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平权运动不平等? 7个实情告诉你真相

0
6727

周三美国最高法院对艾比盖尔•费舍尔(Abigail Fisher)和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之间的争议举行听证会。这场听证会可能会终结大学里的种族平权运动。作为原告的白人费舍尔表示,自己没能进入该大学的原因是因为种族的原 因,尽管之后新闻机构ProPublica分析认为她的落榜跟种族完全无关。

据美国思想进步网(thinkprogress.org)9日的文章分析,大学种族平权运动的反对者的声音表示这个政策既没有体现平等,也没有起什 么作用。但是,根据社会学家的说法,他们的理由容易引起误解,而且也并不准确。至少以下7个反对大学种族平权运动的论调经不起认真探讨。

1. 人们不相信有色人种学生的成绩是完全靠自己的能力取得。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如果白人学生认为有色人种学生不配进入高校,这是种族主义态度的错误,而不是种族平权运动政策的错,而且大学招生中,种族只是诸多考量因素中的一 个。纽约法律学院(New York Law School)教授以及种族平等项目主任德波拉•阿切尔(Deborah Archer)上周在一场讨论中曾表示:“我们都知道少数族裔学生在种族平权运动之前就会遭遇歧视,如果没有平权运动,他们还将继续遭遇这种歧视。认为少 数族裔学生没有资格,并且因此给他们打上下等的徽章,其实是一种种族歧视行为。”

其实种族平权运动在让大学多样化上起到了足够的效果,实际上也能更有效地消除种族歧视行为。研究已经证明在缺乏多样化的大学,学生们会体验到更孤独 的感觉和更消极的刻板印象,以及更多的仇恨犯罪行为。种族上的孤立还会提升“成见威胁”,这会给少数族裔学生带来更大的压力,迫使他们在学业上有更好的表 现来对抗负面的刻板印象,而且有研究显示,这种压力实际上会给他们的学业带来负面影响。

2. 非裔和西语裔学生不能在精英大学取得成功。

种族平权运动的反对者表示,非裔和西语裔的普遍教育程度让他们很难在精英大学有足够的竞争力。但是事实证明,少数族裔学生也能够在精英大学取得成 功。社会科学网络(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2014年的研究还现实,有色人种学生的表现其实要更出色。

3. 种族平权运动对亚裔学生的不平等对待。

如果大学试图将亚裔学生的数量压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这当然是不平等的。虽然所有冠有“亚裔”字样的学生通常会被认为在经济和学业上都占据一定的优 势,让很多反对平权运动的人认为他们不需要这一政策,但是实际上呢,亚裔群体所含的其他小群体还有很多的确面临着经济障碍,而且他们也比其他族群的受教育 程度要低。

“亚洲和亚裔学生跟其他人一样能从平权运动中获益。不管什么时候允许学校对学生进行全面审查,受益的都是学生。”阿切尔说道:“对亚洲和亚裔学生来 说尤其如此。不是所有亚洲和亚裔学生都能够接触到高质量的教育。比如柬埔寨、老挝的学生学习成绩就比不上韩国、日本或者中国学生。”虽然亚裔常常被认为反 对种族平权运动,但是实际上,加州69%的亚太裔都投票对这一政策表示了支持。

4. 提升校园种族的多样性不足以让学生来支持这一政策。

事实上,美国大学和基础教育学校中,学生更加多样化,出现种族歧视的情况就会更少,而且能让他们培养出更出色的批判性思维以及更优秀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多的跨种族之间的交流和沟通,让这些学生不管是学业还是个人发展上,都能有更好的成长。

5. 该运动会带来只招入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的有色人种学生的后果。

种族平权运动反对者表示,如果这一运动真的有效,那么在有色人种中,相对富有的一群入学率不如那些低收入人群。但是,要注意到的是,达到中产阶级标 准的非裔和西语裔家庭其实还在受到各种形式的歧视,而且总体上看,他们仍然不如白人家庭富有,就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来看,他们仍然是弱势群体。

另外,2013年《美国教育研究杂志》(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一份研究也指出,社会经济地位的不同会让学生中出现更多的跨种族的交流。

6. 种族平权运动其实也是一种种族歧视,因为如果公平,只需要依照学习成绩来招生就可以了。

实际上,大学招生有很多方面的考量都与学习成绩无关,比如运动水平、课外活动表现、对学校的认可度等等。种族背景也只是其中一个考量而已,就像宾夕 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助理教授利利亚纳•M•加斯(Liliana M. Garces)说的一样:“种族身份的辨认对学生来说是必要的,这只是在招生过程中用来辨别他们身份的手段。”

7. 种族平权运动用在社会经济地位上也能取得同样的结果。

一些反对种族平权运动的人坚持认为社会经济地位因素的影响和种族一样,但是实际上,虽然种族和收入水平有一定程度的联系,但是如果将平权运动用于社会经济地位,大部分低收入的申请学生仍然会是白人,那就对于学校的多样化没有任何意义。

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教授加里•奥菲尔德(Gary Orfield)就表示:“种族和贫穷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他们可能会有所重叠,但是采用收入水平作为标准的话,对于促进种族和谐共处没有好处。”

2015-12-10 07:31 来源: 侨报网 【侨报网编译张杨12月10日报道】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