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与爱国

0
3091
2015年9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

那天,周三晚上十一点,我右手撑着脑袋,左手扶着厚重的美国历史书的边角,努力保持自己的注意力——疲惫的双眼耷拉着,目光扫过一行行细小的英文字母。我似乎已经习惯了看不到中文书籍的生活。
网络电话突然响了。是妈妈。

电话那头涌出了略带激动的声音,瞬间把睡意朦胧的我推醒——“儿子,今天有9月3日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大阅兵,大家放假在家看直播,你快去看看,还是很震撼的!”

“哦,好的。我困死了,明天考完试就看。”

“不能全部看完的话,你可以挑几段看啊!说真的,如此大的阅兵式,你我这一辈子也都遇不上多少回。”

“好啦,我会看的。我睡觉去了。”

妈妈的那股子兴奋劲还没散去,我便挂上了电话。

第二天晚餐时,斜后方墙壁上播新闻的小电视里传出BBC对天安门阅兵报道。我赶忙扭头,一瞬间几个短短的方阵镜头已打动我——中国的仪仗队是出了名的整齐,那一声声踏步,一次次摆手是真的震撼人心。我掏出手机,很快便在YouTube上找到了上海某电视台上传的央视对于9.3日阅兵的完整报道。

从抗战背景,到习主席讲话,到阅兵仪式,再到放飞和平鸽——家中军乐团的乐声响了一个多小时。当老兵乘着车驶过中央检阅台的那一刻,不得不说,一万多公里外的我鼻子也酸了。从99式坦克,到各种两栖作战装备、步战车、各式东风导弹发射系统,中国,说真的,展示着一个军事大国的风采。从邀请三十多个国家领导人,到各个外国阅兵方阵,中国的外交进步也令人感到惊喜。

尽管中国不一定有着最强的国防力量,经济力量或是政治力量,尽管中国也许存在着很多需要继续改进与发展的地方,但那一刻,真的是满满自豪感,荡气回肠,自豪于——我是这个伟大国家的一部分。
那里是我的家。

我合上手机,突然想到妈妈挺久前偶然说到的一句话——你可能是这个家族里,迁移向美国的第一个人,这种压力肯定是很大的。

我愣住了。

住家爸爸Mr.Armouti是约旦人。三十九年前,他作为一名约旦的交流生,在加利福利亚的一个美国家庭居住了一年。三十六年前,他来到美国上大学,并在这里定居。

三十六年了。

当我在一个小时之前得知这个信息的时候,脑中最为强烈的想法便是——我会不会,也将是这样?
从他的经历来看,如果继续这样地走下去,我将申请一所美国大学,然后将在当地工作定居,结婚生子,是时候再把父母接到美国。

我几乎不敢想象离开真正中国的感觉。更直接的说,我很害怕。这并不仅仅是一种爱国的意愿,而是一种无法言述的感觉——感觉无论在美国呆多久,无论离中国多远多远,都还是会回去的。

曾经有一个朋友和我说——那是二O一三年的七月了——她想一个人,离开这里,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我曾经也想过这样做,我必须承认。

但我现在只觉得,这样太傻了。这并不是对于新奇与闯荡冲动的批判,而是,作为一个远离中国那片土地两百天的孩子,作为第三次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我,感到一种恐惧。我并不担心犯罪,也不担心罪犯,不担心钱的问题,只是缺少了一种安定的感觉。陌生的城,并不是我的家。

也许三十九年后会是吧。

可家也许会变,但家乡不会,血也是不会的啊。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