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婚歐洲河航旅遊日誌 (之一)

0
1610
國家博物館大門

October 4-19, 2015
羅大楨

早在2014年中就在考慮到如何去慶祝我們2015年九月的金婚。在諸多旅遊資料比較下﹐就選定由大環航旅社(Grand Circle Cruise Line)所辦的歐洲大河之旅(The Great Rivers of Europe)。沒想到這條航線是個熱門線﹐等到我們召兵買馬開始行動時﹐那條航線只剩下三十個船位了。我就一口氣全部訂下﹐結果還是有兩位遺珠之憾﹗
我們三十位團員﹐有十四位住在美國以外的地區(加拿大﹑台灣﹑上海﹑北京﹑新加坡)﹐而大環航旅社的服務系統都是對美國遊客設定﹐所以在初期的溝通上﹐增加不少困難。我的家址和電話就成為聯絡中心了。前聖路易老友劉和﹑王依妮不但參加慶祝我們的金婚﹐還介紹了十位同胞共襄盛舉。最令我感動(和汗顏)的﹐是他們二話不問﹐全部信任我﹐一古腦都加入了。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我個人旅途出些差錯或延誤﹐到時他們到了歐洲可能連上什麼船都不知道﹐那我可是罪加一等了。幸虧這些所擔心的事都沒發生﹐算我杞人憂天了﹗
這次的河航是十月四日到十九日﹐自荷蘭的阿姆斯特丹起航﹐跨越三條歐洲大河﹐六十六道水閘﹐到奧地利的維也納下船﹐近千哩水路。到岸後﹐我們的三十位團員又分位四組﹕一組十二位到捷克的布拉格繼續三夜四天的旅遊(另有兩位在維也納加入)﹔一組四人在維也納繼續觀光﹔一組四人自由行到布達佩斯攬勝﹔最後一組十人由維也納各自返回家園。
十月四日星期日 (離家飛向荷蘭)
 1
我們夫婦和何兆中﹑宋序瑞夫婦自奧斯汀同乘達美公司的班機先在亞特蘭大轉機﹐再飛到荷蘭的阿姆斯特丹。越洋飛行不到九個小時的航程﹐頗為輕鬆﹐看了三部電影﹐吃了兩餐﹐就到了。同團的團員也由不同的城市﹐不同時間飛往阿姆斯特丹集合上船。
十月五日星期一 (報到﹑自由參觀阿姆斯特丹)
我們的班機在五日清晨5:50抵達阿姆斯特丹。天還沒亮﹐一片濛色﹐也不知會是個什麼氣候。可能是我們到得早﹐檢驗出關一共才花了二十多分鐘﹐我們的全陪導遊朱莉亞小姐早已在機場等候。這位德國生的新生代(約三十多歲)﹐身材高佻美麗(約有182公分)﹐是付超級模特兒架式。朱莉亞早在兩星期前就和我以電郵和電話聯絡過﹐回答了我們很多問題(和疑慮)﹐是位非常稱職的導遊。
由台北飛來的黃宜庚﹑蘇聖華夫婦和蘇淑貞於6:30抵達機場﹐接了他們後﹐我們就和另外兩位由印地安納來的美國夫婦﹐一行九人同車驅向港口登船。我們的船是大環航旅社旗下為寬河道(多腦河)及深海(黑海)航行設計的的中型輪﹐叫阿達玖(M/S Adagio)﹐可載164人(不過這次沒載滿﹐只有134人﹐因為有約十分之一的船位是單人間)。船上共有包括船長的40位服務員﹐來自歐洲十個國家﹐其中最多的是舍比亞(Serbia)﹑匈牙利和和羅馬尼亞。
我們身後是將陪伴我們十四天的阿達玖號
我們身後是將陪伴我們十四天的阿達玖號

可能是我們到得太早﹐上批遊客還在陸續下船中。我們就先到餐廳用早餐﹐休息。我帶了大家的名牌和行李條回到機場去接其他團員。宜庚﹑聖華及淑貞想到市區的博物館觀光﹐辛六就搭個便同行。我在機場接到由上海來的七位(劉和﹑王伊妮﹑葉志易﹑李昭儀﹑馮颱鳳﹑聶伊敏﹑姜海蓉)﹐台北來的兩位(羅順德﹑許雪娥)﹐和美國來的四位(李仲同﹑高安(北加州)﹐宋光忠﹑李延平(聖路易))。還和加州LAX來的四位在機場招手(周鑫南﹑高慶簡﹐葉思樵﹑魏秀鳳)﹐他們自行安排計程車到船塢。回到船上﹐正好趕上午餐時間。另外四位從加北州來的(查衛元﹑沈之才﹐張彤﹑彭建平)也自行乘車到船塢上船﹐團裡最後兩位(萬瓊﹑李世英)從北京飛來的﹐下午三點十分才到﹐朱莉亞小姐會在機場接她們。

