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惜别 师恩难忘 – 叶丽

0
2588

尼采有句名言: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对于圣路易斯现代中文学校叶丽四个琴班的学生来说,把句中的“起舞”换成“弹琴”,亦足以诠释了他们近年跟随叶老师学琴的心路历程。

圣路易斯华人社区知道叶丽的人不会少。不仅是因为她颜值高,人缘好。叶丽九岁师从琵琶大师李桂香,直至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琵琶专业毕业。在日本举行过琶琶独奏音乐会并接受NHK电视台专题采访,享誉东洋。居日期间,叶丽还在日本新潟大学音乐教育系硕士项目研修一年半。16年前搬来西半球的圣路易斯,她又义不容辞组织了民乐队,长年累月活跃在各种宣传远播中华文化的活动中、舞台上,是社区一宝。2015年始,在众人三顾茅庐式的恳请下,叶丽在现代中文学校一口气开了三个成人电子琴班和一个琶琵班,盛况空前。

dsc_8962

成人学习乐器最大的挑战是零基础。很多同学在上叶丽的课前,连琴都没摸过,更不要说懂乐理识乐谱了,基本上是个音乐盲。年龄大、记性差、手指不灵活是另一大挑战,尤其是琵琶,其难学程度仅次于二胡,所谓弦越少越难学之意。而所有这些对学生们的挑战,也是对老师的挑战。琴班成立伊始,大家都不清楚自己到底能坚持多久,能弹到什么程度。两年下来,琴班的同学跟着叶老师开开心心学琴、不知不觉进步,直到叶老师要搬迁去遥远的凤凰城。dsc_8944

四个琴班的同学们满怀不舍和祝福,日前在京园给叶老师开了个“依依惜别”为主题的欢送会。正值开学季,好些同学要送孩子上大学遗憾缺席,但仍有约30人亲临欢送会。叶老师的学生、也是最为同胞喜闻乐见的张维全程完美主持。大家刚落座,张维就致祝酒辞: 一敬叶老师认认真真勤勤恳恳的教学,把我们都变成能演奏简单曲目的音乐家;二敬叶老师对学生非常耐心,总是和和气气的跟我们说话,还经常给我们拿吃的喝的;三祝老师全家一切顺利、万事如意。

dsc_8955

欢送会上最伤感的片刻是电子琴班周怡伶同学弹奏一曲“我不想说再见”,表达大家内心难言的不舍:相见时难别亦难,泪光中看到你的笑脸。而琵琶班同学制作的小电影持续滚动播放,寄托四个琴班的集体记忆和对叶老师的祝福、思念。小电影包括三部分:美好时光( 两年多来各琴班跟叶老师的合影和演出照片);难忘今宵 (琴班在历次中文学校Gala演出的完整录像);依依惜别 (全体同学送给叶丽最深最厚的祝福)。

dsc_9035

当然,最精彩部分是各班代表和个人的发言,回忆跟叶老师学琴的点点滴滴和表达共同心声。

电子琴班班长张建元用6个字共三个词语来概括大家的心情。 第一个词是 “享受”:我们弹电子琴很享受, 以至先前酷爱种菜的也不认真种了,超级钓鱼迷也不常去钓了,全身心享受弹琴的快乐,搞艺术的乐趣。第二个词是“感谢” : 谢谢老师耐心教我们这些“三无”学生,我们一无基础,从小没摸过琴;二无年龄优势,老记不住;三无纪律性,上课期间老嚷嚷,老插嘴,闹成一锅粥。叶老师教我们可真不容易啊。第三个词是“祝福” : 祝叶老师去风凰城一切顺利,呆上两年就回来,全家搬回来,还是住在圣路易斯好。

琵琶班班长王凤仙给叶老师总结了12个字:良师益友、阳光幽默、和谐家庭。dsc_9019

琵琶班真是让叶老师操心最多。如果说叶老师头上有几根白发的话,那一定是琵琶班给整的。从刚开始在国内选琴、买琴、飘洋过海带琴来美国,一直到GALA演出的服装和同学们的发饰,都是叶老师一一亲自策划落实办理。 学琴的过程就更多感人故事和细节了。大家最感念的是叶老师超级认真耐心。如果是在老师家上课,几乎每次都不计报酬超时教学,保证上课的同学都明白,都学会才下课。课后一定有点心水果,甚至咖啡麦茶,大家像老朋友一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简直就是宾至如归。dsc_8990

在同学们眼里,叶老师是一枚大美女。但她居然没有美女的脾气和架子,对同学们和蔼可亲至极,从不让我们难堪下不来台。 老师的温柔当然是有原则的,有错一定指出,不会放过我们学习过程中犯的任何错误。但她从来都是以轻松幽默的方式纠错,如沐春风般鼓励后进同学迎头赶上。这种深受学生喜爱又行之有效的教学理念和实践,得益于她在新潟大学音乐教育系受到的训练和学习。故此想像中苦哈哈的学琵琶变得愉悦放松,课堂上欢笑声不断,气氛生动活泼得很,不知情者还以为我们在开爬梯呢。更意外收获的是同学们跟随叶老师学琴后变得愉快充实,这种情绪无疑也感染先生和孩子。在家时心心念念要练琵琶,没有多余的时间精力去给先生找茬,家庭想不和谐快乐都难。

跟叶丽学琵琶的过程,也是同学们间接认识她的恩师李桂香的过程。琵琶班的同学跟李大师虽从未谋面,但每天用着大师一笔一划编写的教材,看着大师工整美观的笔迹,时刻感受老一辈音乐家对艺术的敬畏和奉献。课余听叶丽讲她和恩师之间亦师亦友、情同母女的故事,还有大师一家殷殷关注中国民乐在海外的传承和发扬,我们感觉跟大师已非常亲切熟悉并执弟子礼。琵琶班的同学籍此机会向李桂香大师遥致敬意。

dsc_8937

琵琶班的口号是:我们要当琵琶精。神话小说里貌美如花又技艺高强的琵琶精我们没见过,叶丽满足了我们对琵琶精的全部想像和向往:美丽大方、侠骨柔情、琵琶弹得大珠小珠落玉盘。冒着被吃瓜群众拍砖的危险,同学们或公开或私下说:叶老师是中文学校最美丽温柔的老师。

不过,叶老师也有非常不温柔的时候。那就是每次搞活动,她仿佛跟学生的钱有仇,早早就声明不收任何礼物或礼物卡,谁张罗送礼她跟谁急。一束鲜花和一张跟学生们的合照足矣。她的三令五申搞到筹备组的同学非常为难,结果不是跟她摊牌霸王硬上弓就是暗中抵制她。用张维的话来说就是:不能受叶老师牵制,我们做我们该做的。她同不同意,到了会场由不得她。这是学生们唯一反抗“师道尊严”的“壮举”。

一日为师,终身为友。叶丽把大家聚拢在她的琴班里,同学们收获了琴艺、自信、快乐、儿时的梦想,以及珍贵的师生情缘。现在叶丽要搬往凤凰城了,四个琴班的同学内心不舍惶然如失学少年。在祝福叶老师到凤凰城后生活幸福工作愉快之余,也希望她尽快找到当地华人组织和中文学校,延续琴班的辉煌和社区的财富。

多情自古伤别离。然而,叶丽欢送会情多而不伤。同学们笑着对叶老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早日搬回来”。虽然我们知道谁都做不了主,谁说了都不算,但心里话不能憋着不说。叶老师,庆幸在美好的时光遇见美好的你。愿时光不辜负我们,师生今后还有机会在一起弹琴、歌吟、把酒言欢,早晚复相逢!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