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 Li Weekly 李瑞怡 週記

0
2876

nanjing2李瑞怡:思鄉情

linda-personal
李瑞怡

“天黑了,才需要燭光;下雨了,才懷念太陽;想起鴨血粉絲湯了,才開始思鄉。”在QQ(中國一個類似twitter的系統)上發出這一條消息時,雖然更多是調侃,但不自覺地,南京的種種就開始在腦海里打轉。自 從來到聖路易斯,國內的朋友和國外友人常常問起我有沒有想家。前三個月,我的答案一直是“沒有”。來到一個全新的環境,面對陌生的同學,從未見過的食物, 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和文化背景,我每時每刻都像海綿一樣不停地吸收著信息。我的大腦幾乎完全被各種新鮮事物占滿,努力和身邊的人交流也成了我每天的頭等大 事。也許是這個原因,也許是因為離開家不久,我很少想起南京,而讓我想起家人也幾乎只是在一周一次的視頻通話時。

隨著離 開家的時間越來越長,回國的日子越來越近,國內的同學、朋友和家人越來越頻繁地在腦海中閃現。好幾個朋友在QQ上給我留言,問我是不是快要回去了,甚至還 準備策劃歡迎party。與此同時,我也漸漸熟悉了SLUH的一切。每天的routine爛熟於心後不再需要不時查看課表,碰到同學不假思索就能報出他的 名字,由於常常到英語和科學辦公室,我幾乎認識那里的每位老師。我習慣了吃guacamole鱷梨色拉醬和taco卷餅,每天早餐必備谷物圈和脫脂牛奶。 不再需要思考這些問題,我的大腦自然就空出位置來想家了。不過這種想家並不像文學作品或者音樂中描述的悲情色彩的思鄉,更多的是一種讓我嘴角上揚的回憶。 這種感覺在我看到一件件有中國標記的事物時被無限放大,常常讓我被各種記憶包圍。

我的第二個住家媽媽祖籍中國福建,因此 她對中國的飲食特點非常了解,常常會做蔬菜小炒、湯面和炸春卷,又香又軟的白米飯也是餐桌上的常客。每每這些食物端上桌,我就忍不住兩眼放光,抄起筷子大 吃特吃。有一次住家媽媽特地買了一盒豆豉魚來配白米粥。即使在國內,我也沒吃過豆豉魚,現在在美國反而第一次嘗到了這道中國菜。三四條一紮長的魚用醬油漬 後和棕黑的豆豉搭配,並不好看。但第一口之後,我就徹底被征服了。魚肉顯然風乾過,筋道得好似我平日最愛吃的豆乾,豆豉的香味更是一下子勾起了我對豆豉排 骨的記憶。幾個月沒沾過正宗中國菜的味蕾前所未有地興奮起來,我風卷殘雲般吃光了剩下的魚和每一顆醬黃豆,恨不得把嘴角的每一絲醬都吞下肚。

周 末,住家帶我到國際超市。這里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食物:印度的,非洲的,泰國的,馬來西亞的,當然還有中國的。我幾乎一轉身就能看到一件件我在中國不能再熟 悉的東西,驚喜不已:統一牛肉面、米線、醬黃瓜、糖醋蒜頭……蔬菜冷櫃前我更是有一種逛中國超市的感覺:細茄子、小香蔥、上海青,琳瑯滿目。我拿起一把香 菜,湊近一聞,整個人都為之一振。從香菜獨特的味道中,我似乎還聞到了鴨血粉絲湯、白燒羊肉湯、涼拌胡蘿蔔等各種以香菜為佐料的菜肴。盡管平日里我對香菜 並不待見,此刻我還是忍不住把整個鼻子埋進香菜里,深深吸了一口來自家鄉的味道。

上周演講課的主題是介紹性演講,我不假 思索就選了南京作為我介紹的對象。我本來計劃用四十分鐘做完PPT,卻因為南京圖片帶給我的各種聯想延長到了兩個小時。如果在國內,一張明長城的圖片或許 並不意味什麼。但只身在域外,僅是一張普通的城墻夕照圖就讓我興奮得暗自連說了好幾次“yes ”。我想起上次和爸媽一起登城墻眺望玄武湖,想起和同學一起沿著城墻根騎車,想起城磚上六百年前刻的工匠姓名,想起沈萬三建聚寶門的故事,想起那首關於城 門的童謠:“城門城門幾丈高,三十六丈高。騎大馬,帶把刀,走進城門操一操。”我發現自己光就城墻這一件事就能做一次十分鐘的演講。接下來我又神遊了夫子 廟、玄武湖、中山陵、植物園、紫金山天文臺、紫峰大廈,在想象中品嚐了小籠包、糖芋苗、蘭花豆乾、牛肉鍋貼、鹽水鴨,當然還有我最愛的鴨血粉絲湯。我幾乎 能感覺到筋道的粉絲在我的齒間滑動,配上鎮江老陳醋的濃厚酸香,讓我恨不得立刻抓一碗來吃。坐在聖路易斯一所房子的沙發上,我卻感覺已經回南京逛了一大 圈。

演講時,我問大家有誰聽說過南京,班上每一位同學都舉起了手。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一股欣喜湧上心頭。整個演講 中,不管是對明城墻磚的歷史還是對我們吃的鴨子的各個部位,同學們都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我自己也很享受這個和別人分享我喜歡的事情的經歷。演講後,好幾 個同學都提出了自己的問題。由於是九個人的小班,整個氣氛相較而言更加輕松。

那天回家後,我又把演講的PPT拿出來一頁頁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每一頁都是一根導線,接通了我大腦中常被關閉的對於南京的無比熱愛。真的,只有離開了,才知道家鄉多麼深地根植於我的腦海之中。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