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声音 – 吴楷文

0
2745

2016南外學生週記

来美国之前,就被别人提醒:能不接触宗教话题就不接触宗教话题,因为三个字,太敏感。我本把这条忠告奉为金科玉律,直到拿到课程表的那一刻。看到“神学”(Theology)这门在中国从未接触过的学科赫然出现在课程表上,我就明白,“不接触宗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从上学第一天起,我就要接触宗教,理解宗教,至少是要为神学课的分数而战了。

没想到,真正接触宗教的时间比开学第一天更早:来美国的第二天,星期天早上。

走进教堂,就感觉一种不一样的温暖。所有人可以自由吃点心、喝饮料,不同肤色、不同年龄的人们都围在圆桌前聊天,就连神父也笑容可掬地和我问好、开玩笑。不像是想象中的神圣庙堂,倒像是中国的社区会所。一个黑人小女孩特别热情,拉着我的手看这看那,离开的时候甚至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真正的礼拜开始时,神父的祷告也不是大家不懂的奇怪语言,而是号召大家真正反省自己、感恩生活,有点“吾日三省吾身”的味道。

我后来才知道,这个教堂所在地是弗格森小镇。这个小镇算是“扬名全球”了,不是因为经济繁荣或是政治民主,而是因为黑人游行和暴动。我仔细搜寻记忆,完全没有种族对立和冲突的印象,只记得圆桌前,黑人白人和我这个黄种人坐在一起,开心地聊天。也许,上帝的声音总能让不同的人走到一起,让人与人之间的寒冰变得温暖。

去教堂经历的短暂新奇过后,就是每天固定的神学课生涯。

第一天的课上完,我对《圣经》的感受就是:一本天书。老师嘴里蹦出一个又一个名字,讲了一个又一个概念,同学们的手总是高高举起,而我只能欣赏一下PPT上的圣经图画。老实说,心里还是对神学有点抵触;现在都是科学时代了,怎么还有人会相信超自然能力,并花毕生精力来研究一本书呢?神学老师Mr. Scuito和已经完全蒙圈的我们聊了天,说希望我们尽我们所能来学习。

这之后几天读《圣经》、做笔记的日子里,《圣经》于我而言,已经变成了一本故事书。“旧约”里的一个个人物形象都很分明,都朝着同一个目标——让人们听见上帝的声音——而努力。他们有的贫穷、有的富有,对上帝和真理有着不同的解读,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有信仰。我并不信神,但我敬佩他们的信仰和坚持。他们配得上“先知”这个称号。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我问Mr. Scuito,为什么“旧约”中要写这些先知的故事。他说,因为我们自己是总结不出这么多真理的。写他们的故事,就是给人们一个引导,引导他们向往善良,向往美德,把自己的世界变得更好。

从这个角度来说,西方人把儒家学说当作一种宗教也就不奇怪了。儒家学说也一样,通过一本著作(《论语》),一个伟人(孔子),一套道德系统(仁义礼智信),号召人们向往善良,向往美德,把自己的世界(或是国家)变得更美好。

从这个角度来说,宗教变得不是那么可笑而神秘了,《圣经》对我而言也变成了哲学书。但是,任何道德规则都需要人的遵守,人们的心中,又是怎样留存着上帝的声音的呢?

住家爸爸Jeff去年被火烧伤过。他在形容那次火灾时说,我看到火苗窜到我身上,我本应该已经死了的。但我绝对听到了上帝在告诉我说,冷静下来,别慌张。于是,我比平常冷静得多,火苗也被我成功扑灭了。他说到“上帝的声音”的时候格外严肃,说“我肯定我听到了上帝的声音,没有那个声音我一定活不下来”。不管上帝的声音究竟存不存在,他内心的信仰都指引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作为一所天主教学校,SLUH每天早上和下午都会有祷告,同学们都是极其安静地听。这是一个用来反思的时间,让同学们有充分地时间和环境来思考。我有时候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inner peace”。不管我们的声音究竟会不会到达上帝,这样的反思也是必要的。

经过这些,我终于明白,宗教绝不是禁区,而是一块有待我们发现的宝地。没有宗教,我们就无法真正了解人们的行为、人们的性格。

宗教,是文化的一部分,塑造着人们的性格,指引着人们的行动。能在SLUH对宗教有个粗略一瞥,也是我的幸运。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