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移十年可变美国公民

0
2917

1月25日,特朗普在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时与欧洲工商界领袖共进晚餐。周四,白宫官员就一个移民法改革提案框架做了介绍。根据该框架的内容和特朗普日前透露的口风,他打算在移民问题上搞一些大动作。除了大规模减少亲属移民和废除绿卡抽签项目,他还考虑让180万年轻非法移民获得美国公民身份。

同日,国会两位共和党参议员再次提出一个议案,建议把H-1B工作签证从每年6万5000个增加到8万5000个,并取消国别配额。这对中国留学生来说是个好消息。

让180万非法移民获得公民身份

周四下午,白宫官员与国会民主党人举行了电话会议,白宫高级顾问斯蒂芬·米勒就移民法改革框架做了简报。该提案包含让目前在美国的180万年轻非法移民获得公民身份途径,作为一系列计划的一部分,其中还包括耗资250亿美元的边境墙和其它安全措施。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特朗普的这项计划还将包括大规模削减亲属移民,并结束一个多元化的绿卡抽签项目,根据白宫的特朗普总统高级政策顾问米勒为国会工作人员举行的简报。米勒在电话中说,这项提案的目的是赢得60张参议院的选票,防止政府再次停工。

在过去10年的移民辩论中,通往公民身份的途径一直是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而特朗普本人对此也持不一致的立场。但在周三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说他愿意考虑那些来到美国的时候还是孩子的“梦想者”的公民身份。

“如果他们做得很好,我认为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能够成为一个公民,这是一件好事,”特朗普说。他还说,这要经过10到12年。

然而,削减亲属移民的提案肯定会引起民主党的反对,因为这意味着对合法移民的近25% 的削减。根据新的计划,米勒说,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人将只允许他们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进入美国。

会议前一天,白宫对移民改革内容提出要求,宣布将于下周正式提交国会讨论。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移民改革应包含以下4个要点:加强边境安保并填补法律漏洞;终止以家庭为单位的“链式移民”;终止“签证彩票”制度;为“梦想者”政策找到一个永久性的替代方案。

声明说:“白宫将于下周一公布一份立法框架,这份文件体现了两党妥协的结果,因此也应能够得到两党支持。”

新移改提案框架聚焦四大重点

白宫周四披露的移民法改革提案框架主要有以下4个要点:

1,“梦想者”

相关法案将为那些童年时期随父母来到美国的非法移民提供一条入籍的途径,而且覆盖人数比奥巴马时代“暂缓遣返童年来美者计划”(DACA)所保护的群体还大。DACA涵盖了近80万人,但米勒透露,新计划可能影响多达180万人。根据特朗普披露的数据,有资格申请入籍的非法移民可能得等待10年到12 年。

“我们将蜕变,”特朗普告诉记者。“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有激励,在一段时间后,能够成为一个公民。”

2,边境墙

白宫提出了一项耗资250亿美元的“契约基金”,以便至少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造一部分隔离墙。

尽管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反对建美墨边境墙,但特朗普周三说:“如果你没有墙,你就没有梦想法案。”

在民主党人中,边境墙可能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上周,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舒默在谈判给联邦政府临时拨款的法案时,曾告诉特朗普,他同意做一笔交易:民主党批准给边境墙拨款,以换取白宫继续保护“梦想者”不被遣返。但是,特朗普拒绝了他的提议。舒默随后也收回了它。

3,亲属链移民

该计划将限制只允许“核心家庭成员”的移民,即配偶和未成年子女。这项针对家庭移民的建议每年将减少大约100万移民。

2016财年,联邦政府向120万外国人颁发了合法永久居留的证件,即绿卡。其中,超过26万、即23%的绿卡给了美国公民及绿卡持有者的父母、成年子女、兄弟姐妹、孙子孙女、侄女侄子。

4,绿卡抽签

这将结束批评者们所说的“绿卡彩票”,并把空出来的名额用于基于家庭和高技术的签证。

LC0126-2

1月25日,共和党参议员弗雷克到国会讨论移民问题。(图片来源:美联社)

共和党参议员提议增两万H-1B签证

周四,国会共和党参议员哈奇(Orrin Hatch)和弗雷克(Jeff Flake) 提出一个议案,建议把H-1B高技术工作签证从每年6万5000个增加到8万5000个,并取消国别配额,这对中国和印度公民尤其有利。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H-1B是给外国高技术工人到美国公司的常见工作签证,有效期3年,到期后可延期3年。哈奇和弗雷克这个名为《移民创新法》的提案建议采取以市场为基础的“升降机”方式,以便满足需求。这意味着额外增加11万个工作签证,总数达到19万5000个,拥有硕士学位、外国博士学位和美国理工科本科学位的申请者可优先获得。此外,它还建议给H-1B持有者的配偶和子女发放工作许可。

奥巴马执政时曾让部分H-1B持有者的配偶获得工作许可,但特朗普政府去年12月宣布要废除该政策。

改革H-1B签证制度是哈奇和部分国会议员多年来的目标,却很难在国会通过相关法案。这个早在2015年1月就提交给参议院的议案估计会缓解特朗普政府的担忧。例如,它对不得使用该签证取代美国劳工的雇主有具体规定。

该议案对雇主赞助的绿卡取消国别限制,而那种限制导致印度和中国公民的申请积压。

微软和脸书公司主管及技术行业协会都发表声明,支持该议案。信息技术行业理事会总裁加菲尔德(Dean Garfield)说,该议案将满足经济需要,促进新投资,支持技术行业履行扩大国内劳动力的承诺。

