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称呼—

0
2427
感谢上帝让我遇见你...我爱你...

我没有写称呼。因为,经过很多纠结与思考后,我并不知道该怎样确定你在我生命中的位置。
我实在有太多的想说想写,如果我叙述的顺序很怪异,请原谅我。

我昨晚刚刚完成了四天的,作为Retreat领队的旅行。我给了Life Graph的演说,基本上是在二十五分钟内诉说自己的一生。当我现在回想那一天时,我才发现我多少次提及到你,无论是在演讲中还是在小组讨论中。
第三天晚上是独自祷告,忏悔,反思与私人交流的时间,我在那两个小时里与另一位领队Aiden Evans长谈。这一个对话是关于你的,对话显得格外安静却有些混乱。最后,Aiden跟我说,我应该给你写一封信。
我现在终于可以感受到书信的重量了,相比于短信与其他媒体,信能传达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简单来说,你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不知从何说起。

我感觉,关于三年前去德国的事情,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可以感到,在那里生活并不适合我;同时,我为你在那里生活而感到失落。我并不是可怜你什么的,相比之下,我的情绪更多的是一种欣喜:你很坚强,努力,从容,乐观,你很有原则,很有思想,很能从黑暗的环境中发现光明与快乐。我还记得那次,三月初,关于德国人生活方式的对话。我一开始真的非常地担心你,后来我感觉好一些了,因为我觉得你足够成熟,有自制力,能解决好生活中的问题。

我真以你为荣。

三四月时,我很痛苦,很痛苦,很痛苦—住家内的矛盾,AP考试的压力让我很头疼,但你一直支持着我。我无数次质疑自己的能力与动力,考量自己能不能继续坚强地走下去,你总是会告诉我,我能做得到。谢谢,在我几乎是崩溃的时刻鼓舞我。

在我最低潮的那一个月里,我如此地渴望你能在我身边。暑假回家就能见到你的想法,是如此如此得强烈;那一个月,回国见到你是我最大的精神动力,你是我最大的精神动力。
当我得知我在暑假中见不到你时,我真的异常痛苦,比最痛苦的时候更加痛苦。
然而,你知道,我是一个非常混蛋的人,在我的生活回到正轨时,当我挣扎出痛苦失落后,我便不再联系你了,或是不再时常给你留言了。我真的是如此的自私,在向你传达了那么久的负面情绪后,断然离开。当我回想起这一切,我的内疚折磨着我。

对不起。

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写写你在我生命中的位置了。

这差不多是我的感觉。我曾经有非常强烈地把你看做妹妹,也曾很想把你当作女友一样对待。与此同时,我一直坚信你是我的朋友。

我一直不敢提及“爱”这个字,主要是因为我真的不确定我对你的情感是哪一种—爱情,亲情还是友情,而现在,经过如此多的纠结,悔过,感激,我感觉我没有那么害怕了。我爱你。
没有你,我不知道我现在会怎样地活着,怎样度过那么多困难的时光,那么多诱惑与挑战。你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觉得,Aiden也告诉我,告诉你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如今,生活仍然很艰难,仍然充斥着精神与身体上的挑战,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你。你厌倦于三点一线的生活,我失意于过度苛刻的历史研究项目;你明年参加德国高考,我也不得不时刻挂念ACT;你远离家乡,在社交生活中受困,或是迷茫;我也时刻在毒品酒精随处可见的生活环境中挣扎。

当你和我提起ISIS时,我正在美术教室里制作Retreat的海报。你的语气那么惊恐,我却不知道如何去回复,如何安慰你,如何保护你。我们相隔得如此远,我的文字如此无力。那一刻,我觉得我是如此没用。
当我向你求助时,你给予我无尽的鼓舞与力量;当我找回自己,学业重新走上上坡路时,我也不知不觉地越发自私;当你受伤,没有安全感时,我是如此的废柴。

当周日去Retreat的那一天早上,看到你凌晨两点多的留言时,我哭了。你如此仔细地留意着我,我却如此无知无力。

如果我要前往一个贫瘠无生命,生存几率接近于零的地方时,我希望你在我身旁。

如今,我决心成为天主教徒,去更好地履行基督教的教义;我将每天为你祷告,愿你平安,快乐,幸福,愿你时刻被爱包围。
你曾经存在于,现在存在于,未来也将一直存在于我的祷告词中。

感谢上帝让我遇见你。

我爱你。

—我不知如何称呼自己
李逸章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