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神論的証據
你能把上帝証明出來嗎?

0
972

 

在研究現代唯物主義無神論的思想體系時,有一個現象,許多人喜歡以批判基督教的方式來証明無神論正確,許多理論都直接針對基督教信仰的核心體系。造成的后果是,每當有一方對另一方提出批評,自身也必須面對同樣的挑戰。

所以,當基督徒指出費爾巴哈無法証明有限的人類如何產生無限的本質時,我們也必須同時証明為什麼加爾文會在《基督教要義》中說:“我們因為自己的不完全,而想念及上帝的完全。”

無神論者之所以用批判基督教的方式來証明無神論者的正確,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由於中世紀天主教會在神學上出現了很大偏差,許多錯誤給無神論者提供了否定基督教的機會。二是無神論者實際根本無法以所謂的人類理性和現代科學來証明無神論的正確。我們不可能在有限的宇宙中証明無限不存在。而且,不存在意味著沒有,或者叫虛無﹔我們無法証明一個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也不可能跳出有限的時空去尋找無限,我們無法超越時空的限制。

到了17世紀,歐洲法律界提出一個觀念:如果不能証明一個人有罪,就表示他無罪,這給無神論者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方法。從此,他們無需費力証明上帝不存在,隻要否定了上帝存在,就表示上帝不存在。所以,我們常聽到:既然基督徒相信有上帝,那麼請問,上帝在哪裡?你能讓我看見上帝嗎?你能把上帝証明出來嗎?

但是,基督教有關上帝存在的傳統論証,完全符合無神論者強加給基督教的兩個基本條件:理性的証明以及不直接引用聖經。

宇宙開始於被造

既然有一個宇宙,則必定有一個超越它本身的個體造成它的存在。這乃是根據因果律,即所有有限之物均由它本身以外的另一個體造成。

創造論証認為,既然宇宙有限,所以它必然有一個開始。而宇宙之所以能夠開始,必須由超越宇宙本身之外的另一個體所產生。同時,這個超越的個體必然是永恆、無限、獨一的。哲學上,把這一個體稱為宇宙第一因,而基督教則稱之為上帝。

近代社會為了否定這一創造論証,就提出另一個理論,說宇宙是永恆的,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它就是這樣一直存在著。

然而,除了大爆炸理論之外,熱力學第二定律也強烈支持宇宙有一個開始。

在人類居住的宇宙中,可用的能量一直處於不可逆的消耗減少之中,而且沒有証據表明,宇宙可以不依靠外力而自我產生,並填補失去的能量。因此,宇宙沒有辦法自我維系,它隻能是有限的,而不是永恆的。

愛因斯坦提出的相對論,把時間與空間聯系在一起,組成一個包含時空的四維空間。跟空間一樣,時間是真實的存在。人們消耗掉的每分每秒都是真實的時間,而且已經過去的時間無法重新再來。如果時間是永恆的,那我們既沒有昨天,也沒有明天,所擁有的就是永遠的現在。如果整個宇宙是一個無限連續的存在,我們永遠不可能經過“某個”時間段來到今天。

中學時有一道數學題:父親跟兒子以相差10米的距離同時起跑,父親的速度是兒子的10倍,答案是父親永遠追不上兒子。因為父親跑了10米,兒子同時前進了1米,當父親再追趕1米,兒子又同步跑了0.1米,就這樣一直跑下去,父子倆的距離會無限接近,但永遠不會碰頭。然而,這種數學上抽象的無限連續,在具體、真實的時空中並不存在。

宇宙是一個有限的世界,必定有一個開始﹔而有開始的事件,必定有一個讓它開始的原因。

存在一位設計者

設計的論証簡述如下:所有的設計成果都暗示著設計者的存在﹔宇宙有極其偉大的設計成果﹔因此,這個宇宙必定有一位偉大的設計者。

從生活經驗可以知道,當我們來到雲南的石林或杭州的瑤琳,我們會贊嘆說,這真是巧奪天工,但我們絕對不會把這種贊譽慷慨地給予米開朗琪羅所雕刻的大衛像。我們可以說雪花或石英的晶體結構是自然而來的,但除非你有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的信心,才敢“相信眼睛這樣完善和復雜的器官能夠由自然選擇形成”。

