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 魏子涵

0
1254
FR. IAN GIBBONS, S.J. (middle), Principal of St. Louis University High School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校长GIBBONS神父和路易斯大学高中南京外语学校交流學生出席欢迎杨学鹏副市长及代表团午宴

空白是一种美啊。

凌晨惊醒,听闻身边表内的秒针一格一格地挪动。我打开手机,眯着眼睛看了看时间,才发觉在这里的时间也就剩下一个月了。

人一旦下定决心去往某处,偏执而勇敢的心不会催促他放弃。无事便无忧,而无忧则无趣了。

其实回头看一看自己独立生活的几个月,可以用狼狈来概括。那些在国内以为可以轻轻松松完成的事情,在异国他乡似乎并不那么顺利。我对学习能力的过度自信,对组织能力的错误评价,对情感宣泄的不宜处理,都给生活添乱。

但我依然很开心。哪怕是在每一次不如意,每一次迷茫,每一次愤怒之后,平静下来的理智都会告诉我:那就是真真切切的魏子涵呀。

常说人生起起伏伏,我以为是个不错的譬喻。人需要空白,需要在无论是激动还是伤心中间,插入一段时间,让自己喘一喘气。有的时候,一件事情感觉自己怎么都做不好,蒙上被子睡一觉。倒不是说睡完之后就一定能成功,但起码之前的那股勇气会重新注入,让自己直视困难与不可解。

空白也是一种隔阂。

在沉默良久的每一刻,都是内心在和自己说不。文化的差异,性格的差异,付出与收获的不平等,他们造就了你和他人之间的空白。在你苦恼烦闷愁着如何填补这些空白的时候,自然可以告诉自己“人各有志”,给予空白它的自由。

这世上几乎没有永恒的事情。人是意识和欲望的奴隶,我们都无法预测下一秒的自己又会如何看待过往。你的每一个观点一定有它的价值,你既不需要躲躲藏藏,也不需要锋芒毕露。相信自己的好处更多是内在的,有些五味杂陈,留给自己,酝酿成有厚度的清酒。

所以,我劝我自己,要善良,要懂得包容,要学会看淡。

空白更是一种境界。

一无所有等于拥有无限可能,而车盈满载会压低你的视野,缩减你能看到的真实。一分一秒都可以成为新的开始,只不过鲜有人愿意做罢了。

作为一个有一定程度精神洁癖的人,每一次对心灵的净化都是在一个错误之后。这个错误可能不值一提,可能就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细节,但人心最难放掉的就是微小之处看见的真情。旁人的一个微笑,一句鼓励,生活里的一个味道,一种直觉,自己突然而然莫名其妙的心血来潮。这些才是一个灵魂里最富有最有趣的地方。

或许有一天你会捕捉到类似的一切,但你自己可以平静地接受:它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了;我也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

谨以此文向所有人道谢。在一个男生的黑白交间中,你们都有一席之地,一段旋律,一个故事。

南京•圣路易斯40周年友好城市情谊 南京副市长杨学鹏(左3)4月27日率团访圣市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