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与路(三)- “太棒了!记得给我发邮件。我一万个愿意。”

0
2537

这两周发生了挺多事,让人意外的是,很多都和画扯上了关系。

I.

从九月十号开始,我开始画住家哥Laith Armouti。拖拖拉拉两个月后,脸部终于大体完成了。用业余时间画画只有一个方面不好:有时候,有动力能画得很快,若是懒病来了,能把作品丢在一边,烂上好久。

上周四晚上,忙里偷闲,抄起剪钳砂纸,在台灯下做了一会模型。我正专心地修正细节,一个同学打电话给我:“你能给那张Laith的画像,照张相,发给我们吗?”

那是一个在Prep News(SLUH学校报纸)写稿的朋友。

“好啊!我这就去。”不出十分钟,我把照片发了过去。

第二天,报纸来了:那一篇文章报道了Laith独立制作音乐的历程,我的画嵌在右边的文字里面。

英语课前,Mr.Kavanaugh站在教室前,面朝着我,突然激动地讲了一小段话;我本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在混乱了几秒后,才在同学的目光中勉强反应过来——去年刚刚教过Laith的他,正称赞着我的素描功底。

这时,我才发现,仿佛全校都知道了我会画画。

II.

这周四的水粉课,依旧轻松简单。大家在音乐和闲聊中调色,试笔,绘画。不知谁提起了Prep News的话题。

“Ian,这么说你为Prep News写文章?”我丢下水粉笔,问道。

“不完全是。我是为Prep News绘画的。”

“绘画?”我从没听说Prep News招收绘画的同学,惊得不禁提高了音量,“那我可以参加吗?”

“按理说可以啊!你可一去找学生领队谈谈。”

那一天晚上,为Prep News画画的想法又一次回响在脑中——我正试图加入学校的各种活动,而通过Prep News,我可以认识一群文学气息与娱乐气息并具的青年。

说做就做——我拿起手机,给Prep News的编辑Sam发了一条信息:Sam,我在想,我能不能为Prep News画画?

“好的!!”

“太好了!!”

“明天我们谈!”

“如果你能加入我们,我们将非常高兴!!”

Prep News的学生领队Leo把我的名字写在白板上时,我内心真的是欣喜万分的。

III.

周五自习课,我一个人抱着历史书来到图书馆,遇到了去年一起吃午餐的高一学生Declan。

“Lancer,我们有一个设计电脑游戏的社团,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去年我便知道Declan是个游戏迷;而作为一个不太玩游戏的人,我有些犹豫。

“可是,你知道的,我电脑编程什么的都不会啊。”

“啊,这个你别担心。”Declan捋了捋梳向一边的金色头发,“我们看到了Prep News中你的画,在思考能不能请你做游戏绘画设计。”他这一说,事情就简单多了。

“那么,是什么样的游戏呢?”我已经来了兴致。

“科幻。科幻。”

“太棒了!记得给我发邮件。我一万个愿意。”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