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你大学申请时最高级的武器

0
4120
文 | 李逸章|
图 | Pinterest & 逸章
排 | 诺诺
审 | 诺诺
如今,中国学生越来越出色,
申请之路,刀光剑影,竞争越发激烈。
高分早已不是最重要的录取标准,
而是进入名校的基本门槛。申请者数量多,分数高,同化性强。
此时,你会遭遇怎样的失败又该如何破局?

Q: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A:还有两天Common Application的系统就要正式开启,2023申请季开始啦!
写在故事前:逸章学长是杜克大学的2021届学生,这次他用自己的故事告诉我们,如何做一个人设成功的申请学子。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孩子,生活中有不错的条件和机遇,这一点我非常明白。也这正是如此,我时刻告诫自己,不能枉费自己的幸运,要跪着读书、学习、积累。同时,不必多诉苦,不必多吹嘘——事成事败,我都需要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今天我们讲人设。人设是什么?

人设就是人物设定。

在综艺节目、电视电影中,表演常常围绕着所谓的“人设”展开。那么在大学申请中,也需要“人设”吗?“人设”有着什么样的地位和作用?

(过度艹人设是会人设崩塌的喔)

讲述

我的四年,一段故事
十五岁的时候,我去美国交流,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插班生,作为全校唯一一个国际学生,特别在意自己的英语发音,也没有像别人一样的美国式的童年。就这样,关于社交和融入,我的心中一直有个解不开的疙瘩。

在美国的前两年,我住在寄宿家庭的地下室里。寄宿家庭对我很热情也很照顾,但我还是有些害羞、内敛。我喜欢自己花很多时间,一个人安静地学习、绘画、做研究。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

很令人欣喜的是,在这段时间中,我的绘画水平有了很多突破。同时,我开始接触一些学术研究,特别关注社会学,政治学和历史学。

高二快结束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中,我在一份校内艺术杂志上,发表了一张人物画像。那幅人像,是我当时最满意的一幅画。
没过几天,学校的校报Prep News开始招呼我,希望我去帮他们画专栏的人像插图。我听到消息,一口答应——求之不得!谁能想到,接下来的一整年中,每一个星期四下午,我都会画人像直到凌晨十二点、修完图后才回家。到家后,我才开始忙活作业:很累,但觉得自己累得特别有价值。(小编说:工作很累,但能想到自己能为PP给大家带去价值,又和学长一样开心了。)

又谁能想到,报社中的这十多位才华横溢、又有些疯疯癫癫的男孩们,会如此毫无保留地接纳我,成为我最亲近的朋友。

回想一下,在圣路易斯的日子中,校报的这份工作帮助我第一次心生强烈的归属感——那时的我,已经高三了。

校报的经历,壮了我的胆量。我开始参与学校组织的社会实践与公益项目。坦诚而论,一方面,我希望社会公益能帮助我的大学申请;另一方面,我对社会学的热情也驱使着我。高三暑假,在一家创业公司中,我得到一份兼职。我一边教英语,一边设计线上、线下的教学产品。我开始频繁地与学生、家长打交道,作为产品的设计者,也作为一名老师,我需要主动交流,需要承担风险,也需要沉心静气地思考——在潜移默化之中,我的自我认知又发生着改变。

当我踏进杜克大学的校园时,已经不是地下室中那个沉闷内向的少年了。靠着自己的艺术技能,我加入杜克最大的电子杂志,一年内被选为视觉媒体主编,举办了个人作品展。后来,我加入杜克兄弟会与DBS商业社团,也为求职做人脉搭建的准备,快速提升着自己的社交能力。

今年暑假,我在做一份管理咨询的实习,工作的大部分内容,都涉及市场研究、案例分析等等。同时,我刚刚加入了一项有关于中国学龄前留守儿童的公益项目,延续了我对社会学和公益的兴趣。

到这里,我的故事就说完了。

提炼

故事中,我的人设如何
以上的故事中,我为自己过去的这四年做了一个简短的回顾。如果我把这四年串联起来说,前两年,我活得比较沉闷,天天在地下室生活,看似没什么亮点。然而,恰恰是这段时光真切地教会了我脚踏实地,教会我如何耐得住性子,一分一寸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之后的两年中,我结识了不少挚友,也获得了一些机遇,从而有了展现身手的空间。很幸运的是,我的艺术、学术研究和社交能力都有所施展和提升。
因此,这个故事是有逻辑性的。它层层推进,搭建起了我的人设——默默无闻时培养能力、一个人做实事;机遇来临时,在人群前一展身手。于是,我厚着脸皮、很浮夸地讲,这个故事可以称作“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没有前两年的厚积,就没有后两年的薄发。

曲折变化的四年,在几段文字中被呈现出来。在逻辑架构与描述性加工的帮助下,故事变得有顺序、有层次、有情怀,积极励志、合情合理。事实呢?

真的像故事所说的那样的光彩吗?

实话实说,在地下室住着的日子里,我内心也常常孤独、惶恐,不知前路在何处。


现状

升学竞争激烈,人设是关键
大学申请文书也是通过前文中的逻辑架构和描述性加工,把学生的行动转化成一个逻辑清晰、情怀深厚,并且能在三分钟内读完的文章。很多时候,优秀的文书不需要展现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学生的、专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最终表现出:学生是谁,学生的精神是什么?

这,就是我所说的人设。

因此,人设并不是简单的“我关心社会”,“我喜欢科研”,“我热爱艺术”。以上三种,都是外部圈层的人物属性。

而人设则不同,它更为深入,它关乎人物的核心精神、价值、原则。

如今,中国学生越来越出色,分早已不是最重要的录取标准,而是进入名校的基本门槛。

我们做个假设:我手拿着自己的申请材料,把自己的名字换成一个朋友的名字。这个搭配,如果看着也合适、也能说得通,说明我的人设还没有表达清楚。
在招生官眼中,我就和千千万万的张三李四一样,形象不够整合、立体、独特。
学艺术的人多吗?做科研的人多吗?

