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案裁定拒绝保释 检方公布嫌犯驚悚行徑

0
1720
驻芝总领馆、校方和代表律师陪同章莹颖家人走出法庭

【侨报记者魏奕7月5日芝加哥报道】众所瞩目的伊大香槟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绑架案,经过7月3日和5日两次庭审后,联邦法院法官艾瑞克隆(Eric Long)根据检方的指控内容再次拒绝被告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辩护律师申请取保候审的请求,嫌犯将继续被羁押,直到7月14日预审,或等候大陪审团正式起诉。

驻芝总领馆、伊大校方、代表律师,以及学校志愿者一起陪同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小姨叶丽钦,和章莹颖男友侯霄霖,出席了5日下午3点第二次听证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曾通过总领馆向美国警方转交疑犯画像的刘世权博士也并列出席。

章莹颖被绑架案第二次听证开庭,时长24分钟。在法庭人员公布法庭规则要求后,控辩双方陈述各自理由。嫌犯全程面无表情,仍旧一直保持缄默。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嫌犯惊悚犯罪企图

检方提出了未曾向公众公布的新调查结果,在6月30日校方为章莹颖组织的游行集会 ,嫌犯参与游行,并指出何种类型特征符合其作案目标;同时,嫌犯更趁游行之际,试图猎取下一个受害人目标。检方表示,综上所述,嫌犯对社区公众已构成危险性。

庭审中,还检方向法官列举了嫌犯的犯罪事实,章莹颖于6月9日失踪,最后出现是进入嫌犯驾驶的车辆,而且根据监听结果,嫌犯违背章莹颖意愿,强行将其带回公寓。

辩方律师Evan Bruno(左)和Thomas Bruno(右) 答记者问
辩方律师伊凡布鲁诺 (Evan Bruno,左)和托马斯布鲁诺(Thomas Bruno,右) 答记者问

第二次庭审 法官裁定拒绝保释

尽管辩方律师表示,被告曾载走章莹颖,但在几个街区之外让她下车了。同时,辩方律师向法官提出,被告目前关押地(Marshal Service Center),较远,不便于文档审阅和案件交流,以此为被告申请取保候审的理由。

但法官明确表示,“沟通不便”不在法条规定之内,也不是法庭需要考虑的因素。因此法官裁定嫌犯在14日预审之前继续被收押。而且法官认为嫌犯对社会安全存在危害隐患,并且有潜逃风险,故驳回保释要求。

辩方律师伊凡布鲁诺(Evan Bruno)在法庭结束后表示,此案不同寻常。他说,美国司法的原则之一,就是交叉检查不利证据。对检方单方面提出的这些证据,其可靠性和真实性还有待检验。

驻芝总领馆副总领事刘军在法庭结束后发声,已再次敦促警方全力破案
驻芝总领馆代总领事刘军在法庭结束后发声,再次敦促警方全力破案

总领馆敦促全力破案

驻芝总领馆代总领事刘军列席庭审并表示,总领馆高度重视章莹颖案件,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和驻芝总领馆总领事洪磊与美国刑侦警方保持密切联系,同时敦促警方再增加调查力量,全力找寻其下落,并将嫌犯绳之以法,还章家人公道。刘军指出,警方已委派最好的刑侦专家,日以继夜进行调查工作,力求尽快破案。刘军还表示,总领馆正全力协助章莹颖的母亲和弟弟办理赴美的相关手续。

王志东律师表示,法官拒绝保释结果在预料之内
王志东律师表示,法官拒绝保释结果在预料之内
法庭外集会人群手举标语表达诉求
法庭外集会人群手举标语表达诉求

各界对案情期许

第二次庭审聆讯当天,近几百位中美各界人士在法庭外集会,手举标语为章莹颖案声援。在章莹颖失踪之后,就一直参与寻找工作的香槟学校管老师表示,法官裁定拒绝保释是大家的共同期望,而且理所必然。一位西裔学生手举标语“Justice For Yingying”(为章莹颖讨回公道),“We the people are with Yingying”(我们支持莹颖!)她向记者说:“我想用这样来表达对章莹颖对支持,让她的家人得到法律的公正,严惩凶犯!”。

手持标语
法庭外手持标语的集会人群
社区各界期望警方能尽快破案找回章莹颖
社区各界期望警方能尽快破案找回章莹颖
支持章莹颖家人,表达司法公正诉求的标语
支持章莹颖家人,表达司法公正诉求的标语

从加州来香槟旅游的留学生韩仕豪表示,在香槟有他的同学和朋友,如果嫌犯逍遥法外,这件事情可能会再次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韩仕豪特别希望,执法部门能在十天之内,在下次听证以及羁押到期之前,找到更多证据,尽快将嫌犯定罪,绳之以法。

律师王志东对案情看法(以下全文来自王志东律师个人详述。)

  7月5日,章莹颖被绑架案件第二次听证唯一的议题是嫌疑犯是否可以保释。在法庭开始后,先由检方讲述了嫌疑犯不应被保释的四个事实。事实一:嫌疑犯确实曾用车搭载过章莹颖,尽管嫌犯称章莹颖后来下了车,但是检方有证据认为这是嫌疑犯的谎言。事实二:嫌疑犯在警方采到的录音中讲到他把章莹颖带到了他的住所,而这一行为是违背章莹颖意志的。事实三:

