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光下的六十九与不远处的七十一

0
2890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Kairos 69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在那些日子里,它像海啸一般卷走我太多的思绪,留下一个纯粹的我。

现在回想起那四天,眼前像是哈利复活前的白色的国王车站——四处都是白色的,亮而不显得刺眼,朴素而不单调,我像在梦境之中,沐浴在白光里,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心却很静很踏实地跳动着。我身边的一切,都是纯粹的。干净。

那时候还是冬天。

那一个晚上,离开家四天后的我,站在床前,脸上挂着泪渍。眼前很乱,于是我闭上了眼睛,可黑暗中,一切都重新回到了脑海里。

Why are you here? 那是第一天的第一个问题。

How have you changed? 那是第四天最后的回音。

八个月后,我仍会想起第三天的那个晚上。一人一个房间,一伙人似乎却更喜欢一起蜷在一个小单间里。其实已经很晚了,大家说话不多,不时几句话会零星地蹦出来。每个人都很疲惫,但没有人想去睡觉。仿佛所有人都惊叹于眼前发生的事物,不忍合上双眼,即使时间仍毫不在乎地走动。

“我想去领一场Retreat,”一个声音说道,“在来之前,我从未预想到Retreat会是这样。”

“我也是。”

“如果高中没能有机会参加一次,”他说着,所有人都静静地听,我的眼睛很酸,“那和没上过学有什么区别。”

那一晚,在关上单间里顶上的白灯后,我便什么都记不得了。下一个场景里,我们坐着车回学校。学校里亮堂堂的。

八个月后,我成了那一群人里第一个成为Retreat Leader 的人。

一天午饭,我无意问起身边的朋友,我能否以Junior的身份再次参加Kairos。一个人说估计不行,另一个人突然问道:你为何不去申请当Leader?

那段单间里的对话,瞬间回到了我的脑中。我丢下叉子与盛着通心粉的纸盘,绕着歪七扭八的桌椅一路小跑来到Mr.Gilmore身旁。

“你不能再次参加Kairos了,每个人的经历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只有一次。但是,理论上来说,你的确可以成为Leader。今天下午,我会把申请表格发给你,你需要深入地回答一些问题。”

我几乎是颤着走回座位上的。

仿佛真的过了许久,我收到了Mr.Gilmore 和 Mr. Penilla 的邮件——Kairos 71——2015-2016第一场Kairos Retreat,一场Senior Retreat。

我颤抖着合上电脑,兴奋,紧张——这是一个圆梦的时刻,这也意味着我,作为一名Junior,将带领一群Seniors走过四天的旅途。

脑中突然回想起很久之前看过的一句话:

Traveling – It leaves you speechless, then turns you to a storyteller.

当被问起为何要去做一名Leader时,我不假思索地说:因为我曾被感动过,因为我想讲述自己的故事,因为我看见过那白光。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