣路易斯现代中文学校的中文课毕业了,现在读10年级。我还去过中国好几次,我为自己有一个中国背景感到非常自豪,我经常想,其他出生于美国的华裔美国人是不是对自己的文化背景也有同样的感受呢?

“Yadan Shourd”,是我在圣路易斯的一个好友,在第一次听到她名字的美国式发音时(Yah-dn Shohrd),你可能不会立即把它与中国文化联系起来。再仔细想想可能会让你意识到,‘雅丹’的中文发音,可能来源于某个地区方言里对小孩的普通昵称‘丫蛋’。

Yadan(Yaya)Shourd在约16个月大时在中国被两个富有爱心的美国父母Dina和John Shourd 收养。她现在已经13岁了。虽然她这些年来一直住在美国,但她一直保持着与中国文化的密切联系。她去过中国,参加过密苏里植物园的中华日活动,并在过去的一年中定期上中文课。她能深深地融入中国文化,是因为她的父母用爱抚养她,并帮助她认识到认同这重身份的好处。

在过去的两个夏天,我参加了在中国不同地区的夏令营。营员除了来自如捷克共和国和加拿大的少数营员外,大部分都是美国出生的华裔小孩。他们的父母大多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他们把孩子送到这些夏令营,是为了让他们近距离接触到中国文化,好在海外也能保持中华文化的代代传承。我和我的朋友们有幸能够跟着本地导游参观不同的地理奇观,并向当地的大师学习中国特有的手工艺。

然而,我不止一次注意到出现在我们一些营员身上的现象,他们什么都不做,也不愿意参与,只是傻笑,也不注意听东道主的介绍。其实,这些孩子有一些可能连基本的中文单词或短语都听不懂,更不用说回答东道主提出的问题,可是他们不以为然的在旁边观望着,相互用纯正的英语聊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尽管他们父母对这些旅行的本意是好的,并提供了慷慨的经济支持,但这些孩子似乎没有多少愿望利用这么好的条件。我想,如果这些孩子稍稍懂一点简单的汉语,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从心里真正认识到文化认同的重要性,那他们参加这样的活动,效果会好很多。

在家里,从我记事起,我父母在家说中文,或者用中英文混着说。当我遇到不懂的中文时,他们就翻译给我听。我从幼儿园那么大的时候开始上圣路易斯现代中文学校。我的父母坚持让我一直上到我在高一时从中文学校毕业。我的中文绝对不是最好的,特别是在阅读和写作方面。但我听多了,这使得至少一些简单的中文,我即使没有从书上学过,也可以听懂。同样重要的是,我的父母强调开放的心态,最终使我喜欢上自己文化的背景。我从此开始接受并为我自己的文化传统感到自豪。这些夏令营给我独特而难忘的经历,我将永远珍藏。

与Shourd家人的交谈更增加了我对那些营员的失望。作为父母的约翰和迪娜认识到中国传统将永远成为他们女儿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努力让她参与这些文化活动,他们可以放心,Yaya会继续为自己的这重身份而自豪,并且会尽可能地继续学习中华文化和文字。相比之下,对于许多美国出生的二代华人青年来说,只需要从手机ipad上抬起头,多和自己父母交流,多问问他们关于中国的中华文化历史的话题,就可以帮助保持他们自己的文化传统,方便得都不需离开家。别人跨过半个地球旅行去接触中华文化,为什么我们不能利用这样举手之劳的方便呢?

(作者谭雨纤是圣路易斯中华文教协会社交媒体大使 CCES Social Media Ambassador)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