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型

0
4238

从很小的时候,我便扎入了一个深坑,和一群素不相识的人们分享着共同的乐趣。

当有人瞄着鄙夷的眼光看向我们这群人,和我们手中的至宝时,常常会说:那不过是一堆无趣的塑料板件,一个幼稚浅薄的玩具,甚至,是——拼图。

这是模型,是艺术,是微缩的世界。

“This is not a toy”——“本产品不是玩具”,在新买来的模型盒上,大多都有这样的一句话。这句话是很厚重的。

从我一二年级的时候,军模就开始吸引着我;直到现在,一个近十七岁的少年,我仍对坦克、战机和军舰念念不忘。

小时候,我常从离家不远的百货市场,捧回一个二十多块的盗版的战舰模型——多半是密苏里号战列舰,或是大黄蜂号航母——一踏进家门,便拆开纸盒,揣着剪刀和万能强力胶就忙活起来。小时候什么都不懂,模型上的细节,涂装,做旧也都一无所知:拼起来就行。灰不溜秋的板件,以现在的眼光看来,简直难看到不行;而那时,把玩着这样一艘三十厘米长的塑料船,或是让它漂在盛满水的脸盆里,简直就是快乐,快乐,快乐!

几个月前,不知是什么触及了那条联结着模型的神经,我又变得疯狂起来:学技法,考证资料,接着交学费——列下长长的,琐碎的购物清单。

模型,倘若真正用心去做,去理解,远远超过一个玩具。

还记得几天前,我拆开亚马逊方方正正的大包裹——田宫M4A3谢尔曼早期型坦克——我脸上瞬间炸开了笑容——从拆开塑料包装开始,一场旅程便揭开序幕。

用模型剪剪下零件,用笔刀修正瑕疵,用砂纸打磨,用溜缝胶水组合,用牙膏补土填补缝隙、制作炮塔铸造感,用水补土上底色,用喷笔上水性(或油性)漆,用平笔补色,用油画颜料。滤镜,渍洗,渗线,制作油污和雨渍,用底漆干扫,用粉彩制土······

当一堆外行人眼中的塑料,在数月精心的打磨炮制下,变成以假乱真的微缩坦克、战机或是军舰,这塑料还是玩具吗?

同时,模型的意义,远不局限在几十公分长宽的包装盒中。

做军模,很多考研的是手法,技巧,熟练程度。坦克制作者常常要纠结于履带的做旧方式,战机制作者常困惑于刻线,预制阴影技法或是透明件的处理,而对于战舰——也被称为最难制作的模型——制作者,常常头戴着放大镜组,揣着镊子,在1:700(或1:350、1:200)比例的、不足几毫米的复杂金属蚀刻件上操作;倘若没能静下心来,一点点小颤抖,可能一个零件就毁在了镊子尖端。

这是对于耐心与细心极大的考验。

还记得那一天看到一条帖子,发帖者刚做好一艘精细而不失大气的1:700欧根亲王号巡洋舰。

发帖者开玩笑地说:“真是庆幸自己选择了这个模型,又配上这样套超改件——我多少次想把船砸了,最后都忍下来了。再多做几次欧根亲王号,估计都能领悟佛法了。”

对很多人来说,模型更已是一种情怀了。模型论坛里,常有人们怀念起小时候,图着乐子做模型的经历。还记得有人翻出九四年的模型杂志,怀想起那时一个进口模型,可抵得上半个月的工资;那时还是中学生的老玩家们,只能慢慢从生活费中攒钱,几个月一次,在街边卖十几块的国产货,偷着乐一路冲回家,高兴大半个月。还记得一群模友组织线下交流,有个年过半百,须发并白的老发烧友,开着车,拖着十几年来做过的模型——他捧着一个有着十多个年头的田宫突击炮,拍下一张照片——他像孩子一样的笑感动了多少真正有这样热爱的人们。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