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 王恒之

0
2494

2016南外學生週記

周六给住家妈妈帮忙布置一个婚礼的花饰,一束又一束塞满了整个车。似乎婚礼的主角们对郁金香有种偏执的热爱,以至于从教堂到餐厅,到处都是金黄的大花苞。我也第一次注意到,这些花都又开了。

IMG_0456花束设计得很精巧。金黄的鸟笼里绽放着我叫不上名字的粉红的花,簇拥在郁金香的叶下,几束嫩枝随意地钻出繁复的镂空花纹,带着一些就快冒出的嫩芽,恣意长成春的第一尊雕塑。枝蔓繁花之间,栖着一只惟妙惟肖的小鸟,长长的天蓝尾羽轻触着还没有绽放的郁金香,站在牢笼顶端,好像这鸟笼本就应该关住花草。这样的装饰一共有几十个,全部都是住家妈妈前一晚奋斗到凌晨两点的杰作,所以我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把它们从车上移到大厅里。在乌云还来不及卷集的正午,阳光照得它们流着金光,从半透明的花瓣之间散出几阵幽香。

全都布置完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我一下躺倒在我乱七八糟的床铺上,思考接下来该干什么。稍微抬头,穿过上下床的黑色漆柱,我好像能隐约看见窗外小树上的几抹绿了,但是没戴眼镜,看的也不确切。真等我拖沓着脚步挪到床边,才惊觉嫩绿早就已经肆意地弥散了。沿街的几株不知名的树挂满了白色的,微黄的小花,就连小花园里比房子还高的古木,也抽出了几个骨朵。上一周画画时候,窗外的所有还是一片萧索。整个一周我都因为考试埋头读书,全然没有注意到门外的绿意。

IMG_0451不由得想到刚到时的寒冷。那时白天还很短,早上去上学的时候还有几点星星,嵌在深蓝和橘黄大渐变的穹幕之下。干枯的树枝没有一点光亮,像是茕茕孑立的剪影,站在绚烂的背景之中。一月初有一次出去买东西,住家妈妈和我说,等到三月树叶就都长出来了。我抬头看看那时候还光秃秃的大树,觉着三月实在是太遥远了。二月份住家爸爸又和我说了一次,等到三四月份,院里的树上就有花有叶了,那时候就会漂亮许多,我看看窗外的枯枝,觉着还是太远了。可突然就在一转眼,春天就猝不及防的来了。正感叹春天来的太快,才恍然惊觉,冬天的肃杀已经是一两个月前的故事。所以倒不是春天来的太快,应该是时间跑的太快了,一下就冲到了本就应该是春天的三四月。也许忙碌快乐的时间就会过的很快,不过我还是幻想,接下来与这座城市相伴的欢乐时光能流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