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渐变 – 王恒之

0
1710

2016南外學生週記

对于之前没有学过素描和任何构图知识的我,最开始的美术课总是犯一些低级可笑的错误。比如那些明明不平行的线条,我经常硬生生给拽成平行的。若不是老师及时纠正,我还颇自豪自己徒手画直线的本领;还有那些物体之间的关系,到了我的纸上就变得稀奇古怪。总之一开始我的桌上总会有一片橡皮屑。

就在几天前的一节课,我们要画一个石膏球。没等周遭暗下,照亮白球的大灯亮起,我就几乎可以笃定,这一定比之前乱七八糟的茶壶什么的简单多了:离灯最远的的地方最暗,然后一点点亮起来,最后渐变成完全的白色。除了一个大圆,什么结构都没有,实在是没什么好观察的。我画完一个圆草草抬头看了一眼,就开始涂抹厚的发亮的碳末,然后顺着灯光的方向一点点画上轻一点的阴影。十分钟不到,一个球就出来了,和我头脑里想的一模一样。但是再抬头看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我瞪大眼睛盯着石膏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还是一边暗一边亮。我的美术老师(我的救星)这时候转到我的后面,略一抬头看了下石膏,又扫了一眼我可怜的画作,稍稍停顿了一下。

“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个阴影不是从亮直接过渡到暗的。”话刚落下,她就起身找了一张黑纸,放在了白球下方,盖在原先的白纸上。神奇的事情于是发生了。石膏球中部的一块区域突然暗了下来,但是这块区域到现在才和更靠近灯的阴影一样。黑纸撤走,那片地方又刹时亮了起来。虽没有直接光照球面的明亮,但也比阴影刚开始的弧线亮了不少。低头看看自己的画,完全就和事实不一样。

球上的亮度,应该是很亮-很暗-较亮-很暗,而不是什么一直黑到底。

那片突然亮起的区域其实是桌上的白纸反光造成的,所以加了黑纸就没有了。我如梦初醒,狠命用橡皮擦了半天,总算弄出一个像样点的素描交上去了。

一个月的美术课过后,之前一团黑的阴影似乎也有了复杂的变化。不管怎样,这似乎是走上正轨了。虽然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麻烦,但至少现在不错。于是我迫不及待的把照片用手机发给了爸妈,来分享最近才画的一个茶壶。既然开了手机,就忍不住想看看隔着太平洋的新闻。一条条报道之中许多都是关于春晚的大讨论,还有一组一组春运回家的照片、采访。我好像也身处过年的热闹之中,突然开始因为年夜饭而激动,因为春晚小品而期待。可是回过神来,就有点小小的孤独了,只能盯着陌生人回家的照片出神。这里有许多很好的朋友,也有一个温暖的住家,但这感觉实在奇怪。之前觉得春节的一切都理所应当,自然到察觉不了,但在白球之下垫上黑纸,球面突然暗下去之后,才知道那片地方稍稍亮起。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