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人类最孤独的旅行

0
4011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我眼前是一面玉米田。玉米是金黄色的,很大,很广。风吹了起来,玉米杆在风中摇曳着,风把天吹成了暗黄色。

我眼前是一片沙。沙,就是暗黄色的,不像玉米在阳光下闪着光。远处有暗灰色的烟,翻滚着向天上窜。沙被风卷着,像是有形态的意识与思想,推开没合拢的单层玻璃窗,闯进屋子里来。
那一间屋子里,藏着一个鬼魂,躲在书架后,左突右撞,一本书掉了下来。
女孩转过头,那一刻,又有两本书掉在地上。她捧起笔记本,噘着嘴,推算起眼前的谜团。

谜团是一串代码——STAY——,可是她的爸爸还是走了。走了,他踏上了一架不存在的机构的最后一架飞船。
他是他们眼中最后的希望了。
点火,对接,一群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开拓者,正驶向一个看不透的未知星系。

父亲知道,这是他与时间的博弈,这也是全人类的生死见证。
女孩等着,等着,等着,等到她和父亲离开时一样大时,她眼前仍只有沙和烟。父亲在镜头前哭了。
而这一趟,他走得太远了,太久了。
这是人类最孤独的旅行。

“我们曾经仰望天空,思考我们在星系中的位置;如今我们垂首大地,纠结我们在沙土中的存亡。”
人类需要探险者,去开拓,去拯救。
发现一个全新的星球,我们便将够移植我们的民族。
可是,人类太弱小了,太无知了,太狂妄了——“我们还远远没有准备好”——当一个个希望像冻裂的花瓣一样碎落于虚无,我们叹息——人类就将这样结束?
我从未想过,要去离开地球,因为拥有她,似乎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理所应当的体验。
“人类出生于地球,却从未准备过消失在地球上。”
可这一次,人类似乎只能离开了。

“当你成为一个父母,有一件事将变得格外清晰,那就是,你想让你的孩子有安全感。”
对于父亲来说,推动他继续探索的动力是女儿,可当希望被卷进真空与黑暗,被虚伪,懦弱,贪婪所吞噬,他感到了绝望。

“当你即将死去,你的眼前是你的孩子。”
因为父母与孩子永远连在一起,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多远,无论维度,无论生死。
因为爱,是物理无法解释的力量。
爱,就像重力,能够穿越时间与空间,穿越星系与虫洞。

终于,他做到了。他漂浮在无尽的黑暗里,而人类再一次见到了光。
女儿第一次弄懂了鬼魂,伸出手与他相触。

我眼前,是一对父女。
在死亡前他们心手相连,在黑暗里他们不曾分开,在光辉中他们是一个人。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