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博士与文化沙龙

0
1414

 

【赵智沉,北大元培学院高材生,密歇根大学高能理论物理博士,曾担任投资银行金融模型定量分析师,现进入谷歌从事软件工程开发。然而这些标签并不是赵智沉的全部,这位物理博士于2013年创建了纽约文化沙龙,为生活在大苹果的知识青年们提供了一个智慧与心灵碰撞出精彩的火花的平台。】

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出生在普通的工薪家庭。因为喜欢读书,于是自小按照中国教育体制下正统好孩子的模式一路成长,从好中学到好大学再到选择了喜欢的专业。我接触物理是从奥林匹克竞赛开始,这倒是具有一点时代的印记。当时的教育环境下,在竞赛中取得好的成绩是升学的捷径。对于在应试教育下有些偏科的理科生来说,参与竞赛是一个进入理想学校的难得机会。而我便是因为在竞赛中的优异表现,于2003年保送进入北京大学。

北大元培计划实验班,学习用多样的视角解读世界

进入大学后发现即使离开了竞赛,我对于物理的兴趣丝毫不减,因此在填写志愿时,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物理系。然而进入元培学院,完全是机缘巧合:在交表前一刻,我在北大的网站上看到了元培学院的介绍。当时我被这个新颖的教育改革计划所吸引,它打破了苏联式的分科教育体系,学习美国,特别是耶鲁大学的通识教育。学院主张低年级不分专业,全部选修核心课程,从二年级开始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

在密歇根办的客厅沙龙。

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我选择了物理系,那么我以后只能学习物理。而选择元培,不仅可以学物理,还有机会可以去学习更多想要探索的专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百利无一害的选项,因此在没有向师兄师姐探路的情况下,我便随心地选择了元培。

就读期间,我与选修不同专业的室友同住一个屋檐下。每当宿舍一熄灯,几乎所有人倾巢而出涌向过道,一个充满问题和争论的夜市就此展开。探讨的问题包括罗马帝国前三头同盟如何博弈?电磁场是描述手段还是物理实体?演化心理学有实验框架吗?死刑的社会意义是什么?这对于当时刚从中学毕业的我来说,是一个大开眼界的跨专业环境。我开始发现,不同学科不只是在探索世界的不同层面,而是以不同的方法和视角考察世界。这个学习环境给我看待世界的眼界与知识框架打下了重要的基础。

赵智沉与妻子傅爽。

得益于学院的政策,我有机会接触到几乎整个北大的所有专业课程,各院系间的交流也十分密切。尽管我的专业是物理,但在北大的四年的学习中我选修了数学、历史、哲学等与本专业无关的课程。这为我打破了专业之间的界限与学习不同领域之间的壁垒,不同想法和视角的冲击让我懂得了用宽容的态度看待世界,用多样的视角解读世界。上一页 1 234下一页分享此页面

为理论物理学家之梦,留学密歇根大学攻读高能理论物理博士学位

大学毕业时,我和很多物理专业的同学一样,有着成为理论物理学家的宏大的理想。为了实现自己的学术梦,我选择申请了海外的大学攻读博士。在此期间,我获得了参与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入学考试的难得机会。但在全球仅招收10个名额的考试中,我十分遗憾的位列第11名。

赵智沉。

虽然巴黎高师在召开会议商榷后决定将我破格录取,但条件是需要我自己承担生活费。经过谨慎的考虑后,我最终放弃法国,收起行囊前往美国密歇根大学攻读高能理论物理博士学位。

电视剧《生活大爆炸》刚开始播出的时候,我正好开始博士学业。剧中的情节和人物让我多少有些共鸣,剧中对物理学家特别是理论物理学家的潜意识心理揣摩非常细致。其中谢耳朵经常表现出理论物理学家的高傲,在他看来物理高于其他科学。但电视剧源于生活,却总是高于生活。与《生活大爆炸》当中的博士们戏剧化的丰富生活相比,现实的博士生活则相对的单一与枯燥。

对我来说,从北大到密歇根大学,我最大的不适应便是在北大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学物理,剩下的时间可以用在学习其他感兴趣的学科上。但在读博期间,超过90%的时间都花在了物理学习、研究以及参与研讨会上,所以总体来说博士的校园生活确实是比较单一的。而且说实话,做研究需要面对很强的挫败感,努力往往得不到回报。

这和大学学习时的经历完全不同,大学时总是在学新的东西,也总是在成长。而做研究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的浪漫,往往付出100%的努力,得到的可能只有10%的回报。所以面对研究过程中的枯燥与挫败,必须要经得起坐冷板凳,静下心才能坚持下来。上一页 1 234下一页分享此页面

从密歇根到纽约,从物理研究转战至金融行业

五年的物理博士生涯,让我渐渐的觉得我自己不太是做科研的料。尽管对于物理的兴趣一直都是有的,时至今日我依旧关注物理研究前沿的报道,包括前两年引力波的发现,也让我跟着兴奋了很久。但是在读博第二年开始,我便意识到理论物理是一个靠天赋吃饭的领域,有些人有着天生的物理直觉,而这样的差距是不可以靠努力来弥补的。

沙龙。

在此期间,对物理研究的挫败感开始渐渐地消磨掉我的热情。因此那时地我便有了毕业以后不做学术而转行的念头,在此之后我也开始去上一些别的专业的课程,也向师兄师姐咨询过从学术转行做什么比较可行。综合考虑,我选择了相对来说“对口”的金融行业,将自己数学与编程的能力运用于复杂金融产品的计算当中。

