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村勇士逐波马 — 勝跑者参加波士顿马拉松纪实

0
2038

【St. Louis Chinese American News 圣路易时报讯】

(經緯線, 李春光)

“干蛤去?”
“跑马”
“去哪嘎哒?”
“波士顿”
“跑去?”
“坐飞机”
“整多远?”
“42.195公里”
“啊!不累吗?”
“很累”
“给多少钱?
“不给”
“妈呀!你彪啊?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也许你不会相信,在我们圣村还真有那么一批“发彪”的人。为了能去跑波马的一天早日到来,他们披星戴月,冬去春来,风吹日晒,从未间断地为此努力付出,有时甚至希望自己多长几岁,快点进入下一个达标年龄段!

波士顿马拉松,也是人们常说的“波马”,可以说是每个长跑爱好者梦寐已求的跑马比赛“圣地”。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该赛事对参赛者的要求非常高, 大多数跑者只能是可望不可及,它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通过达标才有资格参加的比赛。当然,你如果愿意出7500美金的慈善资金,也许可以买到一个参赛机会。波马没有抽签报名这一说。

2019 年度的波马比赛于4月15日正式拉开序幕,准于参赛选手的名额为三万人。由于报名人数超过了这一最高额度限制,组委会不得不提高入围标准。今年所有的跑者必须比他们的达标时间快4分52秒,才有资格报名参赛。

如此苛刻的条件,我们勝跑群今年竟然有多达七人中标了!他们是“牛牛”黄建生、“教练”章军、“教授”徐晋斌、“老大”岳平、“一姐”李春光、“才女”冯雪慧、和“励志哥”赵永平。为了能确保参赛,当然也是为了节省点银子,早在一年前,大家都在距离终点4迈左右的Doubletree 酒店预订了房间。接着,在去年九月开始报名的当天,他们都毫不犹豫地贡献了200美刀的报名费,牛牛更是慷慨地奉献出了二百五。

两个星期后,陆续收到被接受的信息,唯独“教授”还在焦急等待中。大家一起帮他分析推测延迟的可能原因,从填错信息,信用卡失效,到伊妹丢失,罗列了一大堆,最离谱的二货猜测是因为距离太远(这伊妹也太不给力了),搞得一向头脑清醒的“教授”,开始怀疑自己眼神不好,脑子可能出了问题,好在不几天,他也收到了确认回复,终于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接下来又开始张罗买机票,在尹志(身兼文字“记着”、照片“捏着”、物品“拎着”、赛事“看着”等多重身份)的忽悠下,一行八人在同一天都提前六个多月预订了同一航空公司的往返机票。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出发的日子到来。

4/13, 我们一行六人(章军、建生、岳平、晋斌、春光和尹志)在上午十点之前准时来到圣路易斯机场。雪慧和她的先生洪楠以及永平和他的夫人黄芳,为了独享二人世界,不稀与我们同行。由于天气原因,原定11:15 起飞的航班延误到11:55 才离开。尽管一路比较颠簸,但是两个多小时的航程很快就到了。下了飞机,见到很多穿着历届波马各色服装,从世界各地赶来的跑者,他们个个精神抖擞,青春活力!看到机场出口大厅上方的标语“波士顿欢迎你” ,会让人自然而然地感叹一波士顿,勝跑者们来了!

来到酒店安顿好后,决定马上去领跑号。我们一行四人(岳平、晋斌、春光、尹志)又马不停蹄地赶往Expo现场。教练一下飞机就不见了踪影,直到比赛结束也没有见到他。牛牛一直追随教练的脚步,也在酒店内消失,至于他们分别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在此省略一万字⋯

进城之后,才真正体验了一把“mountain people mountain sea”!出租车根本开不进去,我们不得不提前下车,步行了10多分钟来到了领号现场。这时,距离当天结束时间只有30分钟了。通过安检,跟随人流,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左转右拐,终于来到了领号处,好在当时取号的人已经不是很多,很快就拿到了号码,领取了比赛服。之后,匆匆忙忙地拍了几张照片,在展览厅里走马观花地浏览了几分钟后,就走出了Expo大厅。然后直接打车去了一家意大利餐馆,在等了近30分钟的座位后,大家都饱餐了一顿,完成了所谓的首次“加碳”。

由于牛牛在登记入住酒店后,就玩起的“失踪”游戏,未能在到达波士顿的当天和大家一起去领跑号,只好在岳平和尹志的陪伴下,于第二天上午取回了跑号。一路上牛牛一见到同胞美女帅哥就不停地搭讪,至于细节在此不必一一表述,你懂得。

在去Expo的路上,正好路过比赛终点站。这时,高大的终点门楼,已经在大马路中央竖起,电子钟在不停地跳跃显示比赛倒计时,穿着各式运动服装的人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拍照,或在封闭的赛道上自由地行走,波马比赛的标志随处可见。这一切都在预示着大赛即将开始!

