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专栏 — 公开的奥秘

0
1816
公元前399年6月的一个傍晚,雅典监狱中一位年届七旬的老人就要被处决了。他镇定自若,继续教导、劝勉身边的人,之后,他接过狱卒端来的毒堇汁,一饮而尽。这位老人就是先哲苏格拉底。他相信更高层次的正义是人类的共同价值,一手上举的姿势,传达出他追随天理的坚定。图为油画《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

文/叶卫平
《生命与信仰》第3期

衰减律(Law of Decay)是宇宙的基本定律之一。据科学家的观察,宇宙万物之盛衰,无一能摆脱衰减律的控制。宇宙万物,包括宇宙自己,以及万物之灵的人在内,其产生(出生)之时,也就是其灭亡(死亡)之始。

唯一的出路是灭亡?听来,是不是挺叫人沮丧的?游念到此,人或万念俱灰。所罗门王说:“人不能强于兽,都是虚空。都归一处,都是出于尘土。”(传道书3:19,20)笔者曾经是唯物主义者,对人生出于唯物主义的思考,左冲右突,就搁浅在这三千年前的结论上动弹不得。

更有甚者,从能量的角度来看,能量的下降往往是一个所谓非线性衰减的过程,即,衰减的过程并不随着时间而平均地进行。在时间推移的过程中,能量急剧散失,能量的单位容量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下降到远低于起始状态的高能量水平。在这低水平上,能量的消失行为变得相对地稳定,但这时所剩余的能量已经无几。非线性衰减的现象往往可以在各工程学科中遇到,比如电学上的电容,电感,和电磁波,力学上的弹簧等等。

长久有一个感觉:宇宙的定律,不但驾驭着宇宙间无生命的世界和物质,而且似乎可应用在有生命的世界甚至人类社会。在学习《圣经》的过程中,看到历史时轴上神的创造,伊甸的祝福,人类的悖逆犯罪,神因此的咒诅,上古人动辄八九百岁的记载,和今昔“七十古来稀”的叹息等等,头脑中好像一直有一个若隐若现的概念:人的寿数,同样也就服于衰减律。
不久前为预备一次查经,特意再次温习《创世记》起始几章,然后把里面所记载古人的岁数搜录起来,准备制成表格,以供大家方便参考。洪水之前,由伊甸的亚当到被逐离后的后裔拉麦,世代相传,表列如下,详情可参考《创世记》第五章:

表1:洪水前。《创世记》第五章

人名 年纪(岁)
亚当 930
塞特 912
以挪士 905
该南 910
玛勒列 895
雅列 962
以诺 365
玛土撒拉 969
拉麦 777
请注意,除了“与神同行三百年”的以诺被神“接去,不至于见死”(希伯来书11:5),因此留下他365岁的“超低”纪录外,其余的人皆可算是“寿比南山”了。其中,以诺的儿子玛土撒拉高寿竟达969岁,常人看来必以为是天方夜谭。下面我们会解释。

然后是洪水的记载。义人挪亚造方舟,一家进方舟,避洪水,出方舟,神以彩虹立约,等等,从略。洪水之后,人类历史显然进入了另一新纪元。表2罗列洪水以后的新纪元人寿纪录,请参《创世记》九至十一章:

表2:洪水后 创世记九至十一章

人名 年纪(岁)
挪亚 950
闪 600
亚法撒 438
沙拉 433
希伯 464
法勒 239
拉吴 239
西鹿 230
拿鹤 148
他拉 205
然后,话锋一转,《创世记》以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的生平记载进入一个又一个扣人心弦的高潮,之后是《出埃及记》。圣经的内容,似乎让人看到,人类历史从亚伯拉罕开始,又进入了另一新纪元。表3整理了这个新纪元里主要人物的年龄资料:

表3整理了这个新纪元里主要人物的年龄资料:

