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和弥撒 – 王恒之

0
2886

2016南外學生週記

周日中午又和住家去了一次教堂。第二次了,就没有头一回东看西看的好奇,以及惶惶不知所措的尴尬。虽然各种各样的仪式我还是没有懂,一会坐一会跪,隔一段时间还要起身唱歌,但是大概知道要干嘛,就依样画葫芦跟着别人学,至少没让自己出丑。弥撒的内容只有一小部分在神学课上听闻过,剩下的就都是佶屈聱牙的祈祷,还有虔诚难懂的颂歌。实在听不懂了,我就只好四处张望,观察我身边的人。

之前一直以为,宗教是严肃的,古老的,不容嬉笑的。把这些形容词堆叠在一起,几乎就可以肯定,弥撒不太可能吸引年轻人,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一群脚踩耐克身穿阿迪的同龄人会耐心听佛经。但是我四处看过,却发现不少和我年岁相仿的听众,煞有介事地坐在木头椅子上聆听。于是我第一时间就猜测,这一定是他们不得不参加的活动。

很自然我就想到了学校里的神学课。一群十几岁的同学哗啦哗啦翻着晦涩的圣经,讨论那些神秘的预言和神话——至少这是我的想象。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上课内容绝不局限于先知们的顿悟,以及古老王国的兴衰。更多时候,上课内容是和现实紧紧联系的。先知们所表达出的上帝的智慧和思想,对当今的社会也是有启发的。尽管身边都是同龄人,但讨论时却依旧很热烈,经常是七嘴八舌到老师不得不请大家把手放下。

神学貌似是必修的,所以每个人都要学。但如果他们真是被迫的,也许我看到的就只会是一群人哈欠连天,磕磕巴巴地复述圣经故事,而不是一片举手把我包围的课堂。那么就奇怪了,这种严肃的话题是怎么吸引大部分人的。

周日在教堂,一片安静之中,突然划出一阵哇哇的啼哭,还有就是匆忙向外走的脚步。这个襁褓中的婴儿一定不理解自己在干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十年之后,这就会变成他生活的重要一部分。这两周接触的人几乎都有同样的信仰,不难想象,在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也一定会受到熏陶。也许一开始只是被迫接受宗教,但随着时间变化,这就逐渐成了他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过程伴随着对宗教逐渐的认识,并且接受理解,最终作为终身的信仰。让我新奇的是,神学课绝不只是对上帝的顶礼膜拜。其中传递的,还有一种文化中含有的为人处事,看待世界的哲学。宗教,也许就是文化对这个国家人们影响的一种形式吧。

很有可能一些人真的是被逼着去的,但我觉得,更多人应该是自愿的。突然就想到神学课上,老师一个猝不及防的问题:中国有专门纪念孔子节日吗?人们会在那一天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去怀念他吗?也许有吧,不过可能没有圣诞节这么隆重盛大,以至于放一个长假。之前看过一些文章,觉得许多中国人都没有信仰。但这次教堂的经历,倒是对自己有点启发。一种古老的文化,总会通过某种形式影响身处其中的人。就像西方文化,以宗教的形式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思想。那些古老的故事绝不只是考试范围,而是和他们有紧紧的联系,所以严肃的教堂也能有年轻人。也就像中国的文化,也许在现代没有很强烈的,像宗教一样的表现形式,但它一定影响着无数人的思想。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