圣村跑友们密切关注着参加波马的队友们,一再提醒晚上睡好,争取跑好。可是,早晨五点醒来,一看微信,励志哥在3点钟就已经起床,教授在同一时间回应说早就醒了。赛前紧张激动的情绪可见一斑!

波马比赛的天气历来都是变化无常,今年也不例外。一大清早,天空中不断地飘落着小雨,地面上到处都是积水,人们用尽各种办法把跑鞋包裹起来,身披各色雨衣,在风雨中穿梭,寻找包裹寄存处,赶往去比赛起点的摆渡车。几百辆的校车一字排开,将近三万人分期分批地准时接送到40 多公里以外的起点,也是一大亮点!等到起跑的,天空基本上停止了哭泣,太阳公公也时不时地出来关照一下地面上跑步的人们,气温开始逐渐上升,最高达到近华氏70度,这对马拉松跑者来说,绝对是一大挑战!

起跑时间是按每个人的最好的跑速来安排,从十点一直持续到十一点以后。第一波最先进入赛道的是章军教练,他是波马的老将,今年是他进入知命年的第一个波马,以他历史第二好成绩,六大马最好成绩2:59:14 完赛,年龄组排名65。

尾随其后出场的是牛牛黄建生(此处有掌声👏)。这是他首次波🐎之行,交了250 的报名费,穿着250的跑鞋,励志冲刺250的 完赛时间,像一头失控的野牛,急速地冲出了赛道,以飞快的速度在两迈之内就赶超了教练,美好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可人生就是充满戏剧性,不料,只跑了4.2迈,就出现右腓肠肌肌腱拉伤,不得不弃赛!

励志哥赵永平出场了,这也是他的首次波马,目标是2:55 完赛。一开始他按原计划跑得非常好,由于气温上升,坡度在不断加长加大,导致腿抽筋,但最后还是以惊人的毅力, 用时3:17:05顺利完赛。

第二波第一个起跑的是徐晋斌教授,这是他首次朝圣百年波马,也是他进入知命年之前,要完成的愿望之一。他一路跑得都非常好,最后到达终点的时间定格在3:24:32,在波马的赛道上再次BQ。

紧接着岳平老大闪亮登场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波马,他的完赛目标是315。他以目标配速,完美地跑了20迈,马上胜利在望。不料,两腿在毫无预兆下, 抽了起来,不能行走,被志愿者们架到紧急医疗处的帐篷里,被护理了三十多分钟后,有所好转。他没有放弃,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到终点。最后成绩是4:07:14。

第三波起跑时间是11点,此时,气温已经上升到65度。巾帼战将冯雪慧起跑了,此次她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由于她计划跑完后马上回中国陪父母游玩,她的目标就是体验波马,无伤完赛。你瞧,别人都一心一意地往前跑,她却横在赛道中间,最后还以非常好的成绩4:04:54完赛。

最后一个入场的是李春光,也是“刘姥姥”一枚,她一向以自己的体质和状态来调节节奏,从不刻意去追求一固定目标,唯一的原则是不受伤。在比赛中,她很少看表,全凭自身感觉跑。当以比较平稳的配速跑到16迈时,右腿有要抽筋的迹象,她及时的调整了策略,放慢了脚步,有效地避免了因腿抽筋跑不动的问题。你看,她到了伤心坡还如此欢乐!最终,首次在波马的赛道上,以快于BQ近15分钟的成绩3:50:02安全完赛,年龄组排名110。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能够参加波马比赛的人,都是强者。马拉松比赛,绝对是一项天时、地利、人和的系统工程,其中很多变数,都可能改变初衷的目标,很多牛人都不能如愿以偿,可见波马比赛的艰难曲折!我们一定要以敬畏之心,系统训练,才能做到水到渠成。祝贺你们,冲出圣村追逐波马的勇士们!

最后,非常感谢勝跑群里的朋友们,几天来对波马比赛的关注,以及赛前、赛中、赛后的及时鼓励、加油,和关心,大家辛苦啦🙏🌹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