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时代”来临,中国应未雨绸缪

0
1794

1978年,当时的中国刚刚走出文革,高考制度刚刚恢复,邓小平就以大政治家的 气魄,提出大量派遣留学生赴海外深造。邓小平指出,我赞成留学生数量增大……要成千成万地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当时,中国和西方国家在经济水平、生活环 境和社会条件上有巨大的鸿沟。许多人担心,这些留学生一去不复返。邓小平说,你们不要怕跑,就是跑了十分之一,还有十分之九。如果派一万人,跑了一千,回 来的还有九千人。事实证明,邓小平是对的。

中国教育部最近发布的年度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数据显示,年度出国对回国人数比例从2006年的3.15:1下降到了2015年的1.28:1。 1978年到2015年底,已有221.86万人完成学业后回中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79.87%。换言之,从1978年到今天,约八成的留学生学 成回国。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这也预示着,中国将从世界最大的人才流出国,转变为世界最主要的人才回流国,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

海归潮的形成,原因多样。从美国角度看,美国就业压力持续紧张,工作名额僧多粥少,“回国发展”已成为越来越多中国留学生的选择。然而,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留学生们希望能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熟悉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人都知道,留学生对中国革命与现代化的贡献巨大。从周恩来、邓小平等政治精英,到钱学森、周培源等科技翘楚,再到钱钟书、徐悲 鸿等文艺奇才,可以说,他们改变了中国的轨迹。如今,中国留学潮比当年不知道要澎湃多少倍。而同样澎湃的海归潮,势必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更大的影响。

与当年相比,留学潮最重要的变化,是从“精英留学”到“大众留学”的转变。随着中国民众的日益富裕,中产阶级人数的增多,许多普通家庭也可以送子女 留洋。其次,留学生也从“高龄留学”到“低龄留学”转变。“成长的烦恼”也不断涌现,如融入困难、诚信危机等。但从整体而言,我们不能因出现的种种问题而 否定留学的价值和留学生这个群体的价值。日益庞大的海外留学生群体是中国的战略财富。

我们曾经提过,美国《外交政策》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留学生从教育体系、媒体、社会生活和学术研究等领域的美中对比中获得大量经验,他们在美国变得更加有创造力,思维也更加开阔。而且,在美国生活一段时间后,多数的人对中国的评价更高了。

我们同样需要正视的是,海归大潮下,新问题也不断涌现,中国目前遭遇经济转型压力,就业困难多,薪资压力大,许多家庭为留学支付的高额费用很长时间 收不回来。这些天一条新闻刷屏:一名海归硕士生求职“被1600元底薪碾压。” 当然,这只是极端个案,但也说明海归的光环不再,在就业市场上曾经拥有的优势已经流失。

解决这些问题,从需求侧和供给侧两方面努力。从留学生角度,留学时要减少盲目性,不能一窝蜂去学那些热门专业。从政府和社会角度,政府有关部门可以 考虑提供更多的优惠政策和发展机会。如一些地方成立的留学生创业园就很有成效。针对杰出人才的“千人计划”、“万人计划”也在推进,但是,中国不仅需要吸 引海归精英,也要吸引那些普通海归,还要有更多的针对他们的优惠和计划。从社会角度,还应鼓励成立各种针对留学生的协会、借助社会的力量和市场的力量,为 海归创造更有吸引力的环境。而最重要的,是营造一个吸引海归的大环境,这就是一个法治严明、规则明显、办事容易、优胜劣汰的社会环境。

侨报3月26日社论】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