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后,我们真的“拒绝平庸”了吗?

廉价的努力,
通常只能换来廉价的结果。
你会为“廉价而妥协自己吗?

七年前,2011年,
江苏高考作文题是《拒绝平庸》。
一时间,社会热议:何为平庸?
年轻人又该怎样拒绝平庸?

百度百科说:
平庸,指一生寻常而不突出,依附如风,
无法鹤立鸡群,做不到万众瞩目。
几年后,冯唐老师反复吐槽了“中年油腻”。

年初,“青年佛系”变成了社会热词。
有人说生活本应简单、安逸,
另有人说“佛系”仅仅是碌碌无为的借口。

每一段风潮,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七年前,写下“拒绝平庸”的江苏考生,
如今早已步入职场。

此刻的他们,真的拒绝了平庸吗?
而我们呢?我们应该怎样地活着?
今天,我说三个故事。

01

三年前,我的朋友Z入职了一家外企。
如今,刚刚过完26岁生日的Z
已经开始带着20多人的团队,
独立承接大大小小的项目了。

面对Z如此迅速的成长,
我不禁有些好奇,便问她有什么“职场心得”。
她羞涩地笑了笑,
和我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初来乍到的一年多里,
Z工作很努力,
隔三差五会主动加班。

六点一到,别人下班,
而她会下楼买快餐,
然后又坐回办公桌前,
工作到八点左右。

久而久之,
Z在项目上花得时间,
远远超出她的同事。
对于项目的每一个细节,
Z都钻研得很透彻。

Z的情商很高,也很低调,
从来不卖力地向领导推销自己,
更不主动提起自己加班的事。

她只是在不经意间,在必要时刻,
找领导聊一聊她自己对项目的见解。

领导是个明眼人,
看得出她下了功夫。
不到两年,领导升迁,
便向上级推荐了Z,
Z自然地成为了团队的领头人。

听罢,我沉默了一小会儿,问Z:
“你是怎么会有这样的觉悟,
主动地比别人做得更多更好呢?”
“我第一天走进公司时,
看到几个三四十岁的员工,
坐在桌前看视频、刷微博。

下班前,我又经过他们的座位,
他们仍然在玩手机。”
她接着说:
“后来,稍稍打听后,我才了解,
他们已经来了好多年了,
对公司有一些贡献,
因此也一直被公司留着。

但如此消极懒散的工作状态,
也注定了他们不能向高处走。”
她一句话,
令我印象深刻——
“刚踏进公司,
我仍有些迷迷糊糊。
但在那一瞬间,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不想变成的样子。”

Z的故事,给了我很深的警醒。
为什么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努力?
因为他们尝试过努力,却看不见结果。
刚刚入职,工作也曾经很勤奋,
但时间久了,若没能得到预期的嘉奖,
心理便会慢慢失去平衡。

他们眼巴巴地望着身边人早早下班,
觉得自己的奋斗毫无意义。
不久,他们便选择放弃,
说“佛系上班,不伤身体”。

假佛系,其实是真咸鱼,
不懂得隐忍,也不懂得积累。
而Z,自始至终头脑清醒,
从没有因为别人,而动摇了自己。

刚刚入职的我们,
若把四五十岁的油腻中年当作行为标杆,
只会在安逸中消磨时光。

当我们醒来时,
也浑浑噩噩地到了四五十岁,
慌乱间,即使想褪去自己的油腻,
才突然发觉,已经没有了力气。

别人的平庸,
不是你我将就的理由。

02

去年,当我在教授托福阅读的时候,
我每天会布置一些长难句,
要求学生们课后理解、记忆。

从课堂反馈中,我可以很明显地看出,
学生们对于一些句子的掌握程度仍然很不足。
每到此时,我也在思考:
虽然这是英语难点,
但我已经仔仔细细地讲解了方法,
为什么大家还是记不住呢?

课后,一个学生找我聊天,
提起了长难句的事儿。
他说:“我在纸上练习了4遍,
却还是记不住句式。”

我想了几秒钟,问他:
“你有尝试练习30次吗?“
他的目光中透出诧异:
“可是,别人都只练2、3次的。”

我想了一会儿,开口说:
“我来说一个简单的道理。
这个班里,没有人会练习超过五次,
但如果你真想成为这里的赢家,
就不能只想着‘别人付出了多少’。

去练30次吧,我向你保证,
当你练到第20次的时候,
你心里会骂我太狠毒。

但当你练完这30次的时候,
就已经把知识点掌握得一清二楚。
下节课里,你就会很有底气。”

如果说,4次是一般人的努力,
30次练习所达成的效果,绝对不一般。
30次,虽然看起来很多,
其实,也不过是30分钟的工作。

而在这30分钟里,
你完美地解决了一道难题,
悄悄地与别人便拉开了距离。
吃一点“苦”,多一点进步,
养成一种习惯,何乐而不为呢?

