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在讨论坐月子,她们的造型师已走进产房

0
2543

     唐娜·叶(Donna Yip)是一位住在金融区的律师,6月,她在纽约长老会摩根·斯坦利儿童医院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产房里除了她的丈夫和医疗团队,还有其他人。

此人是来自朱利安·法莱尔康复沙龙与水疗(Julien Farel Restore Salon & Spa)的杰克逊·西蒙德斯(Jackson Simmonds),他的珑骧(Longchamp)大包里装着电卷发器、吹风机和猪鬃发刷,用来给刚刚生产完的叶女士打理发型。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如今,愈来愈多的女人开始预约发型师和化妆师到产房来,为她们做产后的梳妆打扮,一般是为了拍第一批母婴照。叶女士也是其中之一。

“我觉得她们意识到,‘我要给我的孩子拍第一张照片,它很棒,将来我要给所有人看,那我为什么不能打扮漂亮一点?’”沃伦-特里克米沙龙(Warren-Tricomi)的拥有者乔伊·沃伦(Joel Warren)说。

这样的照片经常被贴在Instagram之类社交媒体上,会有大量朋友、同事和家庭成员浏览,叶女士的照片也是如此。此外,凯特·米德尔顿(Kate Middleton)产后出院时,顶着一头轻盈柔顺的新发型,很容易让人觉得她只是气定神闲地出席了一次宴会,而不是经历了痛苦的分娩。类似的名人照片铺天盖地,自然也为这种风潮推波助澜。

“我们有很多病人经历了漫长的生产之后,觉得‘啊,我想给我和宝宝拍很酷的照片’,”莱诺克斯山医院的产科护士指导丽莎·夏夫里安说。她的手机里存有一组附近美容沙龙里的发型师们的联系方式,每个月都会帮助五到十个新妈妈预约上门服务。

尽管这种服务远远称不上普遍(过去两个月里,沃伦的沙龙只接到10位新妈妈的产房预约),但的确是有所增长。过去三个月里,朱利安·法莱尔的类似预定数量增长了200%(沙龙拒绝透露具体预约数字)。提供上门理发与化妆预约服务的网站stylebookings.com每周都要派出五位造型师为产后的母亲服务。立即响应式美容服务应用Glamsquad称,类似需求在过去6个月里增长了30%。

“我发现自己出席其他大场合也要打理发型,”《OK!》杂志的摄影总监帕蒂·威尔逊(Patti Wilson)说,今年晚些时候,她将在西奈山医院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届时她打算通过Stylebooking.com预约一个发型师。“这个时刻是人生的里程碑之一。到时候我希望能感觉好一点,在照片里显得漂亮一点。”

造型师们一般会为产后的母亲做简单低调的装扮,而不是花枝招展的时尚展示。“没有人会说,‘我要做出席正装晚宴的发型’,”造型师克里斯·洛斯帕鲁托(Chris Lospalluto)说,他来自莎莉·赫施博格旗下的香农·达伦色彩(Sharon Dorram Color at Sally Hershberger),目前手头有好几桩这样的预约。“她们只想看上去清清爽爽,比自己本身好看一点。你得把她们打扮整齐,因为会有很多人来看望她们。”

有些新妈妈产后无法洗头或沐浴,西蒙德斯会使用干洗洗发剂或喷雾。“这不是美发沙龙里那种全套造型,毕竟有人员设备上的限制,”他说。“不过,最后效果都很好。”(必须特意指出,叶女士生产时他一直在走廊里等待,待她的女儿卡洛琳·罗斯【小名罗茜】出生后才静悄悄地进入产房)。

从高级沙龙预约造型师来产房的费用可能颇为昂贵。洛斯帕鲁托的上门服务索费700美元;朱利安·法莱尔的沙龙费用是500美元。Stylebooking.com网站的预约费用为180美元起(税前不计小费)。Glamsquad的服务费用是50美元起。

对于有些新妈妈来说,除了美学上的意义,这种服务也能改善情绪。“最重要的是让自己感觉良好,而不是照镜子的时候觉得‘太可怕了’,因为生孩子就像一场马拉松,”约翰·巴瑞特(John Barrett)说,他的美容沙龙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开在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店内。“只要能觉得‘我看上去很正常’,就已经很好了。这对精神状态有好处。”

来源:纽约时报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