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中国菜 – 吴楷文

0
5743

2016南外學生週記

来美国快三个月了,我想念中国菜的程度竟然比想念父母更甚(对不起爸爸妈妈,这是真心话。。)具体表现为:无聊的时候列菜单然后发到网上,祈求闺蜜给我拍美食的照片(她们居然也拍了不少,馋死我了),还有把《舌尖上的中国》纪录片翻出来重看。

其实仔细想想,我在中国的时候也并没有如此“迷恋”中国菜。我以前喜欢饺子的程度充其量也就是中等,也不是特别喜欢韭菜,但是最近却特别想吃春韭馅饺子。我以前嫌弃茨菇的味道苦,但这时候特别想念茨菇烧肉的味道。甚至,我已经开始想念米饭和粥了。相反的,我在中国最喜欢吃的东西之一就是披萨了,但在各种牌子的披萨轮番轰炸之后也渐渐对披萨失去了兴趣。同样的理论也适用于汉堡、牛排、三明治、意大利面等等等等。

食物总是能反映一些现象背后的事。比如,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至少我开始想家了。再比如,烹饪总能表现出一个人的生活方式。甚至,食物也能代表一个地方的文化。

打个比方,我的第二个住家就尤其喜欢烹饪,总是变着花样地搜集各种食谱来尝试各种菜肴。自制面包,炸鱼排,自制啤酒。他们的生活也是这样,充满享受,也十分注重品质。在一家人一起做一道菜的时候,家庭的温馨的氛围也就凸显出来了。这点有点像中国人的作风——吃饭总是要一家人一起吃。家庭的气氛,就在做饭和吃饭的习惯中体现出来了。

当然,在美国,家庭的这种隆重聚餐或许还算少数,真正流行的是“快餐文化”。在这种快节奏的生活里,吃饭也可以变成一件很简单的事——披萨外卖,Jimmy Johns三明治,基本就能对付一餐。我也算是领教过如何五分钟做出一道简单的菜。吃饭,有时是一种daily routine,有时是一种情感上的联系和寄托。

我记得初一时我来美国,第一次接触到美国的食物,当时的想法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肉类为主的饮食给了人们热情的生命力。但我现在要加一句,有时,一方人也可以养一方水土——人们的生活习惯和性格,也在塑造着当地的美食吧。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