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堪萨斯  —— 王恒之

0
3271

周五的历史field trip 我们去了堪萨斯城。凌晨五点在学校集合,再经过四小时的颠簸,真正到达的时候我已经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之中了。路上我睡了两小时,先前漆黑一片的天幕,睁眼时已是一片透亮,于是我起了那么早,还是没看到日出。

我们先是去了一个一战博物馆。讲解员看着像是五六十岁的样子,但他身体里却像藏了一个能量泵,拿着个激光笔,在一百年前的军装旁边手舞足蹈。然后是战壕模型,各色武器,以及古老的征兵海报。沉痛的历史被他用诙谐的方式讲述,但听罢还是咋舌一战的残酷。博物馆之行结束就差不多是午饭了。

下午我们去了杜鲁门纪念馆。我倒是没看到多少展品,但那里绝对独特。工作人员帮我们创设了一个情景——二战马上要结束了,但日本还没投降。我们作为美国政府的“官员”,要在一起商讨对策。早已解禁的文件就放在我们眼前。我们看到的,了解到的,就是70年前那些掌控世界领导人们办公桌上的绝密资料。一开始我还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半个多小时以后就渐入佳境,仿佛自己真就是看着绝密资料的高层官员。Wang-2

一个小时紧赶慢赶看完了一垛子纸,有些只是瞄一眼第一页的梗概就放在了一边。纸上模糊难辨的字母也让人恼火,左看右看才艰难拼出了单词。终于是向我们的“总统”汇报的时候了。我的角色是一位负责研究原子弹的科学家。本以为自己的任务就是扔颗炸弹,但一个小时里突然就有了一大堆问题:扔原子弹道不道德,该往哪里扔,什么时候扔,该不该和其他国家分享信息……完全想不到的问题都堆在桌上,还有各种解禁的请愿信。我慌慌张张做完笔记,听完“汇报”,就开始了讨论。小小的房间刚开始就已经火药味十足,桌对面的“同事”们吵得不可开交,还有人不停用比喻,急的人上火。好长时间我才找到说话的机会,但很快屋子里又吵了起来。大家扮演的极认真,恐怕都忘了自己是21世纪的高中生。我也好像回到了风起云涌的40年代,千万人的生命全部悬在我们的一念之间。

整场讨论我都插不上几句话,到最后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把自己笔记上的东西一股脑说了出来。之前以为向日本扔颗原子弹没什么好多想的,反正他们大势已去。但自己亲身经历过了一次压缩版的讨论,才知道背后曾经有这么多的问题,才明白原来有这么多人在幕后为了自己的国家而辩驳。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