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婚歐洲河航旅遊日誌 (之六)

0
2219

October 4~19, 2015

船在下午2:45離開邦堡城﹐駛向下一站﹕紐倫堡。在航行中﹐有珠寶展示﹐並有真人走台。原來那些平常為我們很辛苦地服務的小姐們﹐都換上盛裝﹐帶上各樣耀眼的珠寶﹐穿梭在我們中間。看得我們眼花瞭亂﹐她們平常穿工作服﹐沒顯得什麼突出﹐一換上盛裝就有如脫胎換骨了的美女了。

晚餐後﹐由我們四位導遊聯合主持『說謊俱樂部』的遊戲。我們這些東方老土不太熟悉這類遊戲﹐經說明後﹐原來是由每位導遊解說一個字﹐然後由大家猜是那位導遊沒說謊(只有一位是對的)。大家猜得興趣盎然﹐很快就到就寢時間了。我們像一批小寶寶﹐乖乖地互道晚安回房了。

1
唯一建在河中間的市政府

十月十四日星期三 (遊紐侖堡市)

紐侖堡是個臨潘尼茲河(Pegnitz River)和萊茵﹑曼音﹑多腦運河區的中古城。它首先在1070年出現在文載中﹐是屬於巴伐利亞州。城市人口超過五十萬﹐如果加上外圍的城鎮﹐人口超出三百萬。是巴州第二大城﹐僅次於慕尼黑﹐是德國第十四大城。

3
新潮派雕像

紐侖堡是德國十五﹑六世紀文藝復興的中心﹐特別出名的是容納基督教徒的共存。當納粹黨勢力崛起﹐選擇了紐侖堡作為根據地﹐1927﹐1929年曾在此舉行軍事閱兵。當希特勒在1933內得勢後﹐到1938年﹐每年都在此舉行軍事閱兵。二戰時﹐紐侖堡當然是盟軍的轟炸重點﹐城市的85%被摧毀。戰後的重建雖然只恢復50%中古世紀的建築(東北部的古跡全部遺失了)。

2
開餐館的招牌
4
舊皇宮中耶穌受難像

二戰後盟軍要審判二十一名主要戰犯﹐蘇俄建議在柏林舉行﹐美﹑英﹑法等國主張在紐侖堡﹐因為它是納粹黨的根據地﹐它的地位也適中。最後選在紐侖堡﹐又將它帶上國際政治舞台了。我們到法院的三樓600房間﹐有位導遊為我們解說當年的戰犯大審就在此處。在原來的法院文件中﹐有24名戰犯被起訴﹐但有三名死亡。在二十一名戰犯中﹐三名無罪﹐其他被判不同的刑期(好像九名死刑﹐其餘數年不等)。

紐侖堡大審600號房間 一位地陪導遊先帶我們到一片空的廣場﹐德文叫Zeppelin Field。是納粹黨用來舉辦遊行的。它在1927年開始使用﹐1929年再用過一次。等希特勒崛起後﹐自1933-38年﹐每年在此舉行閱兵﹐以1938年的最盛大。導遊請我們閉上眼睛﹐想像有十萬軍容雄壯的士兵在此聚集的情景。我看到的是窮兵黷武﹑慘烈的戰爭﹑無家可歸的婦幼殘缺及重建社會和經濟的壓力。也許這就是上帝的安排﹐用戰爭來淘舊換新吧﹗

5
背後是邦堡大教堂

出了舊閱兵場﹐經過「資料中心」的建築。導遊說這是一個保存納粹完整的資料庫﹐從它的崛起﹑興盛﹑侵略﹑擊敗到率亡都有詳細的文件。很多中﹑小學都用它的資料來做學生課外必讀的功課。教育能做到這種地步﹐真令人對德國人知錯能改的精神佩服不已。不像有些侵略的戰敗國﹐打死不認錯﹗

未完待續

作者:羅大楨 金婚歐洲河航旅遊日誌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