华森移民法律事务所的华森(Tahmina Watson)说,该议案将解决美国商界和经济方面的需求,会得到两党支持,也可以消除白宫对滥用H-1B签证的担心。

从白宫到国会山 11人或左右数百万移民命运

再过两周,让联邦政府恢复运转的临时拨款法案将到期,而如何处理“暂缓遣返童年来美者计划”(DACA),再次成为联邦政府是否会关门的关键。

据国会山新闻网(thehill.com)报道,白宫日前说,它将在下周公布一个框架文件,列出特朗普移民法改革的4大要点,把DACA问题与加强边境安全、减少家庭移民、废除多元化绿卡抽签项目结合起来。以下11人在这场决定数百万移民命运的改革中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LC0126-3

约翰·凯利 (图片来源:美联社)

白宫幕僚长凯利

特朗普政府前国安部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在指导严厉移民执法方面最近成为白宫最有影响力的声音。

这名白宫幕僚长影响力上涨受到国会山保守派的欢呼,而保守派对特朗普的冲动型谈判风格表示质疑,他们担心特朗普为了达成交易而不顾细节可能在DACA协议中对民主党做出太多妥协。

凯利被看做整个谈判过程中保守声音的代表。尤其是在特朗普拒绝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和民主党参议员德宾的方案后,凯利在气氛紧张的白宫会议上的作用尤为关键。

移民改革人士和民主党议员都认为,凯利正在引导特朗普抛弃任何有关DACA的执法力度不足的协议。

白宫高级助理米勒

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有着能破坏两党移民谈判的名声。这名白宫高级助理的影响力将继续惹怒支持移民的谈判者,他们当中很多人都说米勒是移民谈判的毒药。

在本月初讨论格雷厄姆-德宾方案的白宫会议上,特朗普据说在会议结束时称海地、萨尔瓦多和非洲国际为“粪坑国家”,民主党将那次会议称为“米勒的伏击”。

米勒在左右白宫移民立场方面起着带头作用。德宾办公室在本月初发表的声明中指出,白宫移民优先项目文件是2017年10月8日产生的,其作者就是米勒。

共和党众议员古德拉特

去年12月,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鲍勃·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和另外3名共和党众议员曾提出他们的移民改革法案,并得到众议院领导人的支持。

来自弗吉尼亚州的古德拉特在其提案中要求以严格的执法措施、大幅减少合法移民和改变农业客工项目,取代DACA受益者工作许可的3年延期。他的提案引起了民主党议员和部分共和党议员的不满。

共和党众议员梅道斯

作为众议院自由党团主席,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马克·梅道斯(Mark Meadows)是众议院议长的一根刺,他有能力、又乐意破坏同党领导人的立法项目。DACA辩论也不例外。梅道斯坚持要用鹰派提出的严厉执法建议,并利用自由党团的杠杆,来威胁共和党温和派的法案。

梅道斯现在经常与包括特朗普在内的白宫高层接触,成为政府指导众议院移民辩论的非正式代言人。

共和党参议员科宁

来自得克萨斯州的约翰·科宁(John Cornyn)参与DACA谈判已有几个星期,与参议院民主党二号人物德宾和霍耶(Steny Hoyer)秘密会晤,寻求解决方案。政府恢复开门之后,他进入辩论中心,在2月8日新预算法案到期之前,与德宾谈判两党协议。

对参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科宁来说,这种角色既荣耀,又有风险。科宁要推销白宫和共和党保守派的严苛执法方式,却面临必须达成DACA协议的压力,因为他来自拉美裔人数众多的得克萨斯州,而拉美裔选民反对特朗普要建边境墙及其它严苛措施。

LC0126-5

1月25日,林赛·格雷厄姆(中)在国会大厦回答记者提问。(图片来源:美联社)

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本来要充当参议院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的桥梁,但他支持政府关门,却可能影响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对他的信任。

格雷厄姆与特朗普关系密切,却对米勒不满。他上周日说:“只要米勒负责移民谈判,我们就无处可去。”

民主党参议员德宾

联邦政府停摆结束后,维权人士和进步势力代表都对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充满怨气。作为参议院民主党移民问题的重要发声者,来自伊利诺伊州的狄克·德宾(Dick Durbin)现在还要修补该党左派与舒默的关系。

众议院议长瑞安

就在参议院为政府关门舔舐伤口时,众议院领导人开始力推古德拉特提出的保守移民议案。一再避开移民辩论聚光灯的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在不同的方向被拉进辩论中心。他对2018年在最具分裂性议题上得到218票支持最感兴趣,但通过强硬路线法案可能使温和派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陷入困境。

由于保守派施压,瑞安只能把古德拉特的提案交给众议院表决,而该提案不可能在参议院得到60票的支持。

民主党众议员格里沙姆

国会拉美裔党团女主席米雪儿·格里沙姆(Michelle Lujan Grisham)是国会移民谈判中三大党团的代表。三大党团还包括国会非裔党团和国会亚太裔党团。

代表少数族裔的三大党团在移民辩论中涉及切身利益。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格里沙姆率先参与反对古德拉特提案之战,她周二称它为“大规模遣返法案”。

民主党众议员古铁雷兹

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刘易斯·古铁雷兹(Luis Gutiérrez)多年来都以民主党保护移民的代表出现,而在DACA之战中表现更突出。他强烈批评舒默最近在移民问题上对共和党投降,也抨击共和党以保护“梦想者”为筹码换取加强遣返非法移民和减少合法移民的所有提案。

共和党众议员赫德

在共和党中间派威尔·赫德(Will Hurd)所代表的得克萨斯州选区,美墨边境线长度超过任何其他众议员选区的边境线。他曾与加州民主党众议员阿奎拉(Peter Aguilar)提出为“梦想者”提供入籍之路的法案,但未涉及减少家庭移民和取消绿卡抽签,因此共和党领导人对它没有兴趣。但是,随着移民辩论热度上升和中期选举临近,赫德可能受到更多关注。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