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源减少 美国高等教育遭遇难关 买保险前所未有

0
1940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吉斯商学院(Gies College of Business)院长布朗(Jeffrey R. Brown)同时还是一名风险管理方面的学者。在四年前他的第一次教职工会议上,布朗就担心他的学校跟很多其他美国大学一样,过于依赖来自中国的生源。布朗说:“我认为我们对中国生源的依赖是一种风险。我曾担心中国会限制来美的学生数量,但是之后美国的政治格局发生了变化,我们也很容易受到签证以及移民政策变化的影响。这两项风险都是我们难以控制的。”

据《纽约时报》报道,作为一名风险经理人,布朗采取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做法:购买保险来防止中国留学生数量的下降。这一为期三年的保险要求他所在的大学每年支付42.4万美元,保额最高可达6000万美元。如果发生某些特定事件,比如由于政府的签证禁令导致商学院和工程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在一年内减少18.5%,承保的伦敦劳合社(Lloyd’s of London)将会支付赔偿金。对想要来美读大学的国际学生来说,与中国的贸易战、签证限制以及来自白宫的反移民言论都让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布朗承认:“现在的环境很困难。”但是购买的保险让他安心。他说,学校还会继续在中国投资,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会承担过大的风险”。

过去十年里,来美国际学生数量爆发式的增长让教育成为美国最重要的出口产品之一,尽管这一产品从未走出过国门。虽然说把在美国的留学生当成出口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从经济角度来看,这种情况与一家日本公司购买美国大豆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会为美国带来外国的资金。

2017年,一共有近110万国际学生入读美国大学。根据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数据,这些国际学生创造了424亿美元的出口收入,是8年前的两倍还多。而由于出国留学的美国学生很少,教育为美国带来了342亿美元的顺差。支持国际教育的非营利组织国际教育协会(Nafsa)估计,来自海外的学生在美国创造或者维持了超过45.5万个就业,几乎是煤矿工人的9倍。国际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高级顾问班达里(Rajika Bhandari)说:“公众很少意识到高等教育是美国最大的出口产品之一,也不清楚这种出口推动了美国的竞争力上升。”

但是,作为全世界最具吸引力的教育资源,美国大学的这种优势正在逐渐消散。国际教育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新入学的国际学生数量数十年来首次下降,幅度达到3.3%。2017年这一数字增加到6.6%。虽然印度学生数量的减少是引起这一趋势的主因,但是中国学生的入学率也在迅速下降。造成这一现状也不仅仅是因为政策的变化,其他原因还包括美国大学学费的上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学校的竞争、各国对高等教育加大投资等。

不过,“特朗普效应”的确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影响。他出台的一些政策,比如旅行禁令以及移民政策等都对一些中国家庭产生影响,其中一些就转而选择前往其他国家留学。现在,随着贸易战的升级以及诸如知识产权方面的争议,中国学生发现自己的处境变得愈发微妙。去年11月,据《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报道,白宫甚至简短地讨论过全面禁止中国留学生。

而从实际上看,美国收紧签证限制对学生的打击的确很大。比如去年6月,政府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中国学生在机器人、航空和高科技领域的签证可能会从5年减少至1年。上个月,65所大学联名签署一封信件,对美国政府的一项新政策提出法律挑战,该政策将更容易阻止国际学生延长他们的签证。

还有一些大学试图逆流行事。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保险政策就是最典型的一个例子,至今该校的中国学生数量在全国范围内都仍居前列。

仅仅从出口创收这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很短见,国际学生和学者同样也会刺激美国的创新和增长。国家政策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的数据显示,如今所有价值10亿美元的美国创业公司中,创始人有近1/4都是国际学生。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经济学教授斯塔兹说:“在工程、计算机科学甚至是经济学方面,我们都没有足够的美国学生。”

2019-01-04 19:08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