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我们的幸福时光

0
697

义民,我们千万声的呼喊着你的名字,你再也不会回答,我们紧紧的抓住你的手,你还是撒手人寰。

2019年12月31日,当我们接到了幸福村村长黄袁的电话,他悲泣的告诉我们义民已经昏迷不醒,即将要离开人世。大家惊恐万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那个还和我们在一起聊天打牌的义民吗?是那个绘声绘色刚刚讲完回国趣事的她吗?

当得知义民已经与癌症抗争了20个月,走到了她生命的尽头时,我们心如刀绞,忍不住泪如雨下。每个人从不同的地方第一时间奔往Evelyn’s house。义民在昏迷的最后9天里,我们每天轮番去探望,抚摸着她的手和肩膀,多想能把她唤醒,告诉她,我们舍不得她,我们要在一起,哪怕是和我们说一声再见……!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受义民先生陈教授的委托,很快成立了幸福村义民治丧委员会。我们幸福村在村长黄袁先生的领导组织下,积极参与其中。我们每个村民都各尽其能:陈紫薇负责追思会场以及重要流程环节的安排,王松燕负责打印照片,鲁植和章正琰负责摄影,刘永平和彭光勇负责接送家属,武和平,谷贺,潘在桃,贾建洛负责接待远道而来的朋友和会场前厅访客引导,岳毅梅,冯爱萍,吴迪,陶玉,李建华,赵蕾负责迎宾和签到,谢燕,张燕萍负责定制花圈,一切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2020年1月8号下午一点,在Evenly’s House义民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义民 ,你就这样平静的走了,可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么痛苦难过吗?我们如何度过这慢慢无眠之夜。还记得你曾经和我们一起许下的诺言吗?我们要一起相伴养老,唱歌,打牌,散步,跳舞。退休了我们就一起环游世界,让世界各地留下我们的足迹和欢声笑语。我们还要组建幸福村合唱团和舞蹈团。你还记得我们还在纠结,将来是买个帅哥机器人还是美女机器人来给我们做饭? ……,我们还有这么多的事情没有做完。

2007年因为地产商黄袁先生的原故,我们陆续在Fenton买了房子。认识了义民一家人,那时义民只有50岁左右,她美丽大方,活泼开朗。我们一见如故,开启了我们马拉松式的友谊长跑。13年来我们每个周末都要聚集在一起打牌。每个节假日不是去旅游就是在一起吃饭聊天。义民总是个积极的提倡和策划者, 她和先生仔细的研究名胜古迹,提供地图和行程安排,叮嘱大家旅途注意事项。我们先后利用长周未去过堪萨斯,Nashville, TN, Mammoth Cave ,Springfield, MO,Ha-ha-tonka State Park; Lake of the Ozarks, Elephant Rock State Park……..。

义民酷爱旅游,2007年圣诞节全村30余人坐游轮一起去了巴哈马,2009年我们一起去了加拿大Banff National park,2013年East Mediterranean Cruise; 从意大利威尼斯上船行程14天, 途经6个国家。在她得知自己身患绝症之后,她还筹划去了南美州的旅行。义民享受着各国的风土人情,品尝不同口味的美食,热爱大自然的山山水水。

时光匆匆,岁月如梭,我们这群漂洋过海来到美国的五零六零后也慢慢步入中老年,离开自幼生长的土地,离开了父母和家人,我们渴望得到家的感觉,十多年的时光升华了我们的友谊。我们亲如手足,我们是家人。

义民的追思会与1月11日在“Bopp chapel 举行。全体幸福村村民9:00 按时到达。义民的大幅画像安置在纪念厅的正前方和入口处,白花簇拥。白色挽联挂在门边。一千多张义民生前的照片在电子屏幕上滚动。摄影师快速的按动快门,记录下了每个感人的场面。村长黄袁代表大家做了感人的发言,表达了我们对义民的不舍。每个村民都出色的完成自己的任务。

追思会追述了义民平凡又幸福的一生,对她为华人社区做出的贡献给予高度的赞誉,她高尚的情操和博大的胸襟打动了每一个人。在中文学校和村民的努力下, 追思会非常成功。

追思会结束,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伸出手让雪花飘落在掌心,义民欢快的笑声在我们耳边回荡。仿佛看到去年的今天我们在雪地里嬉戏的景象,义民高兴的像个孩子。可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思君不可追,义民我们会永远记得你的音容笑貌,记得我们在一起渡过的幸福时光,你一路走好!

(岳毅梅)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