國家博物館大門
國家博物館大門

辛六一行早上到阿姆斯特丹的瑞吉克斯(Rijks)博物館參觀。根據她帶回來的資料﹐簡單地介紹一下。這個國家博物館建於1885年﹐專門蒐集荷蘭名畫﹑藝術品及歐洲珍品﹐共分四層展示樓。第四層是二十及二十一世紀的藝術及科學展品﹐像聖勞倫(Yves Saint Laurent)的展示館等。第三層是十七及十八世紀的藝術珍品﹐像宏諾爾畫廊(Gallery of Honnour)和畢登雕像館(Beelden Sculpture Gallery)。第二層是十九﹑二十世紀的藝術珍品﹐像亞洲藝術館(Asian Pavilion)。第一層則是12到17世紀的特別珍藏品。我1984年曾到此館拜訪﹐但已不記得其內容了。在展出的畫中﹐有位穿藍色衣的女孩﹐臉上的表情很複雜﹐超出她的年齡。特別自網路上摘下和你共賞。

晚餐前船長﹑船務長及四位全陪導遊除了歡迎我們外(全體乘客分為四隊﹐每隊有一位全陪導遊)﹐還大致介紹這趟行程的概要和航行中要注意的事項。晚餐後﹐各自回船艙休息。這條船分為五層﹐每層的房間都有窗戶可以看到外面﹐只是越高﹐窗子越大﹐當然也越貴。不過基本上是兩個小單人沙發床﹐衣櫃﹑洗手間﹑廁所﹑書桌和床下的抽屜等設備。用餐在第四層﹐開會或休閒在三層﹐最上層是可看風景的陽台。
十月六日星期二 (阿姆斯特丹運河觀光)
阿姆斯特丹的運河網圖
阿姆斯特丹的運河網圖

用完早餐﹐各隊由全陪帶領﹐走到附近的運河去乘遊船。我們是紅隊﹐共38人﹐由朱莉亞小姐帶隊﹐和藍隊(由米海帶隊)共乘一艘遊船。他們倆搭配得很好﹐用雙簧式的對答﹐把阿姆斯特丹運河區的特色﹐一一介紹。荷蘭在主前六百年就有日爾曼人(Germanic) 和賽特人(Celtic)定居﹐後被納入羅馬帝國的版圖﹐也曾被德帝國﹑巴伐利亞﹑西班牙等國的治理。

復古的三桅戰船
復古的三桅戰船

在十七世紀的威廉大帝三世整軍經武下﹐以荷蘭東印度公司(1602年)及荷蘭西印度公司(1621年)將荷蘭成為世界經濟大國。但在威廉大帝死後﹐帝國衰退﹐被英國取代。在1795年成立巴塔維共和國(Batavian Republic)﹐在十九世紀﹐橘屋家族(House of Orange)掌權的荷蘭﹐以共和體制的君主體系治國﹐目前的疆界就在那時訂出(1839年)。經過兩次世界大戰﹐荷蘭在重建中得以屹立﹐並成為歐洲經濟聯盟(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六個發起會員之一。

排長龍的安妮紀念館
排長龍的安妮紀念館

阿姆斯特丹是荷蘭的首都﹐人口七十八萬。早在十七世紀荷蘭的黃金時代(The Golden Age of Netherlands)就是世界的貿易中心了。現代的阿姆斯特丹以百年運河﹑花叢市場﹑自行車優先﹑和紅﹑綠燈區等聞名於世。而其中最受旅客造訪的是百年運河區﹐它將整個市中心區連接起來。其中最有名的是運河網(Grachtengordel or Canal Ring)﹐將三條平行的水道串連起來(Waterways of Herengracht, Keizersgracht, Prinsengracht)。其中要排長龍的景點是在 Prinsengracht 的安妮法蘭克屋(Anne Frank House)﹐是紀念在納粹佔領時在集中營死亡的安妮。她在日記中寫下納粹在二戰中迫害猶太人的種種罪行﹐她被視為代表被殺的六百萬猶太人的象徵!

安妮的雕像
安妮的雕像

在阿姆斯特丹比較有名的觀光景點有紅燈區﹑瑞吉克斯國家博物館﹑梵谷博物館﹑大廣場﹑跳蚤市場﹑花卉市場等。朱莉亞帶我們到市中心的廣場(The Dam)參觀﹐並介紹沿途景點﹐然後是自由活動時間。我們這批老中對逛街的目標不一致﹐有的要到紅燈區觀光﹐有的要去試試綠燈區的“weed”(導遊小姐特別告訴我們﹐在阿姆斯特丹﹐千萬不要問咖啡店在那兒(Where is the coffee shop?)﹐因為那兒是賣大麻的。另外一件要注意的是﹐在市中心﹐騎腳踏車的有優先權﹐行人要讓路)。我們幾個決定到紅燈區觀光﹐穿梭在大街小巷裡﹐發覺在小巷裡的陳列品比較有可看性。在漫步中﹐回到船上﹐問那些參觀綠燈區的﹐有什麼感覺。他們說沒有像傳說中那麼的「騰雲駕霧」的感覺﹐好歹總算是見識了一下﹐開開眼界罷了。

船形的運河博物館
船形的運河博物館
我們乘坐的運河遊艇
我們乘坐的運河遊艇
運河邊的荷蘭居家建築
運河邊的荷蘭居家建築

午餐後﹐船起錨開始駛入萊茵河﹐開始我們的大河之旅。導遊們介紹次日的行程和需要自付費的觀光。然後是船長的歡迎酒會和晚餐。大夥們的精力也用得差不多了﹐加上時差的調整﹐都早早地上床了。

作者:羅大楨 金婚歐洲河航旅遊日誌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