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青铜时代 海归故土筑梦

0
397

2017 年中国留学人员回国服务工作部际联席会议11 日介绍,截至2016 年底,中国大陆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265.11 万人,其中2016 年回国43.25 万人,中共十八大以来5 年回国人数占到70%。

会议重点研究破解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创新“六难”问题, 同时聚焦“高精尖缺”、“中国制造2025”、“双创”,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智力支持。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出国留学从“精英化”逐步走向“大众化”,海归已从“黄金时代”逐步进入“镀金时代”,现在已步入“青铜时代”,海归“去光环化”将成必然趋势。

治水土不服 多部门助海归破解六难

当初,为了获取新知、挑战自我,他们选择出国“镀金”;如今, 为了追逐梦想、成就事业,他们回国创业。目前,中国已形成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显示出强大的“人才磁铁” 效应。

中新社报道,截至2016 年底, 中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265.11 万人,其中2016 年回国43.25 万人; 高层次人才引进,通过“千人计划” 引进6000 多人,各地引进人才5.39 万人,教授层次人才数量是1978 年至2008 年引进总量的20 余倍。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有报告数据显示,2017 年的归国人数预计突破60 多万,这个数字将明显超过今年出国留学的总人数。

截至2016 年底,省部共建留学人员创业园49 家,全国留学人员创业园347 家,入园企业超过2.7 万家,7.9 万名留学人员在园创业。与此相对,“永居难、落户难、子女入学难、开户融资难、优惠政策享受难”等问题犹存。

会议介绍将从以下方面着力: 要完善政策措施,构建更积极、更开放、更有效的引才制度体系,重点解决留学回国人员“六难”问题, 放宽外籍人员持股、出口资质等限制。要健全公共服务体系,整合服务资源,创新服务方式,简化服务流程,重点解决“知识产权应用和商标注册难”问题,服务留学回国人员创业创新。要加大留学人才引进力度,积极配合中组部做好“千人计划”工作任务,继续实施“长江学者”“百人计划”等项目,吸引高层次留学回国人才为国效力。要鼓励支持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创新、为国服务,加强对各地留学人员创业园的指导,开展留学人员回国创新创业启动支持计划,大力实施海外赤子为国服务行动计划。要加大宣传力度,加强创业指导,加速留学回国人员文化融合,让留学人员回国从“水土不服”到“落地生根”。同时加大对中西部地区引才的支持力度。

据了解,留学人员回国服务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建立于2013 年, 原则上每半年召开一次例会。成员单位有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家外国专家局等12 个部门。

深圳成海归眼中最有魅力一线城市

深圳已经孵化出了腾讯、大疆等诸多知名高科技公司,这座创新、创业之城也吸引着越来越多海内外人才到当地发展事业。领英(LinkedIn)近日发布的“中国职场全球化榜单”显示,深圳职场全球化指数中国第三,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值得一提的是,深圳超越北上广,成为唯一进入“海归吸引力指数”前三的城市(杭州第一,南京第二)。

深圳《证券时报》11 日报道, 领英的大数据显示,2016 年毕业后选择回国的留学生数量比2010 年增长了4 倍多。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对海归的吸引力远远大于北上广:去年领英平台上深圳的海归流入流出比高达2.35,为一线城市中最高,是北上广深中唯一进入海归吸引力指数前三名的城市。

领英数据显示,深圳聚集了除北京、上海以外中国最多的国际化企业。同时,领英针对外籍人士的调研显示,外籍人士眼中深圳是中国最具国际范儿城市前三甲之一。可见,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多元的文化以及浓厚的创业氛围正不断地吸引着国内外高端人才到深圳就业。

海归为何青睐深圳? 其实, 为了吸引海外人才,深圳早在2011 年就推出了引进海外高端人才的“孔雀计划”。2016 年,深圳还出台了“促进科技创新”、“支持企业提升竞争力”、“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等政策,以优化综合创新生态体系,打造创新创业生态区。

领英中国副总裁王迪表示,晋升机会和更大的舞台是吸引海外高端人才回国就业的主要诉求,“一个全球化的城市,会吸引和留住更多全球化的人才,而更多全球化人才的加入,也会加速城市的全球化进程。”

留美学生:花400万留学 回本不知何年

在美国留学8 年,吴凯曾铁了心毕业后要留在美国。最终他却选择了回国。“我相信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吴凯说,他希望自己的经历能让那些打算送孩子到国外读书的家长更理性一些。

“我快忘了妈妈长什么样”

