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是开启留学生“毒瘾”的大门? 留学生离大麻究竟有多远

0
568

从2018年1月1日开始,美国加州“娱乐用”大麻全面合法化。这意味着加州任意一位年满21周岁的成年人,都可以种植、购买或者服用大麻(制品)。这个法案的通过不意味着争议地平息,不少留学生家长更是担心触手可及的毒品成为摧毁孩子们的诱饵,不少留学生也坦言在美国尝试过各种形式的大麻或者毒品,但无论个人体验、上瘾程度还是针对大麻的态度和观点,也是各有不同。

留学生小樊是一名博士生。她表示,在美国读博士、做学术的路很辛苦,也非常孤独,从博一下学期开始,她开始习惯抽烟提神,毕竟咖啡喝多了就没有效果了。在期末压力过大的情况下,如果咖啡或者含有咖啡因饮料喝得太多,还会胃痛,所以她就只好开始试着抽烟。希望自己能够放松休息一下的时候,便会抽一些大麻,毕竟高强度脑力劳动后,并不是躺下就能睡得着的,不知不觉,大麻已经逐渐成为她生活中的一个必备精神寄托。即便是没有论文、没有考试的日子,一下子闲下来的感觉更让她觉得空虚,长时间与学术为伴,即便是有喘息的时间,也很难融入其他本科、研究生的中国留学生圈子,倍感寂寞的时候,小樊也逐渐尝试过一些其他比较常见的物质——笑气,Molly,RSD以及Ecstasy。但对此,小樊内心深知自己正徘徊在危险的边缘,因而的从未敢向国内的父母亲人提及过她的经历,甚至自己的孤独感也很少向他们提及。

她坦言,这些不同的物质,带给人的体验也是不一样的,有些即使号称对人体的反应非常轻,但是尝试了之后感觉非常奇特,甚至有些可以产生一定程度的幻觉,非常放松,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每天切身感受得到的孤独感,然而麻痹过后她往往感受到加倍的空虚,就像是越来越大的黑洞,正在将她吞噬。一年后的小樊,也勇敢地在国内密友的不断鼓励下,走进了学校心理健康资讯中心,开始接受咨询服务。

不过对于有些同样尝试过大麻的留学生来说,体验并非深刻到产生如此深厚的精神共鸣。邵同学表示,第一次尝试大麻反倒不是在加州,而是寒假在荷兰旅游的时候,在一家出售大麻蛋糕的商店里,带着猎奇和冒险精神想要感受一下“咬一口”大麻是什么样的感觉。然而一口下去,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接下来品出一些大麻烟草味道后,大概过了一会开始出现身体和精神模糊、漂浮的感觉,脚底下像是踩了棉花一样后也出现了短暂的断片,感觉并不是很好,反而觉得第二天很累,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吸食大麻印象不是非常令人难忘,甚至有些不适,之后回到美国后也有朋友在聚会的时候偶尔邀请,邵同学便都拒绝了。但令她觉得很不舒服的是那些拒绝不掉的时候,邵同学居住的公寓的其中一个卫生间的与隔壁邻居的二层的卫生间公用同一个通风口,因为曾经尝试过大麻,所以知道那个的味道,她在自家的卫生间经常可以闻到浓浓的大麻气味,但是现在娱乐大麻在加州是合法的,人家邻居在自家抽大麻自己也没有办法干涉,但是每次在卫生间里闻到大麻的味道,邵同学还是会感觉阵阵头晕、恶心,尽管她也不确定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身体上的不适,总归她只有像忍受二手烟一样被迫在自己家“吸大麻”了。

对于曾经在美国参与过加州大麻合法化政策研究项目的郑小姐表示,当时学校实验室是将从华盛顿州监狱、普通学生尿样与加州本地学生尿样进行对比,研究的结果和目标是,希望推动娱乐大麻合法化,来降低民众获取大麻的难度,从而降低对其他对身体伤害更大的“非法”毒品的接触和摄入。郑小姐表示:“在2014年至2015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致力于推动这个项目的研究和立法流程,当时出于研究项目的需求,我当时经常出差到华盛顿州的一些监狱进行采样调查,因为早在此前华盛顿州娱乐大麻早已合法化,且距离加州比较近,所以称为我们提取样本的重要试验基地和借鉴范例。不过,从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说,到监狱里看到那些长期吸食毒品的犯人的经历让我永生难忘,在他们的眼神里,是空洞、绝望,仿佛面前看到生物已经不是鲜活、灵动的社会中的人类,而是被毒品彻底吞噬掉灵魂的躯体。

三年过去了,我们的研究成果不言而喻地推动了政策的方向,当时负责整个的项目老板得到了晋升的机会,离开加州到而来纽约,就职于更有影响力的政策研究机构,我也随着原来的老板投入了新政策项目的研究, 不用再继续接触这些长期吸食大麻、毒品的样本令我感到轻松了很多,不过每每回想起在监狱里看到的那一张张面孔,仍会不禁觉得毛骨悚然,出于对他们的悲悯也出于对所从事的政策研究工作的更深层次的反思。”

加州职业心理职业心理学院临床心理咨询教授常博士表示:“从生物医学的角度来说,目前已经有研究表明,对比吸食过大麻和没有吸食过大麻脑部结构扫描图像结果显示,长期吸食大麻的人眶额叶皮层(Orbital Front Cortex)更小,与其相对应的表征则是缺乏对事物的敏锐度,包容心、同情心以及活力。当然,尽管这并不能充分、科学地说明大麻与该类表征的直接高度相关性,但众多观察对比研究表示,长期吸食大麻会让人失去斗志,变得萎靡,而且这种变化在青年男性群体中表现得更为显著。”

洛杉矶县警局局长麦克唐纳

洛杉矶县警局局长麦克唐纳(Jim McDonnell)在圣盖博谷公共事务联盟会议上发表演时表示:大麻合法化不仅仅没办法达到当时立法者所希望达到的增强管理和减少大麻黑市的目的,因为根据历史统计,大麻合法化不会降低其黑市交易,且会带来更严峻的社会问题。首先,现在我们所接触到的大麻已经不可与上世纪60、70年代的大麻相提并论了,现在的大麻纯度非常高,当年的大麻中THC含量只有1.5%,而现在已经提纯到了20%,成瘾性更高;并且随着娱乐大麻合法化后,青少年接触大麻的几率迅速上升。

有研究表明,15岁青少年吸食大麻,会对大脑结构造成物理性的、不可逆的损害。更糟糕的是,娱乐大麻合法化,并没有阻止地下黑市的存在和扩张。科罗拉多州(State of Colorado)是全美最早实现大麻合法化的州之一。数据显示,2015年,科罗拉多州年轻人吸食大麻居全国之首,而大麻引发的医疗救助和急诊室访问则从2011的6300多起,增加到2014年的1万1000多起。很多大麻合法化的支持者都认为,合法化之后,民众就会到合法的商店购买大麻,保证安全性,增加政府税收,然而科罗拉多的经验却显示,地下非法流通的大麻并没有减少,毕竟政府对大麻收税很高,地下大麻更便宜。”

此外,麦克唐纳表示:“另外一个非常严重的立法漏洞——加州对酒后驾车的酒精含量标准有严格的标准,但对于人体中的四氢大麻酚(THC)却没有明确标准,因此有些人吸毒后驾车,警察只能根据驾驶人的神志等方面来判断,导致很多人吸食大麻后开车却不用承担后果。”

2018-05-02 21:19 来源:侨报网    作者:聂达   编辑:康博思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