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和经济背景考虑?大学招生 SAT加分

0
2587

以前有个笑话说,只要在SAT考试中正确地输入你的名字,你就能得到200分,因为这是考试中可能得到的最低分。现在,一个奇怪的现实是,一个学生会因为他出生的环境而获得分数。

“逆境分数”横空出世

据福克斯新闻(Fox News)报道,管理SAT考试的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上周宣布,将把学生的社会和经济背景考虑进去,单独编制一个“逆境分数”(Adversity Score)。

“环境”得分(图源:Insider Higher Ed)

美国大学理事会表示,该工具将为招生人员提供更多的背景。许多人对该计划持怀疑态度。平权法案的批评者和捍卫者认为该指数存在不同的问题。

据Insider Higher Ed报道,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多年来一直在测试一项“逆境指数”(adversity index),该指数旨在将学生的SAT成绩与他们的社会经济优势或劣势联系起来。该系统已被约50所高校使用。上周四,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表示,今年晚些时候将扩大到约150所大学,并在2020年向所有大学开放。

“逆境分数”如何打分

据Insider Higher Ed报道,大学理事会能够根据它拥有的几乎所有高中的数据库制作索引,并且这些数据库已经扩展到包括有关社区的信息。

该体系的一个基本理论(得到了大多数人口统计学家的支持)是,美国的大多数高中和社区在经济上并不是非常多样化。因此,若一所高中有很多富有和贫困的学生,这就是一所很罕见的高中。因此,大学理事会的官员说,有关这所高中及其周边地区的信息将是有用的。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逆境分数将使用15个因素,分为三个环境:家庭(home)、邻里(neighborhood)和学校(school)。

第一个是家庭,它将评估学生父母的婚姻状况和家庭收入。

第二个是邻里,它将包括房价和犯罪率。

而第三个分值,即学术环境,它将评估孩子所在的学校提供了多少预修课程,以及有多少学生得到了免费或减价的午餐。

进入逆境指数的因素包括经济(学校中有资格获得免费午餐或减少午餐的学生比例),该因素反映了经济挑战(住房不稳定)和教育状况(上大学的学生比例)。分数最高可达100分。

美国大学理事会指出,各个学校必须决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美国大学理事会过去采取了一些重大变革,比如增加了写作考试,而大多数大学都忽视了这些变革。

为何会有“逆境分数”

据Insider Higher Ed报道,多年来,SAT一直受到批评,因为富裕学生的平均成绩高于中产阶级学生,而中产阶级学生的平均成绩又高于低收入家庭学生。

“环境”得分(图源:Insider Higher Ed)

在美国,黑人和拉丁裔美国人在低收入家庭中所占比例过高,这些家庭通常无法进入最好的公立学校。越来越多的大学取消了对所有申请者提交SAT或ACT成绩的要求,这也印证了上述模式。许多招生专家预计,如果当前针对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平权行动政策的诉讼,导致大学在招生中考虑种族因素的权利受到新的法律限制,那么这个数字还会上升。

美国大学理事会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这是一款专为招生人员设计的工具,他们可以从学生生活和学习的环境中了解学生的学业成就。”所谓的环境背景仪表板(The Environmental Context Dashboard)“不提供关于学生的信息”,而提供关于学生环境的信息。”

质疑声迭起,叫好声也有

在试点期间,一些使用该指数的高校表示,它是有帮助的。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 University)负责招生管理的助理副校长约翰·巴恩希尔(John Barnhill)在去年的一次报告中说,招生人员发现这些信息很有帮助。他说,在很多情况下,该指数所提供的背景导致了录取决定的变化——一般来说,这些变化包括录取那些本来可能不会被录取的弱势申请人。

佩斯大学(Pace University)要求申请者提交SAT或ACT成绩,该校校长马文·克里斯洛夫(Marvin Krislov)表示,他认为该指数“可能是招生官员用来更好地了解申请者的几个有用数据点之一”。

但曾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担任总法律顾问的克里斯洛夫(Krislov)强调,他认为该指数不会取代平权行动。

克里斯洛夫说,该指数“只能说明一部分问题。它不会让招生人员知道学生是否已经克服了严重的残疾或疾病,或者是否经历了重大损失”。

许多人对该计划持怀疑态度。平权法案的批评者和捍卫者认为该指数存在不同的问题。逆境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因人而异的。新的分数没有允许大学根据个人来评判每一个学生,而是为招生过程增加了一层粗略的标准化。这与社会正义背道而驰。

逆境指数与平权运动

自从公众获悉将广泛采用该指数的计划以来,很多讨论都集中在平权行动上。一些人认为,如果大学在招生决策中不考虑种族和民族因素,该指数将允许它们保持多样性。对平权法案的批评者来说,这被视为一件坏事。

曼哈顿学院(Manhattan Institute)的研究员希瑟·麦克·唐纳德(Heather Mac Donald)就是这样的批评者之一,她称大学理事会的计划是“大学招生中种族配额的后门”。

唐纳德在杂志上写道:“目前,由于种族偏好,许多黑人高中生知道,他们不需要像非‘有色人种’学生那样在学业上付出那么多努力,就能被竞争激烈的大学录取。逆境分数只会强化这种知识。这不是一个有利于人生成就的现实。这项新计划的唯一受益者是校园多样性官员。他们还得到了另一项保证,保证那些学业有缺陷的学生可以被利用来从事更多样化的闲差工作,降低学术标准。”

她还写道,美国大学理事会在该指数中考虑的因素是家庭应该改变的因素,而不是大学应该考虑的因素。她写道:“大学理事会的逆境分数将给来自高犯罪率、高贫困率学校和社区的学生带来提振。由单亲抚养也是一个有利因素。这样的计划惩罚了有利于个人和社会成功的资产阶级价值观。”

但对于那些希望大学在招收少数族裔和弱势学生方面做得更多的教育工作者来说,该指数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

纽约城市大学拉瓜迪亚社区学院(LaGuardia Community College of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副院长巴特·格拉坎(Bart Grachan)在一份招生电子邮件讨论列表中写道,种族不会成为逆境指数的一部分。他还提出了一些问题,关于逆境指数支持者们没有谈论这一点。如果逆境指数包括种族,“那么它将在许多州被禁止,这些州已经禁止在招生决定中使用种族。”

2019-05-20 17:21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