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衝突: 近代日本之藝術與戰爭

0
2329
黃海海戰「日清海戰大孤山沖大激戰」,歌川小國政畫,1894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秋季特展「利益衝突: 近代日本之藝術與戰爭」(Conflicts of Interest: Art and War in Modern Japan),展出了140餘件日本版畫、屏風、繪畫、漫畫、地圖、照片及和服等,主題環繞在兩場備受世界矚目的亞洲戰爭: 第一場是 1894年到1895年的甲午戰爭,也就是第一次中日戰爭,第二場是1904年到1905年的日俄戰爭。在日文分別稱作「日清戰爭」和「日露戰爭」。

這些版畫作為戰爭文宣,我們不僅可以看到日本藝術家的創造力,同時也顯示了日本明治維新成功以後,積極擴張國力的企圖心。版畫內容 除了與大清帝國和俄國之間的戰爭,此外還有義和團運動(庚子事變) 、九一八事變、第二次中日戰爭,以及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等多種戰爭場景,也出現於版畫之中,不過數量少很多。

聖路易收藏家婁文澔夫婦(Charles and Rosalyn Lowenhaupt)從1983年開始收藏有關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的日本版畫及文物,他們總共收藏了1,400件左右有關戰爭的藝術品、圖書和文物,而且全數捐贈給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本次展覽特別精選其中的代表作品。這些日本文宣史料,內容廣泛,從1853年美國海軍佩里將軍扣關,要求江戶幕府開放通商口岸,到1868年開始的「明治維新運動」,一直到1941年二次大戰珍珠港事變,忠實記錄了日本軍國主義的野心。如此廣泛完整的收集,提供一份可供我們仔細研究日本戰爭的視覺文化,這在博物館界是非常難得的。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十九世紀,日本和大清帝國一樣遭受歐美列強侵犯。無力解決問題的江戶幕府,深為民間怨恨,一些有志之士開始倡議將國家政權交還給天皇,以挽回內憂外患的頹勢。日本因此發生內戰,幕府戰敗,被迫在1867年將政權奉還給天皇,日本正式進入明治政府時代。

明治天皇掌權後,於1868年起展開一系列的西化改革運動,推行議會政治,成立三權分立的新政府,發展教育。經此明治維新,日本脫胎換骨,舉國上下完全改變,不管軍隊、穿著、日常生活、國家體制等徹頭徹尾進化,繼而開始覬覦鄰國。對日本而言,這是建立民族自信心的有效途徑。日本首先從朝鮮動手,迫使它離開清國的宗屬關係,於是開啟一系列的海陸戰爭。清國不堪日本挑釁,於1894年8月1 日 ,正式對日宣戰,甲午戰爭於焉開打。

清軍陸地作戰很快落敗,自朝鮮半島撤退。相比之下,同一時段的黃海海戰就打得相當壯烈。建軍於1888年的北洋水師,當時是號稱亞洲第一的艦隊。清日兩國海軍先於黃海鴨綠江口西大東溝決戰,所以黃海海戰在眾多日本版畫中,又名鴨綠江海戰、大孤山海戰、海洋島海戰、大東溝海戰等。這場戰役是甲午戰爭中規模最大的一場海戰,時間是1894年9月17日,正好發生在朝鮮平壤戰役之後。

黃海海戰版畫由六片組成,規模宏大,反映出此戰役的歷史重要意義。日本軍艦名稱列在右邊第一片,分別是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千代田、嚴島、橋立、比叡、扶桑、赤城等艦及西京丸。

picture1
黃海海戰「日清海戰大孤山沖大激戰」,歌川小國政畫,1894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大清帝國北洋艦隊名稱列在第四片上,包括定遠、鎮遠、經遠、來遠、靖遠、致遠、平遠、濟遠、超勇、揚威、威遠、廣甲、廣丙等。此乃清國當時四個區域海軍部隊中最大最強的一支,旗艦是定遠號,不幸的是一開戰,瞭望台即被擊中,北洋艦隊提督丁汝昌因而受傷,無法指揮戰事。接著定遠號的信號索具被日軍摧毀。北洋艦隊的指揮機制喪失。這樣一來,以人字形陣式、偏重防守的隊形就變得寸步難行,發揮不了戰力。

北洋艦隊與 日本聯合艦隊激戰五小時後,北洋損失經遠、致遠、超勇、揚威和廣甲五艘巡洋艦,四艘遭受創傷。雖成功完成護航劉銘傳之淮軍登陸鴨綠江岸,但 北洋海師 隨後無法主動出擊,日本因此達到控制黃海制海權的目的。

遼東陸戰清軍節節敗退,為保存戰艦實力,北洋艦隊紛紛退守威海衛,但仍以李鴻章指示的「保船制敵為要,不得出大洋浪戰」做為作戰指標。日軍佔領旅順港之後,海軍與陸軍互相配合,企圖進攻北洋艦隊所在的威海衛。

從1895年1月20日至2月12日前後有榮成和威海衛之役,這段時間,日本聯合艦隊司令伊東佑亨,多次以朋友身分致勸降函給北洋艦隊提督丁汝昌,不僅提供實質的建議,並應允給予日本政治庇護,但都為丁汝昌所婉拒。2月5日,德國製造的鐵甲軍艦定遠號,遭日本魚雷襲擊嚴重受損,另有兩艘被擊沉。2月10日,在彈盡援絕之下,丁汝昌下令炸沉各船艦避免資敵,定遠號的管帶(即艦長)劉步蟾在炸沉該艦後,自殺殉國。然而其他各艦將領認為炸船不利於投降後的下場,因而抗命。丁汝昌眼見無力回天,於兩天後,也在官邸吞大量鴉片殉難。日本官兵對丁汝昌相當敬服,因其視死如歸的勇敢負責,跟日本武士道重視榮譽的精神是相似的。

