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的愁与喜

0
1376
《傲慢與偏見》(英文:Pride and Prejudice),出版于1813年,是19世纪英國小說家珍·奧斯汀的代表作。小说讲述了乡绅之女伊丽莎白·班内特的爱情故事,反应了19世纪英国乡绅阶层的礼节、成长、教育、道德、婚姻的情态。

四天之前,我第一次读《傲慢与偏见》。这是为“双语阅读”而读,是读出声的。录制没几分钟,我便惊讶于书中复杂的句式与让人猝不及防的冷僻词语,仅仅六页的第四十章,我跌跌爬爬地花上了将近两个小时。

按上最后录音结束的按钮,我长吁一口气,脑中满是“双语阅读”的活动进程。《傲慢与偏见》是我们着手录制的第三篇小说了。小说的章节很多。满满的六十多章的内容,在近两个月的之间内,被陆续分配给了二十多位参与者。他们来自各个年级,九年级的学生居多,当然其中也有之前已经参与其他音频录制的孩子。

合上电脑,我心里瞬时满是纠结。一本小说六十多章,如今仅仅十二章有了着落,十几位参与者在报名后,很快就再也没了消息。原本邮件中说好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截止日期,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我还能记得,圣诞节那天,我打开手机的邮件提醒,虔诚地守了一天,可惜那天,一封邮件都没有出现。我心里满满的失落。

这样的现象一直是我所担心的,也是很难着手解决的。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学校生活,即使是我,作为组织者,也不能全心全意地只忙活双语阅读这一件事。因此,我不能紧紧地盯着同学们索要录音成果。我曾经两次,努力保持着自己和善的语调,给参与者发邮件,但两次都被干净地无视掉了。文章不好录,我心里很明白,想要在质量与时间上平衡地把控,也绝对不是易事。但距离新学年开始已经过了这么久,项目成果却不尽如人意,我除了自己去号召身边的朋友,除了去自己参与录制,也只能干着急。

在我看来,很多项目的发起者,或是着手创业的青年人,都会遇到这样的瓶颈:希望能够吸引参与者与顾客,却又苦于无法拿出足够具有吸人眼球的设计。这也许就是一个项目在残酷现实中的生死挣扎,而我,就像是迷航帆船上的舵手,正在苦苦地寻找方向。我觉得,就像我妈妈和我说过的,这样的磨练绝对不是坏事。我也明白,也许很快我就能从空中找到一颗星,跟着星走,也许就能寻到陆地。这一切的进展与挫折,也许只是无数人未来事业道路的缩影,提前去感受,必将对我的成长有好处。

同时,尽管“双语阅读”的进度略让人失望,但项目中常有点点滴滴的小细节、小进展不断地为我注入希望。

还记得去年十二月初的那阵子,美国历史研究报告截至的那前几天。当近乎所有人都眼睛熬的肿胀通红,埋头写稿修稿时,我在一天晚上,收到了来自 Salvatore Vitellaro 的邮件:抱歉,这些录音拖得有些晚了,希望还能有用。我几乎是呆在屏幕前。在这几乎一分一秒都对个人成绩至关重要的四十八或是七十二小时里,Salvatore抽出时间,录制了三章《傲慢与偏见》。我点开录音,他沉着的声音着实让我热泪盈眶。

另一件事就发生上一个周末,当时我和Sam Chechik 在电话上讨论物理问题。Sam突然问了我一句,你还需要“双语阅读”上的帮助吗?我想到项目的进展,本是满肚子苦水,但又转口和他说道:“没事的,我这里一切都还顺利,我自己也在录制,查漏补缺。”Sam仿佛是觉察到了什么,赶忙说道:“若是有任何我可以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立即和我说。另外,我尽量地在录音中放慢了我的语速,以方便中国的孩子听懂。”我愣在电话这头,满心感激不知如何表达。

这一定就是苦中有甜的感觉。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