我們知道,每一塊精美的手表、每一棟壯觀的建筑、每一幅傳世的名畫、每一件稀世的珍寶,它們的背后,一定有設計者和制造者精心的設計與加工。

設計成果越偉大,越能表明設計者的偉大﹔設計方案越復雜,越能表明設計者的智慧之高超。

所以,無論是中國的猴子還是英國的猴子,永遠不可能寫出《紅樓夢》或《哈姆雷特》。

道德律客觀存在

道德律的論証也是基於因果律,所有人都意識到一個客觀的道德律。道德律的存在,意味著一位頒布道德律者的存在,因此,必定有一位最高的道德律頒布者。

今天,許多人不同意這個論証,他們覺得,道德律並非客觀的,而是伴隨社會發展傳承而來的主觀判斷。

但這一觀點給我們帶來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處在社會不同時期和不同層次的人,對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如果道德律僅僅是主觀判斷,就像羅素在《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中所言:“我覺得有些事物是善的,有些事物是惡的。”那我們區分善惡的理由和標准是什麼呢?又或者說,我們將如何看待善惡之間的區別呢?

如果善惡僅僅是個人的喜好,那麼,納粹屠殺猶太人是否有罪就仁者見仁,沒有共同標准了。但我們知道,很多事情的判斷,全世界都有一致的是非觀。沒有一個種族或國家會覺得蓄意謀殺是可以容忍的,甚至是善良的。因此,如果沒有一個客觀的道德律的存在,那麼世上就不存在所謂的正確或錯誤的價值判斷了。

可以發現,動物不需要為它們的殺戮或不馴服的行為負道德上的責任,那是它們的本能。而人卻必須為道德上的錯誤承擔責任,因為人常常是故意突破道德律的規范。道德律提出了人類的行為准則和價值觀,卻無法強制我們像遵循自然律那樣去遵守道德律。

道德律是外面強加給人類的規矩,而不是出於人類自身的渴慕,這就是人類屢屢突破道德約束的根本原因。

上帝必然地存在

存有的論証是一個讓很多人感到困惑的論証,因為它試圖証明的是:就上帝的定義而言,上帝必定存在。

我們可以簡單描述如下:如果上帝存在,我們相信他是一位必然的存有﹔按照定義,必然的存有必定存在,不可能不存在﹔因此,如果上帝存在,則他必定存在,不可能不存在。

這個論証要告訴我們的是:首先,當我們思考上帝是什麼的時侯,必須包括他“必然存在”這個觀念,但這個論証,無法獨立証明上帝是否確實存在。其次,這是一個必然的、最完美的、最根本的存在,是宇宙一切存在的基礎。最后,這個論証摒除了世上所有不完美的、有限的、人造的假神。

當這個論証跟創造的論証、設計的論証以及道德的論証連在一起使用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這個宇宙一定有一位創造者。但傳統論証最大的問題是無法証明這位創造者到底是什麼,原因在於有限的人沒有可能憑自己的能力找到無限的存在。

關於無限的存在,笛卡爾在《第一哲學沉思集》中提出一個觀點:“我是一個有限的東西,因而我不能有一個無限的實體的觀念,假如不是一個什麼真正無限的實體把這個觀念放在我心裡的話。”

笛卡爾的思想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啟發:如果真的有一個無限實體的存在,而我們也知道他的存在了,說明是這個存在把無限的觀念放在我們心裡了。

這就是基督教跟世上其他宗教不同的本質。

基督教是啟示的宗教,它不是僅僅依靠人類自身對宇宙奧秘的探索,人認識宇宙的基礎,是來自宇宙主宰的啟示。

猶太民族與聖經

據說,維多利亞女王和腓特烈大帝都曾問過宮廷牧師同樣的問題:“你能否用一句話証明上帝的存在?”他們得到的答案很簡單:“去讀猶太人的歷史。”

猶太人是人類歷史上一個非常奇特的民族。他們自稱是上帝——宇宙的創造者在地上親自揀選的選民,是真正的“天之驕子”。他們是世上無可爭議的最聰明、最會賺錢,也最苦難深重的民族,曾經在人類文明最中心的中東建立過一個強大而統一的國家,而這個以色列國的興盛敗亡也見証了上帝的真實。

上帝透過猶太人的歷史,用了約1600年的時間,使用了40多位先知,把他的本性、宇宙的來歷和人類的命運清楚地啟示給全世界。而猶太人以選民的身份,把上帝的啟示精心地保存下來,成為世上最偉大的一部書籍。

很多人覺得,聖經不過是一部猶太人的歷史文集。但我們若能認真地了解一下,就會發現,聖經絕不那麼簡單。雖然聖經的寫作地點橫跨歐亞非,作者彼此之間的年代跨度超過1600年,其身份、職業,寫作語言和風格等都各不相同,但整本聖經的主題明確且貫穿始終。而聖經對所有相關歷史事件描述的准確、真實與細膩,直到今天,都讓那些聖經考古學家們驚嘆不已。