在6月29日香槟伊利诺大学为章莹颖同学组织的祈福游行中,嫌疑犯在警方所获取到的当时现场的录音中谈到活动现场的某人符合嫌疑犯作案对象的所有特征。事实四:警方有证据显示罪犯对于某具体个人有作案动机。根据这些事实,政府检查官的立场为嫌疑犯不能被保释,主要有两个理由,第一:嫌犯极有可能对社区中其他人造成伤害。第二:由于此案件性质极为严重,嫌犯将有面临无期徒刑或死刑的可能性,嫌犯在这种情况下的逃逸可能性很大。此外在当地,嫌疑犯和当地的社区并没有紧密的联系,因此检方要求不能保释。

而犯罪嫌疑人的律师所提出的理由是,被告在判罪之前仍被假定是无罪的; 并且嫌犯在当地有一定的联系; 是不会逃逸的,不管起诉的罪名是什么,这是案件本身的性质就决定的。被告律师所强调最多的一点就是,根据美国联邦宪法,任何被告都应得到律师有效的援助,而被告有权力参与他自己的辩护程序。被告律师要求法庭给予被告保释的理由是监狱距离律师的地址很远,单程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而且嫌犯在和律师一起审核检方以后将提出的证据时很不方便。

最后法官做了判决。法官从开始就已表明了政府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来满足了不予保释的要求。法官逐条重复了检察官所提供的这些证据,并采信了这些证据。最后的结论是认为检方已经满足其所需的条件,所以确定嫌疑犯不能被保释。

此次听证的结果和我们之前所预计的情况是完全一样的,并无任何意外。检方梳理充分,被告律师也做了相应的阐述。法官毫无悬念地判定嫌犯不能被保释,意味着嫌犯从即刻起直到案件审理结束都应被羁押在监狱。

对于章莹颖家人来讲,由于事先已经把今天进程的可能性做了分析,并且也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此次听证的结果对于章莹颖家人来说也是预料之中的。同时,章莹颖家人对于嫌犯在审判过程中将会始终处于被羁押的状态感到满意。从证据方面来看,虽然今天不是审判本身,但是法官的立场毫无疑问地证明了对案件性质的严重性的判断。所以在这个方面,虽不是定被告有罪,但是嫌犯不能被保释说明了法官认为这是一起极为严重的犯罪,这一点也是确定的。庭审之后,章莹颖家人在律师的陪同下和检察官以及FBI探员再一次举行了会议,章莹颖家人的律师作为代表所提出的一些关心的问题均得到解答,这个会议的内容目前还不能公开。

在今天开庭之后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下一步的审判过程。首先要解释的是两个概念,一个是“预审”,英文叫做 “Preliminary

Hearing”; 另外一个是 “大陪审团”,英文叫”GrandJury”。

在7月3日开庭时,法官讲到在7月14日还会有另外一次开庭,这次开庭就是预审。预审是由检察官向法庭提出他们对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所掌握的证据,要求法官据此确认检察官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是一个应该要继续进行审判的程序。这个程序被告和被告的律师可以参加,法官主持。被告的律师也可能质疑检方提出的证据。这是最初的关于犯罪事实的一个庭审,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过程,但并非真正的审判,而是向法官证明检方有足够的证据对犯罪嫌疑人提出正式起诉。

另外的一个程序叫做大陪审团。大陪审团和美国审判过程中的陪审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它的组成,目的,作用和程序上与陪审团是完全不相干的。陪审团由十二个公民组成,最后要决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而大陪审团的作用是要决定检方是否有足够的证据提出正式起诉。大陪审团通常由23个公民组成,在大陪审团面前,检方要向大陪审团展示检方已经掌握的证据,最后由大陪审团决定是否要对嫌疑犯提起正式起诉。这个过程是完全不公开的,法官不参加,被告人和被告人的律师不参加,受害人的家属也不参加,完全是检方向大陪审团提供他们所掌握的证据。大陪审团并不需要得出一致的结论,有多数同意即可,不同于陪审团必须是十二个人达成一致的要求。如果不能达成一致意见,这个审判将无效。而大陪审团不同,在决定是否要正式起诉的问题上,多数人的意见就是最终决定。在大陪审团决定可以正式起诉的情况下,或在预审法官认为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正式起诉的情况下,这个案件将会进入下一个阶段。

还要解释的一个概念是,在六月三十日,在FBI前一天抓捕嫌疑犯之后有一份起诉书已经交到法庭,在翻译上我们可翻译为”起诉“,英文叫做”Criminal

Complaint“,可以叫做”刑事起诉书“,但是在大陪审团决定正式起诉 (Indictment) 后,或是在初审之后决定正式起诉,在中文上可以叫做进入正式起诉的过程。

就章莹颖绑架人的案件来看,预审的可能性远小于大陪审团决定正式起诉的可能性。如果大陪审团决定正式起诉,预审就没有必要,将被取消。

芝加哥侨报周末–Jul 05, 2017,22:53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