说实话第一次转行可以说是我人生中一个迷茫的时刻,由于理论物理的艰难以及性格中坐不住冷板凳的因素,放弃了自己曾经坚定不移的理想。转行金融,是考虑到转行花费时间和回报的性价比作出的选择。但自己并没有后悔当初对物理的选择,因为喜欢时,是真喜欢,选择放弃,也是真做不下去,都是切肤体验。

选择了金融,就等于选择了纽约。2011年我进入瑞士信贷投资银行纽约分部实习,随后在次年顺利入职成为正式员工并担任金融模型定量分析师一职。从金融这个角度来看,零八年后金融业随着监管的不断加强,大家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整个金融业都是束手束脚的,因此金融市场本身就不再是一个特别令人激动的环境。大环境下,在这个领域里很难有一个创新的氛围,也感觉不到自己和这个领域一起在成长。

北大户外活动。 (以上图片均由赵智沉提供)

从事金融工作,相比于技术上的挑战,更多的则是心理上的困顿。在金融行业中,想要走到极致的成功需要有贪婪的本质,因为大家都在参与一个金钱与数字挂钩的残酷游戏。要成为赢家,就需要把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放在这个游戏里,但这显然不是我所喜欢与擅长的。当一个人所做的工作是自己不喜欢的,那么焦虑也是随之增长的。当内心意义无法得到释放的时候,除了向工作所赋予的价值妥协,我找到了一个实现自我意义与价值的希望。上一页 1 234下一页分享此页面

物理博士创办文化沙龙:用一百个角度阐释了好奇即新性感

2013年的夏天,工作让我倍感“输出大于输入”的疲惫,因此在繁忙的公事之外,为了找回当初在北大宿舍胡侃海聊的感觉我便以“纽约文化沙龙”之名,在社交网络召集参与者,邀请大家每周一聚。邀请参与者打破学科的隔阂,从各个角度审视观念背后的丰富内涵与层次,在一个共享的空间让智慧与心灵碰撞出精彩的火花。

筹办首次沙龙的时候,其实我心里便是有数的。在读博期间,我已经连续两年参加当地的中文的文化沙龙活动,所以对于沙龙形式并不陌生。同时首次的话题“时间的观念”也是我曾经在安城文化沙龙讲过的话题,所以内容上也是把握十足。

第一期沙龙是在7月的一个周六夜,我提前在微博与微信上既不高调也不低调的发了一个“沙发客”文化沙龙通知,为活动带来了二十几位朋友,其中大部分是我原本所不认识的。大家通过社交媒体口耳相传。说实话,在第一次沙龙上作为主讲人的我还是有点紧张的。因为相比于此前听众都是熟识的朋友,聊得比较随意;而纽约的第一次沙龙,来听的都是素不相识的听众。当时大家由于彼此陌生,因此互动较少,但这并没有阻碍我将沙龙继续办下去的信心。

随着沙龙不断推出新的主题,第二周、第三周,他们又来了,还带来了新朋友和自己准备的话题,于是纽约文化沙龙就一直办了下来。最早的十几期活动是在我泽西城的家里客厅办的,后来,参与者越来越多,我家客厅早已装不下了,于是搬到了曼哈顿的学校教室。

应邀而来的参与沙龙的人横跨各行各业:学生、设计师、程序员、金融交易员、建筑师、自由撰稿人、演员、科研工作者等等。在工作日中,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责任和生计劳碌在曼哈顿的各个角落。在周末,当这座伟大的城市慵懒下来,这些背景各异的人们因为某种奇妙的偶发连结,聚拢到一块,获得精神上的小憩。熟悉的“此处”,便又成为新鲜陌生的“别处”。

纽约是一个不断变化且保持新鲜的城市,而我们的主讲人也来自各行各业,天南地北。沙龙要做到保持视野的宽广和话题的深度,主讲人是关键。我的原则听起来很“懒”,那就是尽量不去自己的社交圈找人,而是让有兴趣主讲的人来找我。此原则产生的效果则是大家所能够聚拢在我这里的话题并不是以我个人兴趣为中心的。而且沙龙也没有限制任何人来参加,没有固定的圈子,以此保证沙龙听众背景的多元化。

每次有新的话题,都会带来新的人参与其中。沙龙当中,既有从事话题相关研究的留学生或是专业人士,也有非科班出身但出于兴趣颇有研究的爱好者。但无论行内人或行外人,这些主讲人的共同特点,便是既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又不完全沉浸于专业内,能够深入浅出直白生动却又准确无误地向台下来自各行各业的听众讲述这些话题。

纽约文化沙龙自开始举办至今已近四年,我和理事会的成员们也继续探索着新的活动方式,比如请戏曲与民乐艺术家做雅集演出,请舞台艺术的学生带领大家在戏剧中释放自我,请甜品师与大家分享美味记忆等等。我们努力让沙龙的形式不断的提升与变化,为主讲人和参与者双方带来更好的交流体验。

如今纽约文化沙龙已经成为我和许多纽约客生活中的一部分,并且在大家的支持下越办越大。纽约文化沙龙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我们已注册成为纽约州的非营利机构,组建了13人的理事会并且招募了百名志愿者。至今沙龙已经超过一百期,地点也从起初我家的客厅到如今曼哈顿的商业场地,参与人数从最初的二十几人到今天的两百张门票一日售罄。

百期庆典的邀请信中我们写下:纽约文化沙龙用一百个角度阐释了好奇即新性感(Curious is the new Sexy),我希望这个平台帮助大家继续成长,成为探索与分享的精神田园。

2017年06月25日 10:49   侨报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