盡管如此,2000年來,依然有許多人竭盡全力,妄圖推翻聖經。我們在世上找不到第二本書,像聖經那樣,飽受不信上帝之人的考察、宰割和誹謗。聖經中幾乎每一章、每一節、每一行,甚至每個字,都被人以極其邪惡、刻薄的心態加以研究與批判。然而,直至今天,聖經依然穩如磐石,屹立不倒。

如今,聖經依然是全世界影響力最大、被翻譯最多、印刷數量最高的世界第一暢銷書。

道成肉身者降臨

在人類歷史的某個時空點,曾出現過一個特別的人物。他能行神跡奇事,不僅變水為酒,甚至能叫死人復活。他似乎沒跟哪位律法師學過猶太律法,但他的教導卻讓所有人感到驚訝。他教訓猶太人的語氣如此絕對和超然,他常用的句型是:“你們聽到有話說,……但我告訴你們,……。”

他拒絕一切的罪惡,但接納所有的罪人﹔他責備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卻赦免真心悔改的惡人。他向那些想抓他把柄的猶太教權威發出最高的道德挑戰:“你們中間誰能指証我有罪呢?”(《約翰福音》8:46)

而最特別之處,是他聲稱自己就是那位從亙古到永遠的自有永有者,也坦然接受門徒和眾人像敬拜上帝那樣敬拜他﹔並最終因他的身份問題被當時羅馬帝國駐耶路撒冷的巡撫彼拉多釘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

他的名字叫耶穌。

“上帝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希伯來書》1:1-2)道成肉身是上帝啟示的最高峰。在這個世上絕無僅有的啟示中,人可以看得見、摸得著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耶穌基督在世上生活期間,把上帝的聖潔、公義、慈愛和良善完全彰顯在世人面前。

使徒約翰為耶穌基督做見証時說:“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這生命已經顯現出來,我們也看見過,現在又作見証,將原與父同在,且顯現與我們那永遠的生命傳給你們。)我們將所看見、所聽見的傳給你們。”(《約翰一書》1:1-3)

他曾是歷史人物

然而,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人們對基督的歷史真實性始終抱有很大的懷疑,就像莫理遜在《歷史性的大審判》中所說:“當我還年輕的時候,在嚴肅地學習基督的生平之時,我確實覺得,他的歷史建筑在很不可靠的基礎之上。”但我們注意到,新約聖經作者在面對懷疑者的質問時,最常用的回答句式是:“我們將所看到的講出來……而你們也知道這些事……”“以色列人哪,請聽我的話……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使徒行傳》2:22)當彼得用這樣的語氣說話時,他必須非常小心,如果他講的跟事實不符,對方的反擊會令他啞口無言。

除了福音書,我們還可以從浩如煙海的歷史資料中,讀到關於耶穌基督的歷史存在真實性的記載。

塔西佗是1世紀一位仇視基督教的羅馬歷史學家,但他還是在《編年史》(第15卷)中准確地記載了當時發生在耶路撒冷的事件:“他們的創始人基督,在提貝爾烏斯當政時期被皇帝的代理官彭提烏斯•彼拉圖斯處死了。”

猶太史學家、反對基督教的法利賽人約瑟夫是耶穌基督同時代的人,他在《猶太古事記》中也記載了很多耶穌基督的事跡。包括能行神跡奇事、被羅馬巡撫釘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從死裡復活,等等。

而耶穌基督存在的最明顯的歷史証據,是他對整個世界的改變。他不僅是有史以來人類道德規范的最高典范,也是人類道德實踐的最高動力,更是人類道德標准的根源。他在世上的聖潔生活,足以讓罪孽深重的人類洗心革面。

美國學者施密特博士在《基督教對文明的影響》中指出,耶穌的受苦、死亡和復活改變了他所揀選的門徒和很多人的生命。那些被他改變的人,隨后又改變了幾乎整個世界:從道德、倫理、醫療、教育、經濟、科學、法律,到藝術和政治領域。

耶穌基督曾問門徒:“你們說我是誰?”(《馬太福音》16:15)使徒彼得代表歷世歷代所有的基督徒回答道:“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馬太福音》16:16)可以說,整個基督教的信仰,就建立在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這個根基上。

所以,基督教有神論的觀點既不唯心,也不唯物,而是唯實。基督信仰是建立在上帝的啟示,以及真實的歷史証據的基礎上。如果我們願意以誠實的態度面對有神、無神的問題,那麼,大自然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頭上閃耀著星光的天空,以及每個人裡面會說話的良心,都會告訴我們——上帝是真實存在的!

文/樓健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