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爱学法律 为何极少当法官?

0
1510

在美国,读法律专业的亚裔多如牛毛,可是为何当法官的亚裔却寥若星辰呢?这个问题来自加州最高法院的华裔法官刘弘威(Goodwin Liu)。他的法庭在张康仁去世100多年后承认了他的律师身份,后者因种族问题生前没能获得律师执照。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亚裔虽然不再受排外法律的约束,但是,不管在私企、学校还是公众服务领域,似乎仍然有一道看不见的天花板在限制他们更进一步。

耶鲁法学院和全国亚太裔律师协会(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虽然亚裔是法律行业里增长最快的少数族裔群体,而且在全美顶尖的法律学院和大型律师事务所里,亚裔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但是,比起其它族群,法律行业领导层的亚裔相对来说仍然很少。

作为这份报告的联合撰稿人之一,刘弘威说:“法律行业里亚裔越来越多,但是他们很难挤入领导层。”

占据全美人口6%的亚裔在顶尖法学院里的占比已经达到10%。但是,研究发现,在联邦司法机关和州法院里,亚裔的占比分别只有3%和2%。在94位联邦检察官里,只有3名亚裔。而在2437位民选检察官中,更是只有4名亚裔。

在私企领域,近20年来,亚裔都是大型律师事务所中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占所有律师的7%。但是同时,亚裔也是流失率最高、成为合伙人比例最低的一个群体。

在法学院中,2013年,全国202个法学院院长中只有3名亚裔,709个副院长中也只有18名亚裔。

在联邦法律机关中,这种差异更加显而易见。比如在联邦司法机关的法官助理中,亚裔占比仅为6.5%,州法官助理中亚裔占比仅为4.6%。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虽然在顶尖法学院中,白人占比只有58.2%,但是在所有联邦和州法律职位中,他们的占比却高达82.4%和80.2%。

刘弘威说,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是这些机会通常都来自教授的推荐,而因为大部分法学教授都是白人,亚裔学生可能与他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密切。

刘弘威说:“这是一个非常主观的选择过程,而在与教授接触和保持关系这方面,亚裔做得不是很好。”

其它族群的学生就很清楚该怎么做。“他们知道一个法官助理的职位意味着什么,会对他们以后的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刘弘威说,“他们也知道该如何和那些认识法官的教授进行接触。”

这份报告的另一位作者、耶鲁法学院研究生埃瑞克·张(Eric Chung,音译)指出:“对很多亚裔来说,在工作中一般都是埋头苦干。但是,在社会上,(如果要更进一步),只知道埋头苦干还不够。”

法律事务所中也是一样,当考虑升职对象时,考察的标准不只有工作能力,还包括诸如领导力、亲和度、社交能力,等等。

刘弘威说,这份基于一次调查的研究报告是首次全面审视法律行业中的亚裔,希望研究结果能激发人们对这个现象的讨论,同时让人们意识到其中存在的某些隐形偏见。他还说,这次研究的发现再次对亚裔所谓“模范少数族裔”的地位发起冲击,“人们认为亚裔在什么方面都表现很好,但是看看高层就知道,亚裔的成绩其实并没有那么好”。

来源:纽约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