《广州日报》12 日报道,刚到美国,吴凯还是一名17 岁的少年。开启的大学生活并没有给他带来想象中的兴奋。“我的英语口语算不错的了,但专业课还是非常吃力,像听天书一般。”吴凯前半年最怕的就是小组讨论和回答问题, 他感觉有些吃不消,他只好又专门上了一个课外培训班。

课堂上,吴凯感受到一种无形的隔阂,上课时都是留学生坐在一边,本地学生坐在另一边,白人学生坐在一起,黑人学生坐在一起,作为班上仅有的一名华人面孔,吴凯感受到了孤立。

一次在分组讨论时,没有人愿意和吴凯分在一个组,他希望加入另外一个南美和非洲学生的组,但也遭到拒绝。那段时间,吴凯情绪低落,有了退学的打算。他向学校的华人留学生组织寻求心理辅导,在几位学姐的鼓励下,才放弃了退学的想法。

吴凯有一次专门问了几名美国学生,为什么对中国留学生有偏见,对方的回答是中国学生不守秩序, 喜欢开豪车炫富。但在吴凯看来, 这是他们傲慢的偏见。“在美国校园里,开豪车的中国人很少,我认识的中国留学生,素质都很高。”

读了一年大学,吴凯发现自己的交往圈子还是中国留学生,没有一个美国朋友。“可能因为文化的原因,中国留学生周末会一起做饭吃,唱K。”

在美国4 年,父母只来看过他两次,“我快忘了妈妈长啥样了。我连想他们的时间都没有了。”

一天收到三封拒绝信

大四这一年,吴凯曾经连续3 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每天都是在图书馆、宿舍两点一线,毕业论文开题报告交给导师后,导师觉得选题没有新意,反复更换,他的第五个选题才被老师认可。

与论文同时进行的是找工作。吴凯唯一的优势是英语口语不错,但这在美国根本不是优势。最频繁的时候,吴凯一天有4 家单位的面试,上午、下午各两场。但面试对他来说是一件特别打击自信心的事,有时,他一天会收到3 封拒绝信,到后来他不敢点开邮件了。

2013 年7 月,他去面试一家名叫金融数据分析公司,刚把自己的简历念到一半,坐在他斜对面的面试官就让他停下,说面试结束了。“没给任何理由。”那半年,吴凯整整瘦了30 斤,父亲也每天几个电话催问他工作和论文的事情。父亲要求他留在美国,母亲则支持他回国。

为工作签证而疯狂

如果要留在美国工作,就必须取得 H-1B 工作签证。 H-1B 工作签证每年有6.5 万个,还有2 万个给硕士以上学位的留学生 ,加在一起是8.5 万个。2016 年,中国学生的中签率是8.4%,首次参与抽签中签率更低,在5% 以下。“研究生中签率高一些,大约是33%。”

“H-1B 抽签真的是决定命运的时刻,抽中了,皆大欢喜,可以接父母过来美国旅游一趟,抽不中,整个前途都会蒙上阴影,连死的心都有了。这意味着,你可能要在一年之内离开美国。”2013 年,吴凯在第一次抽签中落选了。左思右想, 他不得不申请继续去读研究生,这是他最后留在美国的机会了。“很多留学生原本没有打算在美国读研究生,但因为研究生的H-1B 中签率会高很多,所以,不得不选择去读研究生。但读硕士,每年又要花40 万元(人民币,下同)。”

“我相信回国是正确的选择”

2015 年,吴凯硕士毕业。这一次,他决定不再申请H-1B 抽签,他要回国。吴凯发现,如今海归的含金量在下降,如果应聘的是一份并不注重海外经历的工作,留学生的优势反而会成为劣势,因为海归没有在中国工作的经历。

但吴凯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中国现在机会非常多,起点低一点不是问题,总比待在美国当边缘人要好。“我相信回国是个正确的选择。如果我的工作经验不够, 可以积累。”

吴凯经常在报纸上看到这样的报道:“留美花费500 万元,回国后月薪仅5000 元”。虽然父母从来没说过让他找份好工作来“回本”,但吴凯常常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回本” 。“我看这辈子是没戏了,我在美国8 年花了400 万元,我什么时候能挣到400 万元?”

如今,吴凯在香港找到一份工作,因为他的父母在香港。他的目标是将来能找到一份月薪3 万元以上的工作。说到8 年的留学经历, 吴凯长叹一口气:“现在家长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前一定要想清楚, 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国外?为了面子还是为了让孩子将来挣更多钱?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是否真的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