做公益的人多吗?

太多。

然而,有多少申请者能真正做出水准,做出故事,再把故事讲得漂亮呢?

不多。

很多时候,我们太过关心“做什么事”这个问题,却很少思考“为什么做”“做什么人”这两个问题。结局是什么?申请者蜂拥而上,都去做辩论、公益、模拟联合国这类课外活动,却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出成绩、写出门道,高分低录也不足为奇。

毕竟,大学招生的本质,不在于招一堆简历,或是一群课外活动的业绩。

在于招录一群有潜力,有思想,有价值取向的青年。“人物”是关键,“事情”也不过是展现人物的窗口。

案例

人设搭建,有三个要点
“你会用哪三个词形容自己”——说故事

一年多前,我在申请杜克大学时,面试官回了我这样一个问题:“你会如何用三个词形容自己?”这道题的关键,不仅在于这三个词,更在于三个词背后的故事。如果我说我是一个坚韧的人,我就需要准备一个、甚至几个能表现出我坚韧精神的故事。

为什么?

因为关键词的列举很难让人记住,无法产生共鸣。再者,谁都能夸夸其谈。唯有真情实感的故事,能够动人、使人信服。

“你是领导者,还是参与者”——说个人

今年一月,我申请了杜克在底特律的一个暑期实践项目,我回答了这样一个有些独特的问题:“在团队中,你是领导者,还是参与者?”很多学生的条件反射是:肯定要说领导者。Leadership领导力,是很多美国大学非常看重的。

然而,若是我不论三七二十一,一口咬定自己是领导者,却不能给出合情合理的实例佐证,只会显得做作。其实,无论是领导者,还是参与者,都是团队的重要组成部分,都可圈可点。

后来有家长问我,那“参与者”的价值在于何处?如何说好一个“参与者”的故事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高三时,我在校报中工作了一年,顶多只能算是一个刚入职的普通员工。但这一整年里,我非常卖力地干活,撑起了专题栏目的艺术内容,校报也被称赞“从来没有如此漂亮过”。故事的核心,在于“智者弃短取长,以致其功”,发挥特长并坚持做实事,为团队创造最大的价值。这就是“参与者”的故事和意义所在。

 

正因为主人公就是你,故事必须与你的核心价值相匹配;一乱,就满是破绽。

不必牵强去做所谓的“强者”,不必追求“申请潮流”,不必揣测招生官喜欢什么、想看什么。

无论是社会责任感,还是团队领导力——你若有,就卖力地说;你若没有,就不要生搬硬套。

“你为什么想做投资银行家”——说整体

这第三个案例,是一位在高盛投行部门工作的学姐与我分享的。她说:“为了回答这个‘为什么’的问题,我把自己过去好几年的故事都串联起来说,最后得出了指向性很明确的回答,反复练习,直到使人信服。”“为什么”的问题,很不简单。

想要回答好这个问题,需要结合个人的成长经历,把之前的心路历程串联起来,树立起自己的个人设定——我做过哪些相关活动,经历了怎样的成长,变成了怎样的人。综上所述,我特别想做投行,也特别适合做投行。

一个回答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它结合个人故事、自我反思、未来追求、职业规划等等,塑造出一个完整的逻辑链条,展现出一个立体的人物。以故事为出发点,以反思、提炼、展望为核心,以人物设定为结局,回答不仅条理清晰,而且有很强的导向型和指令性。

综上,故事、个人、整体三者结合,人设自然会清晰起来。

实操

此刻起,你该如何破局制胜
理论之余,作为申请者,你该具体做些什么呢?实操上,两条逻辑链是破局制胜的关键。

微观上观察observation+观点point of view+行动action。

宏观上点成线,线成面,面成体。

(小编说:这方法论厉害了…)

什么意思?我们举一个例子:我高三时做公益,每周三都会带领一群九年级的学生在学校厨房做饭做菜,再把做好的食物送给救助站的人们,与他们一同吃晚餐。

假设,我在与一个救助站员工交流的过程中,突然有所感动——我观察到情感波折,这是“点”。细微之处,生活动人,我们需要时刻留意观察,认真记录。接着,我思考我为什么会感动?或许,我感动于她看尽社会挫折,却很平淡的乐观——我开始反思自己,开始学习他人。

更进一步,在一整年的公益中,我经历了怎样的成长——我开始把行动和个人相结合,有整体性地看待公益这一话题,这是“面”。

除了公益,还有其他哪些事情,也驱使我做什么样的事,成什么样的人——回首反思,我串联多件事情,结合多个面,把我的个体展现出来,进而形成“体”。

以上,观察引起思考,形成观点,触发行动。

细节为点,事件为面,人物为体。

这理论很好懂,但也只有坚持自我提问,才能有好结果。


后述

被拒绝后,我的沮丧与释然
人是有设定与品性的,大学也是。我在进入大学后才逐渐理解,不同大学,即使排名接近,文化与精神也是很不相同的。如果你与梦想中的大学不合适,怎么办?之前,被排名更靠前的一些学校拒绝也使我懊恼失望,这是人之常情。

而如今,我想得很开了。一方面,我很爱杜克大学,感激它为我提供的一切;另一方面,我在杜克很适应,杜克的风貌与我的性格也相融甚好。反之,我若是进入了其他学校,在精神上也许没有如此好的契合。

我觉得这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或许我不配,无论怎样,我已经不去多想。我感激杜克对我的信任,也欣喜于自己入学后的成长,以及这闲不下来的冲劲儿。

你我都需要向前看。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