若是你每天都如此要求自己,
30在你眼中,会逐渐变得顺理成章。
日积月累,你与他人的距离将会越拉越大,
不仅在于学识,更在于面对挑战的心态。

说“他们都只练几次”,
不过是在用别人的慵懒,
为自己的不努力找来了理由。

廉价的努力,
通常只能换来廉价的结果。
你会为“廉价”而妥协自己吗?

03

前些日,我乘高铁去北京
陪同朋友参加一场中美教育高峰论坛,
而朋友是此论坛的一位主持人。

临行前一晚,我在行李箱中
叠放了几件的正装白色衬衫,
又配上了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外套。
还有,一双棕色皮靴。

我的母亲不解:
我又不是受邀嘉宾,
北京天气又这么热,
需要穿得如此正式吗?

“你看看大街上,
哪个人穿成这样?”
我笑着回复母亲:
“若是他们都在烈日下穿着裤衩,
我也一定要穿着裤衩,走入会场吗?”

第二天早,我身穿白衬衫,披着西装外套。
会场里,我身边不乏来来往往的参会者,
人人都着装休闲、简单。
人群中,偶尔能看见几位西装革履的男人,
或是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
不用想,他们大多是受邀嘉宾。

第一轮圆桌会谈里,
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
是前帕森斯服装学院的院长、
全球设计界首屈一指的大师——
西蒙·柯林斯Simon Collins先生。

他在台上十多分钟的分享,
引起了我很多的思考。
我悄悄地对自己说:
“我一定要找他聊聊。”

会谈刚刚结束,
在片刻的休息时段里,
柯林斯先生走下台。
我没多想,走上前去。
在自我介绍与简单寒暄之后,
我和他聊起了我对于中国设计的理解。

几分钟后,他突然问我:
“你是受邀嘉宾吗?还是主持人?”
我回答:“不是的,
这次我陪我的朋友参会。
她是会场的主持人,我可以帮帮她。
当然,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
去认识更多的人。”
“整场讲座,我一直在强调一个观点:
生活万物,皆为设计。
穿衣更是一种自我打造的过程。
我能看得出,你很重视这次机会。”

我很激动地点点头。

特殊的场合,需要特殊的自我要求。
在大咖云集的峰会里,
我不想错过与任何高人对话的机会。
但我若穿得像是散步的老大爷,
这群大咖们能把我当回事儿吗?

从小到大,我们学天文地理,学运算法则,
却从来没有系统地学习着装仪表,
如何自信而妥当地向外人展示自己,
更没有人刻意提醒过我们:
休闲不是邋遢随便,正式不是拘谨生硬。

我们穿衣的教育,
大多都来自父母或是社会。
因此,我们很容易随着大流走,
被随随便便的审美打造成吃瓜群众的模样,
丧失了对自己风格的理解,
丧失了对不同场合的判断,
也难免落入社会的平均水准。
拒绝说“他们都这么穿”,
不是为了特立独行,
而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展现锋芒。
别让不经修饰的平庸皮囊,遮掩住我们瑰丽的人格色彩。

“他们都在玩手机。”
“他们都不复习功课。”
“他们都穿着人字拖,天还这么热。”
“他们都糊弄糊弄老板,草草了事。”
“他们都…”
这个句式,曾经多少次放纵了我们。
从今天起,我希望你能拒绝
“他们都”这三个字。

他们都在刷抖音时,
你去读一本经典名著。
他们都提前溜出办公室时,
你踏实稳妥地把工作完成。

他们都找各种理由不去健身时,
你戴上耳机,环湖慢跑一周。

只愿意做“他们都”做的事情,
这不叫合群,这叫被人群带偏,
这叫任由平庸的世俗,
去消磨自己的锐气与风格。

若想活得精彩,比别人更优秀,
就不要活在社会最基础的行为标准之中。
下一次,当你偷懒而寻找借口时,
当你的“他们都”要脱口而出时,
我希望你能停下脚步,稍作思考:
他们的做法,真的对吗?
他们的行为,是否与我相关?
面对他人的碌碌无为,
我该怎样自我选择?

盲目地活在别人的要求里,
到头来,只会丢失了自己。
拒绝“他们都”,拒绝平庸,
即是拒绝社会的平均值,
拒绝一种廉价的努力,
拥抱独立而真实的个人思考。
你如此聪明,
怎么会不懂这样简单的道理?

本文图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逸章说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