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rosse – 季以恒

0
1749

周六去看carson本赛季最后一场lacrosse比赛。SLUH对阵的是身着红色战袍的De Smet高中,缘,妙不可言,今年年初也正是他们与SLUH的冰球队在决赛场上短兵相接。

正午温暖的太阳,让圣路易斯略带寒冷的晚春显得格外迷人。橄榄球场上,SLUH的队员们着白色队服,头戴深蓝头盔,受持或长或短的白色球杆,在阳光的曝晒下,如沙场上的罗马士兵。

比赛开始,SLUH的队员们使出了古德里安的闪击战法,在开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连进两球,就已经在心理上打败了对手。之间球场上,腾蛟起凤,紫电凝霜;一个似急先锋东郭争功,一个如青面兽北京斗武。

SLUH队员们凭借高超的技巧,挥杆于须臾,传球于不见;转身奔跑,灵活如白驹过隙;舞杆回球,缭乱如春风飘絮,让对手招架不住。

De smet则是用灵活的战术弥补技术上的不足,奇门遁甲,九宫八卦;让人如入药师之桃花林,孔明之石头阵,阵法的变换更是让人目不暇接,一字长蛇,如单刀直入;二龙出水,似蛟龙环围。这两股势力,一来一去,一去一回,一个似托塔李天王,扶持社稷毗沙门;一个如天蓬大元帅,整顿江山掌金阙。难争高下,SLUH过人在分寸之间;不分伯仲,smet包围于弹指之时。

但是胜利的天平总是倾向于智慧的那边,SLUH人很快抓住了对方阵法难破速战的缺点,用闪电一般的速度打破了僵局: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骤雨一样,是急促的射门;旋风一样,是挥舞的球杆;乱蛙一样,是蹦跳的脚步;烈火一样,是澎湃的激情。一时间,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偷袭如半卷红旗临易水,强攻誓不破楼兰终不还。

SLUH的守门更是让人啧啧称赞:挡明枪,防暗箭;纵使近在咫尺,也能将球扑之于门外;就算花样繁多,也能把对手的战术看的一清二楚。没有后卫,依然能坚挺岗位;面对强者,仍旧可临危不乱。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让对手找不到一点破绽,固若金汤。

最终,SLUH以8:3彻底击垮了对手。霎时间,全场欢腾,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一边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而另一边却是流水落花春去也,让人感慨万分。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