「清國北洋艦隊提督丁汝昌於官宅自殺圖」,水野年方畫,1895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清國北洋艦隊提督丁汝昌於官宅自殺圖」,水野年方畫,1895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在水野年方的版畫中,可以看出日本人對丁汝昌的尊崇。在傳統文人的書齋中,丁手持小杯,威武的坐在虎皮椅子上,他看著室外威海衛港煙硝一片,心中已然決定。日本版畫家用其想像力,描繪出丁汝昌從容就義的最後一刻。

清軍北洋艦隊全軍覆沒,陸戰也是節節失利,清廷只好議和,於1895年4月17日簽訂「馬關條約」,深切影響了中日韓及台灣的未來發展。其中一條款,迫使清國割讓台灣、澎湖及其附屬的64個小島。5月10日,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指派樺山資紀為台灣首任總督。

當台灣的居民聽到割讓的命運,非常不甘願,決定與日本人對抗到底。5月23日,台灣民主國成立,由前台灣巡撫唐景崧任總統。此舉導致日本迅速出兵,於5月29日在台灣東北的三貂角登陸,逐步往南,一路與台灣民主國軍民激戰,其中最重要的戰役是新竹之役(6月11日─8月2日),新竹城牆雖於6月22日被日本攻破,但隨後而來的游擊戰激烈異常,讓日本軍隊傷透腦筋。

台灣抗日活動反對馬關條約,「台灣新竹附近土賊掃攘之圖」,小林 清親畫,1895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台灣新竹附近土賊掃攘之圖」三片一組的版畫,描繪的就是新竹戰事,但確實地點不詳,日軍將領在此犯下一個嚴重的錯誤。他們讓士兵穿上冬天的軍服,是那種足可應付滿州酷寒的厚重冬衣。日軍通常計畫詳實,卻沒想到台灣亞熱帶氣候是如此潮濕與悶熱。不過,在版畫家小林清親的構圖下,日軍穿上涼爽的白色夏裝,還帶著英式披肩頭盔。

策展人聖路易藝術博物館亞洲藝術處處長胡廣俊(Philip K. Hu)表示,小林清親是日本當時頗為知名的藝術家。日本傾心於歐洲文化,明治晚期的東京是很容易看到倫敦新聞畫報(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 該報戰地畫家烏德維爾(Richard Caton Woodville, Jr.)提供許多十九世紀晚期的戰爭敘事畫,如: 俄國土耳其戰爭(1877-78) ,英埃之役(1882),以及蘇丹的瑪迪斯戰爭(1881-1899)等,小林清親很有可能從歐洲藝術家的繪畫中得到靈感。

到1895年9月,幾乎所有台灣人民的抗日活動皆被鎮壓下去,日本成功收管台灣,短命的台灣民主國於10月底解體,多達14,000台灣人因抗日而喪命,而日本兵戰死的很少,不過有個4,000人的日軍支隊,約莫 有1,000餘人死於霍亂流行病。

日本自甲午戰爭後,一直把俄國當作頭號敵人。在原先簽訂之馬關條約中,清廷應允割讓遼東半島、台灣全島,以及澎湖群島給日本。俄國不甘日本輕易的取得她也想要之遼東半島,就聯合德法兩國一起交涉,強迫日本歸還遼東給清廷。結果歸還是歸還,但清帝國必須額外付出三千萬兩白銀作為賠償,這就是1895年的三國干涉還遼。到口的肥肉又得馬上吐出,日本人記取這個教訓,誓言再充實國力,準備有朝一日與俄國人爭回這口氣,與歐美列強平起平坐。

日本與俄國在東亞爭權,「外交的滑稽露蛛蜘退治之圖」,畫家不詳,1904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在大蜘蛛版畫中,雖名為外交的滑稽,不過用蜘蛛代表俄國,用遍及亞歐的大蜘蛛網來說明俄人的勢力,對日本人而言,俄國政府危害世界之烈,猶如害蟲一般。

在版畫右邊的是一個日本神射手,正瞄準著大蜘蛛。圖中的蜘蛛已斷兩條腿,旁邊寫著金州、南山,這表示日本於1904年5月24至26日,成功擊敗了俄軍。日俄戰爭打得十 分激烈,最終日本獲勝,將俄國趕出東北和朝鮮半島,阻斷俄國的遠東計畫,令歐美刮目相看。

十年間,日本擊敗中俄兩大帝國,一躍成為東亞強國,日本朝野越發自信,軍國主義更加盛行,最終於1937年入侵中國。當時的中華民國國力不強,在蔣中正以空間換取時間的戰略下,加上日本偷襲珍珠港,促使美國參戰,導致日軍潰敗,於1945年宣布無條件投降,日本80年來的軍事野心就此終結。

自古以來,藝術一直是表達的工具。「利益衝突: 近代日本之藝術與戰爭」的展覽作品,原先是當作宣傳品在市面流通,讓當時人知道日本的軍事力量。經由聚焦方式,以及特殊的表現手法,這些藝術品傳達了強烈的人類經驗,讓我們考慮戰爭對個人的影響,以及經由圖像如何塑造了日本人的國家認同。對關心中日歷史的民眾,這是一場很值得參觀的特展,聖路易藝術博物館並出版了與特展同名的精美展覽目錄,供進一步研究。

「利益衝突: 近代日本之藝術與戰爭」展至2017年1月8日,詳情請上網 Saint Louis Art Museum:http://www.slam.org/exhibitions/conflicts.php

作者 : 周密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