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0
2297

近三年来,妈妈一直进出医院,心脏瓣膜手术,搭桥,支架饱受了治疗与病痛的折磨。前段时间,妈妈住院,我的脑子懵懵的,精神也恍恍惚惚。发现回国签证已到期,周五下午拿去旅行社办理,打算二月底三月初回京陪陪妈妈。周五一天的奔波忙碌,晚间看微信,侄儿半小时前回我的十小时前的正常问候帖:“今天奶奶如何鲁鲁?” “奶奶去世了” 短短五个字… 悲恸欲绝撕裂心肺的痛是我此生从未经历过的… “妈妈没了,我怎么办啊?”林冲上楼抱住快要窒息的我…

天上人间相隔,只有缅怀。这几天不尽的泪水回忆,从未有过的心痛,更有许许多多遗憾。丈夫女儿身边陪伴,挚友们的关怀带来许多慰籍。 国内亲人更是安排好一切,让母亲的追悼会完美无缺。这些天回忆母亲已经从悲恸欲绝变成那份埋在心底里的温馨与感动…爸爸周一来视频,坚持不让我现在赶回京去陪伴他。让我春暖花开时给妈妈入土为安。爸爸爱女心切,怕我旅途颠簸,加之心情沉痛,身心交瘁。他忍着丧偶的悲伤极力在开导我,用乐观的性格影响我,让我不要总谈及伤心的事。人死不能复活,人终有一死,谈些高兴的…

2近来脑海里总是浮现母亲的音容笑貌。感恩她给予我生命,哺育我长大成人。她在让我延续她的生命。看着女儿青春的面孔,也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延续。人生是一代一代繁衍着血脉相传。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母亲是个平凡但对我来说最伟大的女性。她是长女,破除了家乡重男轻女的陋习,用绝食来坚持自己的求学之路…妈妈多少次提到并感恩她大哥的资助完成自己的学业。也常常感叹命运贻误了多少家境不好的孩子,尤其女孩子,即使再大的潜力与资质。母亲曾谈起背着粮食去住宿学校,为了学费走多少路去找并不富裕的刚刚参加工作的哥哥。母亲品学兼优,酷爱读书。在学校被来相亲的年轻英俊的军官爸爸相中。书信的往来,也增进了两人此生不渝的情感。

新婚燕尔不久,父亲被派往国外工作,一两年才回国省亲一次。哥哥出生两年后才第一次看到陌生的父亲。1966年,妈妈怀着我,几个月的身孕又去西郊机场为爸爸送行… 我是出生四十天后在京与父亲相见的。那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父亲暂留北京工作,让爸爸享受到照顾婴儿的种种乐趣也让他们夫妻得以团聚。之后的十几年,直到我上高中,父亲都是在异国他乡工作,母亲留在国内工作,照顾我和哥哥。记得妈妈曾经谈及,与爸爸结婚十几年,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

3那年月,由于革命工作,大院里像父母这样天各一方,国内国外分居的伉俪许多。父母为我和哥哥提供了无忧无虑,丰衣足食的生长环境。每年父亲回国探亲一个月。西服革履,高大帅气的父亲带来新颖的玩具,奇异的糖果,洋气的衣服,躲到门后等我放学回来找他是我最盼望的日子,也是妈妈最有笑容的日子。后来院里陆续发生了一些悲痛的事,几位小朋友的父亲重病回国医治,不久与世长辞…现在想起来,在国外工作,远离妻儿,加之工作压力,积劳成疾所致。也倍感有着开朗乐观性格的父亲多么伟大,自行调节力多么强大。虽然那时,院里的孩子们都属于骄子,在外令人羡慕,但岂不知那些妈妈们独自承担养育儿女的艰辛,又承受多少相思之苦。妈妈的身体在年轻时就没奠定很好的基础,加之精神的压抑,她很早就患了高血压。妈妈那时有位闺蜜周瑛阿姨,经常陪伴妈妈。心灵手巧的周阿姨一直盼女儿却连生了四个儿子,把我当女儿看待,妈妈与她一起为我织毛衣来打扮我。无巧不成书,我大学的闺蜜竟然也叫周瑛。闺蜜乃一辈子的姐妹,后天的亲人。下次回国,我要去看看年迈的周阿姨。

我十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住在中医研究院有一年之久。向来兢兢业业,以公为重的父亲一反常态,告假留京数月,天天跑医院探望我,不管是不是探视时间。医院的护士都已经习以为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父亲畅通无阻进出病房。记得那时,一觉醒来,常看到身边的父母坐在我床头温柔地看着我,眼里充满泪花与怜爱。重病房常常传来小病友病故的消息,父母更加对我依恋与不舍。最好的医生会诊,中西医结合,加上奶奶无微不至的照顾与父母的关爱,我竟奇迹般地痊愈。对生死的看淡,对生命的珍惜,修炼人生的乐观与豁达可能是那时埋下的种子。

