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集体,一个我  
——记Sophomore Retreat 
——吴楷文

0
2932

【起因】

年级大会时,年级指导老师 Mr. Corley宣布了Retreat的消息。他说,Sophomore Retreat 主要围绕四个问题:“我是谁?”“他(上帝)是谁?”“他们(家庭)是谁?”“我们(SLUH)是谁?”

我跟Mr. Gilmore说到想参加Sophomore Retreat的时候,他的反应是——为什么不呢?于是一个下午的工夫,他就安排好了一切——包括联系接待家庭Mrs. Hartung一家。我惊讶于事情的顺利,也感谢每一个热心帮助我的人。

我跟Dr. Callon说到会参加Sophomore Retreat的时候,他的反应是:“Brave.”我当时笑笑说,是因为要跟不怎么熟悉的同学聊天吗?他说,“Well, everything.”

我跟好朋友们——Tommy, Jack, Nick, Sean…——说到会参加Sophomore Retreat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是,我们会玩得开心的。

于是我就开始期待。我喜欢挑战。

【洋葱鳞片】

这次Retreat的主题大致就是“Layers of yourself”了。

几个讲话中都包括了一个有趣的有关洋葱的比喻。切开洋葱,可以发现洋葱其实是一层又一层的鳞片构成的。同样的,人也是由一层又一层的“特征”构成的。大到国籍,性别,种族,宗教信仰,政治党派。小到兴趣,特长,“pet peeve”(特殊癖好)。把洋葱一层一层剥开,你的内核又是什么?

不同于桃子或者苹果,洋葱的中心不是内核,而是一个不成熟的区域——一个“immature flower”. 这个区域会在将来长出更多层的洋葱鳞片。

答案很明显了。你的内核就是没有内核。或者说,你的内核就是成长。

生活中的美就在于不确定。无论每个人外在的特征如何,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都在成长。

洋葱的比喻引申出一个“走迷宫”的活动。迷宫设计成一圈一圈的,正如洋葱鳞片。所有人需要沿着路线走到迷宫中心,再沿着路线走出来。就像这次Retreat,大家探索自己内心深处,然后准备迎接新的起点。

我一边走迷宫,一边想,我有几层“洋葱鳞片”呢?

【室内演奏会】

第一天晚上,the Hartungs’. 来SLUH以来我第一次拜访一个同学的家。

原先的Retreat安排是所有同学在接待家庭寄宿一晚,但因为我是女生,老师们就破了例让我回家。不管怎样,能跟同学们玩一晚上也是不错的。

晚饭时间,我们聊起了SLUH里的各种活动。Teddy上周和我一起去了华盛顿圣路易斯分校的化学比赛,男生们还特地祝贺了我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学校里的各种体育活动都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我有点后悔之前没有胆量去尝试一下。几个男生都是学校乐队的成员,也都会在Cashbah上表演,提起乐队的话题他们都兴致勃勃。

晚饭一结束,我们就到一个小房间去开所谓的“室内演奏会”。钢琴,吉他,萨克斯,架子鼓,加在一起的声音居然还不错。我大概是唯一的听众了,但当唯一的听众其实感觉也挺好。毕竟,听众才能给出“最客观的评价”。摇滚乐响彻十一点的夜空。我们很幸运,居然没有邻居愤怒地找上门来。

【“聊天”】

Retreat第一项规则,不许带手机。早餐的半个小时时间,这句话大约被老师们重复了五六次。

Retreat第二项规则,积极参与同学之间的聊天。“聊天”包括大组集会,小组讨论,还有“pair talk”——和一个同学搭对聊天。

Retreat第三项规则,所有聊天内容都得保密。也就是说,鼓励大家说出自己的内心。

仔细想想,我上一次真正和一个人面对面交流是什么时候?是的,我在走廊上叫出一堆同学的名字和他们打招呼,课堂间隙随便和周围的人讲两句话,差不多就是这样。老实说,我还真有点害怕和一个人真正面对面严肃交流。特别是和一个不熟悉的人,在一个不熟悉的小组。我不缺乏这样的能力,但也许总是缺乏这样的机会。

而这次,真正能深入地了解周围的同学,并让同学们更深入地了解自己,感觉都是不一样的。确切的说,感觉棒极了。

小组讨论时,Nick悄悄跟我讲了一句悄悄话,于是我们俩都笑个不停。其他同学都问我们说了什么,Nick则说,这是我和Bella的事,你们别管啦。大家开玩笑地说,“Come on! This is a loving environment!”

我突然一震。这确实是一个很“有爱”的氛围。有了“聊天”,当然就变得友爱了。

【苹果】

草坪上,Mr. Gilmore让每个人拿一个苹果。

大家都问,我们是要拿苹果来砸人打架吗?我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Mr. Gilmore说,当然不是。然后开始给大家讲述一个前几年去世的老教师,讲他如何喜欢苹果,讲吃苹果一直是Sophomore Retreat的传统,讲我们现在吃苹果就是为了纪念他。

大致就是这个意思,我也没怎么听懂。旁边的男生们也是一头雾水,估计大家都不熟悉这位老教师。但每一次Mr. Gilmore提到“apple”这个词,大家都举着自己的苹果大叫,“YEAH! APPLES!”

然后也没有什么人真正吃自己的苹果。大多数苹果都被弄烂了。有人徒手捏烂了苹果(手劲巨大),有人把苹果扔在地上踩,有人把苹果使劲砸向自己的额头,还有一群人把所有苹果扔向一个倒霉蛋。

在这种环境下我还真不想吃苹果。于是我把苹果递给了旁边的Dalton。后者直接把苹果扔在地上踩烂了。围观群众一阵欢呼。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群体这样毫无理由地全体High翻。于是我笑啊笑啊,一直笑到肚子疼。

引用一个老师的话。Freshmen are boys. Juniors and Seniors are men. Sophomores are beasts.

不得不说,当beasts(野兽)确实很爽。

【我和集体】

虽然Retreat是一个带有浓重宗教色彩的活动,但正是宗教把这些个体凝聚成了一个集体(One body, many parts)。

集会上,所有人一起唱宗教歌的时候,真的感觉这是一个集体。我没有什么宗教信仰,还是忍不住和大家一起大声唱歌。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直觉。

最后的最后,Mr. Gilmore读了一遍所有人的名字。其中还包括一句蹩脚的“Kaiwen Bella Wu”。这个集体中有我一个。我真的很荣幸。也很感激。

我第一次知道SLUH的百合花标志其实是圣母的标志,三片花瓣分别是“Father, Son, Holy Spirit”. 但是,我倒宁愿把这三片花瓣变成,“我,家庭,集体”。仔细想想,这三者就是互相重叠的概念,不是吗?

我突然明白了Dr. Callon的“brave”的含义。当然,在不熟悉的环境中和不熟悉的人谈话需要勇气。但更重要的是,反省、审视自己也需要勇气。认识自己和自己所处环境的关系,更需要勇气。不仅是勇气,也是意识和决心。

这段旅程,是一段先进后出的旅程。在SLUH这个集体的时间还剩两个月。深呼吸,然后享受吧!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