表3:亚伯拉罕至摩西

人名 年纪(岁)
亚伯拉罕 175(创25:7)
以撒 180(创35:28)
雅各 147(创47:28)
约瑟 110(创50:22)
摩西 120(申命记34:7)

上表所列,可见人寿剧减,“今”已不如高寿八九百的“昔”了。

今天做图表,少不了用计算机,省了许多事。反正是计算机,于是图表制好后,好奇用计算机将表1到表3的数据按先后顺序为(时间)坐标,绘制了一份曲线表如图1。拜计算机之赐,不过三两点击,曲线瞬即出现,骤眼看过去,却不禁吓了一大跳:好一条指数性衰减(exponential decay)曲线!惊心动魄,剧减处,但见跌撞而下,势如兵败山倒,无可收拾地由挪亚的950下降至约瑟、摩西的不过百余。(图1将表1,表2,与表3中的数据以曲线形式表达了出来。以诺特例,以虚线示之,显其有别。)

有趣的是,显示在曲线图上的,并不是一条溜滑的理想(ideal)曲线,我们可以看到曲线由不同的波动(glitches)构成,显示这些数据记录自现实世界那带“噪音”(noise)的数据,但整条曲线的趋势却完全吻合指数性衰减的特征,这与今天在实验室里获得的各种实验数据曲线表何等相似。图示的数值,甚至可以让人轻易计算出自挪亚开始年岁衰减的“半衰期”,出现在挪亚的孙子亚法撒世代,即挪亚之后仅两代,其衰减率非常惊人。(闪100岁生亚法撒,亚法撒“只”活了438岁,先于他600岁大寿的父亲闪而辞世,说不定这是人类史上第一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

由亚法撒到亚伯拉罕,账面上,八代人。亚伯拉罕享年175岁,至其曾孙约瑟,则不过110岁。数百年后的摩西,有人生七八十之叹(诗篇90:10)。这恐怕已经是他那年代不常见的高龄,相信这看法不会与今天埃及考古的数据证据相左,摩西本人则活到120岁。自摩西(据报与中国商代同时)至今,人间或有百岁寿星的,但寿不过百二,恐怕是不争之实。中外古今,绝对的多数,还是叹息、挣扎人生于七八十间甚或更低,一百二十岁似乎是人寿不可逾越的上限,这无论如何不可以被认为是“天方夜谭”。风闻最近的医学研究结果,人似乎有希望活得更久到120岁云,若读过《创世记》,人不禁莞尔。的确,白纸黑字,《创世记》6章3节记着神的决定。痛心疾首人间胡作非为后,神说:“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120年。”

这是神说的,人寿120年的上限。

以上的实验并非什么石破天惊的盛举,盛举来自神的作为,这实验只不过对圣经中现成的数据作非常简单的学术归纳罢了。人寿的非线性衰减看来是圣经中公开的奥秘,公诸于众已几千年,虽然未必每个人都愿意正视这一现实。这公开的奥秘告诉我们一个历史的事实:无论如何自命不凡,人类的寿命,和宇宙间的被造物一样,无奈地服膺在衰减律铁的统辖之下,尽管人类一直挣扎着,希望可以脱离这辖制而长寿无垠,但技穷之后,还是只好面对人寿上限的无奈现实而叹息。

宇宙的定律,似乎往往可以应用在社会学上。

人类绞尽脑汁期求突破。但是,定律无情,奈此律何?因此“人定胜天”等等既误导小孩子又不负责任的豪言壮语,人最好还是少说为佳,还不如安静下来,仰望从上而来的救恩。面对铁律,人有望否?有。

铁律由上帝定,救法亦自上帝来。120年的上限之外,你可看见那双制定衰减律大能的手,正向人伸出—那“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永在的救主基督,一次又一次,向着无望的人们呼唤说:“来!”

还犹豫什么?很简单,朝着基督走吧!那里,不再是120年,而是新生,永生,无限。

(叶卫平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任工程师。)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