对我的教育,妈妈一直很严厉。记得有一年暑假,我贪玩儿胡乱应付暑期作业,在返校前日,工作繁忙的母亲突然检查作业,气愤下把我的暑期作业撕了。我痛哭流涕地入睡。第二天一早,看到作业本被母亲一页页又用透明胶粘好…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敷衍的作业。在我得到北京青少年作文比赛二等奖,又以西苑小学第一名毕业生的成绩考上特招的全国重点北外附中,看到妈妈无比骄傲的眼神。外附是住宿学校,那时我才12岁,加上身体刚刚恢复,妈妈很担心。一开始妈妈总是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来学校看我并送些吃的。周末也来接我回家。后来大一些,自己可以坐公交,妈妈才省些心。

妈妈是女强人,任过几家国营店的经理,又统兼财会,管着一个有规模的副食品店,节假日从不休息。有时还被神秘派出去外调-调查其它国营店的亏空等事宜。每个与妈妈共过事的叔叔阿姨都极其钦佩妈妈的为人处世与经营管理水平。被她管理的店都是井然有序,人心所向。妈妈也是当之无愧的常年先进工作者。在这里,也好感激奶奶,她照顾哥哥与我,让妈妈能专心工作,让在国外工作的父亲安心。这就是为什么妈妈与奶奶那份执着的宛如母女般感情的源泉,那份相濡以沫的情感。妈妈后来一直照顾奶奶安享晚年,直到她老人家一百岁,寿终正寝。爸爸妈妈退休后,终于可以厮守在一起,又一起承担照顾年迈奶奶的责任… 那时的我,已定居美国,每年回去探望奶奶,父母家人,感到他们温暖的日子,充满了人间的爱。

在我的婚姻选择上,妈妈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我上高中时与要上研究生的林谈恋爱,瞒不住精明的妈妈就跟她坦白了。妈妈说林是大院里她最喜欢的男孩子,父母都不在国内,但刻苦好学,才华横溢,忠厚老实,仪表堂堂,表示支持。但有一个条件,不能影响学习,必须考上大学才能继续。妈妈一直保持缄默,直到我以高分考上北外才欣慰地告诉父亲。妈妈说知根知底的孩子更可靠。恋爱中的女孩儿,有着母亲的支持,特别是她深邃的阅历的无形影响,让我和林的关系稳固顺利,水到渠成。有母亲祝福的婚姻才是锦上添花。以后在女儿的婚恋中希望我能有母亲的洞察力与灼见。大学一毕业就来美了,远离妈妈。以后的日子都是靠母亲的潜移默化,完成为人妻为人母的人生经历。记得几次越洋电话向妈妈哭诉女儿拒绝继续钢琴私课,母亲对我的劝慰。有几次在询问如何做面食。女儿嘉嘉三岁时,妈妈来美国住了九个月。那段时间,让我跟妈妈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初中,高中,大学十年的住宿生活,与母亲也只有周末的短聚。这九个月的朝夕相处,特别是做了母亲后,对妈妈有了更深的观察与了解。妈妈有坚强的一面,也有更温柔更内向的性格。她话不多,从不对我和林的生活或我们对女儿的教育发表自己的异见。除了照看嘉嘉,那段时间,爱看书的妈妈几乎读完了金庸的全部小说(林从当时的中华文化中心图书管借来的)。妈妈与林及嘉嘉都喜好面食,她做中式,林做西式,让喜欢米食的我改变不少。那时我常常上班到很晚,经常看到妈妈散步到小区路口迎接我,感到很温暖。后来,举家搬迁到加州。送妈妈去机场回京,她的身影在入机口消失后,我大哭一场。妈妈想念在京的父亲及儿子一家,担心年迈的奶奶,当时应该是非常愉快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想必这几个月让母亲对我这个女儿的家有了更深的了解,也使她很放心。

其实妈妈在美的那段时光应该是她此生最清闲的日子。以后的二十年,照顾老人与孙儿,妈妈受了许多累,但她从未抱怨过,苦中有乐。妈妈的坚强体现在她的忘我境界。对家人全身心的照顾,她忽略了自己。等奶奶百年后,妈妈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频频出问题。进进出出医院,手术大大小小不断。但母亲总是那么坚强,尤其对病痛。只听说有一次温柔的妈妈在医院对护工发火,想必妈妈的病痛,心境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妈妈走了,病痛也随之而去。愿妈妈天堂安息!我们会在那里相见!

永远的思念~

女儿 红
2016年2月1日于美国密苏里圣路易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