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苏里的雪 – 季以恆

0
2715

密苏里的雪,总是静谧的,在兰伯特机场黄色灯光下,在小巷里人家圣诞彩灯的映照中,从不洋洋洒洒地漫天飞舞,却又能在不经意间为大地勾上一轮白边。但它们,就像记录门前的脚印般的默默记下了圣路易斯人们的点点滴滴。

当大人们听着乡村音乐扛着猎枪坐上四驱小卡车,我们就坐上朋友开的高尔夫车,带上大音箱放着美国rap。之后就是在公园里薄薄雪地里的一阵狂飙,飞跃矮矮的土丘,留下一圈又一圈的车轮印。开过冰冻的河畔,坑洼的小巷,忽的停在一家院子的后门边,院子里接着冲出几个朋友,又是拥抱又是尖叫。随之而来的便是地下室里,壁炉边亦可赛艇的狂欢。有rap,有热舞,有吧台上的开怀畅饮,有气枪打靶低沉的枪声,还有沙发上说不完的故事,谁都不会去想过去的烦恼,也不会去管屋外悄悄下着的雪。

闲的时候,跟着住家在城里溜达,人行道的地面上的五角星里,刻着当地名人的名字,就如好莱坞的明星一样,是圣路易斯人眼中的自豪与骄傲。街边的冰雕竟是随处可见,唱片店门口的吉他冰雕,饭店门口的餐厅名字的冰雕,在店内微黄的灯光下,折射出不同的光彩来,显出几分宁静。在不远处山坡上美术馆的门前,路易九世高大的骑马雕像正俯瞰这座繁华中带着宁静的城市。

我知道,此时的南京也在下雪,下的很大,很急,所有的人都很激动。家乡的雪越下越大,仿佛是南京人的骄傲一般,充满了整个朋友圈。圣路易斯的雪却是细腻的美了,傍晚我从后门回家,踩在晚霞中渐渐消融的雪上,回想起雪中飞车与狂欢派对,想起那并不拥挤的街市,我告诉自己,这就是美利坚。家中的音乐声又响起了,夹着欢声笑语,而屋外暮日残雪的美景,正预备给这里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