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与可能性  —— 吴楷文

0
2819

神学课上,来做客的数学老师Mr. Hannick说,数学是有许多种可能性的。三角形内角和可以是180°,可以小于180°,更可以大于180°,就看你选择哪一套数学理论。

我想,可能性不仅在数学中体现,更可以在生活中体现。一个人是有许多种可能的。我们可以成为一个有才华的人,可以成为一个有道德的人,可以成为一个有道德也有才华的人,也可以成为一个没有道德也没有才华的人。就看我们自己的选择。

这大概是我来交流以来感触最深的一点。选择与可能性。

从小的方面说,我以前拒绝保龄球,拒绝写作,拒绝在人前唱流行歌曲,拒绝学习宗教,拒绝和男生过分开玩笑。究其原因,大概是一个“好孩子”的标签,和一个“数学女生”的自我认知,还有别人的一系列评价。这些条条框框让我做出了这一系列选择,拒绝了一系列的可能性。

从大的方面说,我一直不喜欢“率性地生活”,而是忽视了过程只看重结果。参加竞赛时,我关心的是最终的奖次。参加学生干部竞选时,我关心的是最后的结果。每次大考小考,我纠结于某门考试不该丢掉的一分两分,并为因此得不到年级前几名而懊恼。我不知道这样的我快不快乐。我只知道,这样的我忽视了些什么。

但是,交流的生活给我展示出了另一种可能。一种超出daily routine的可能。

我可以享受读书的过程而不担心考试成绩的好坏。我可以自由地写故事、做演讲,挑战自己的能力。我可以自己搜集信息,自己去参加喜欢的活动。我可以出城比赛,自己处理路上的一系列问题。我可以尝试各种各样的“第一次”,不管是体育活动还是艺术表演。我可以在课堂上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在有趣的时候大笑,在感觉不对劲的时候质疑。我可以在上学放学的车上和同学大声唱收音机里传出来的歌,而不用担心被评价。我可以看神学老师给的《世界宗教》,并且自由地和老师探讨对宗教的想法。

我发现,冲出条条框框,生活可以有另一种过法。恣意,自由,明媚。所谓压力,都是自己的选择。选择享受过程,过程自然也会有可供享受的地方。可能性与选择,相辅相成。

最近英语课看了The Glass Castle这本书和My life as a dog这部电影。两个作品的共同点就是平淡的叙述里夹杂着最真实的情感。Glass Castle里有一个我特别喜欢的隐喻:一种名叫Geode的矿石。它的外表暗淡,但内部却藏着璀璨的水晶;就像这本书里描述的作者的童年,外表穷困潦倒、充斥暴力,但却教会了孩子们面对生活的勇气和智慧。My life as a dog里,主人公Ingemar没有父亲,母亲得了绝症,却找到了自己的一片乐土,在穷困中寻找快乐。

生活给了他们最不好的可能性,他们却选择了乐观与挑战。

至于我,生活给了我更多的可能性,为什么不去选择呢?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