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国家,永远存在希望

0
653
摄影: 左明雪

左明雪 (北京师范大学生物学退休教授, 圣路易斯社区大学左映雪教授哥哥)】

今年秋天在Arizona的休假旅行,成为我久久难以忘却的一段记忆。

旅行开始的第4天,我们准备去一处景点。由于景点对游客数量有严格的限制,走前在网上没有购到参观的门票,因此只能到了景区后起大早去抽签购票,碰碰最后的运气。

开上车后一路疾驰,当快到景点时,突然听到后面一辆车鸣笛。刚开始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是呼叫我们,后来发现这辆车一直跟在我们的后面才意识到有事情发生。我们回头一看原来后车盖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顿时大吃一惊,脑中一片空白,须知我们所有的重要物品和证件几乎都放在后车厢中的旅行袋中。

从我们后面跟着停下的一辆车上下来一位先生,一手提着我们的一个旅行包,一手拎着两个装杂物的塑料袋向我们跑过来说,你们的后车盖不知何时开了,这是你们掉下的东西,还有些东西我来不及捡,你们要赶快顺原路回去,看是否能找到其他丢失的东西。

当时我们简直无法表达自已的感激之情,但由于事情紧急,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问对方的姓名及联系地址,立即掉头顺原路往回赶。但由于完全不知车后车盖是何时打开的,无法准确知道失物落下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找到丢失的东西。而且,当时正是上班时间,即使有人在路上拾到了,也不大可能在路边等待失主。

丢失的二个旅行袋中,有二台相机,几个镜头。所有的贮存卡、银行信用卡、驾照、身份证及现金,均已丢失。值得庆幸的是,送回来的包中有一台相机失而复得,但其它的东西都不在这个包里。

东西损失虽然惨重,但驾照等证件的丢失,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没有了驾照就无法乘机回家。当时正好路过一个警所,我们报告了这个意外。尽管还不到早上7点,警员对我们发生的损失极为同情,立即笔录了一份说明,并告诉我们,这份笔录可以作为我们住宿、开车及相关的证明,但不能做为乘飞机的证件。警员建议我们去当地的机动车管理中心去申请一个临时驾照。

然而事情远非我们想像的那样简单。驾照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他们无法给我们办跨州的临时驾照,我们必须在原发驾照地申请临时驾照。看来只有一条路了:只能与我们所在居住地联系,是否能尽快申请到一个临时驾照了。

在驱车回旅馆的路中,有热心人建议我们去当地的公共广播电台发一条失物丢失信息,也许恰好有知道我们丢失物品的人听到这个广播,会提供一些线索。公共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非常同情我们的遭遇,表示将在最短时间播出这条失物信息。

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旅馆时,时间已过中午,我们基本已放弃了任何能找回丢失物品的希望。正在我们一愁莫展之时,一个从旅馆前台的电话打了进来。电话询问我们是否丢失了旅行包,说有一位女士拾到了想与我们联系。这个消息猛地把我们从绝望中一下子拉了回来,我们简直无法相信这件失而复得的事真能发生。

以后的故事尽管没有了曲折,但却充满了人间极尽的善良、同情和无私。

拾到我们包的那位女士起初无法找到我们的任何时通讯联系信息,最后从钱包中发现了里面的保险卡。她立即与我们的保险卡公司联系,保险公司通过不同的渠道居然最终查到了我们入住的洒店。女士亲自驱车将失物送到洒店。

当我们接过所有失而复得的物品时,感激的热泪夺眶而出,此时言语已无法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心情平复之余,我们立即给公共广播电台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失物已得,希望对此位拾金不昧的女士在广播中表达我们的谢意。电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失物的消息几个小时前已发出,但规定不能公开此女士的姓名和她的任何信息。

这就是美国。每天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很平常,但都会让你感受到这是一个充满阳光、每天都倍感幸福和快乐的世界。社会的文明和深入血液中的普世价值,在大多数美国人心中,已经超越一切金钱和私欲。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