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多申请仅200人获批 联邦学生贷款宽恕项目被指违背承诺

0
5611
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图片来源:美联社)

当丹尼尔·库西亚克(Daniel Cuciak)在本月上网查看他的学生贷款余额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他的贷款余额从近3.5万美元降为了0。这是经过9个月的不断通话、追查文件,甚至求助参议员后才获得的成果。

据今日美国(USA Today)报道,在这项教育部宽恕从事公共服务工作者学生贷款项目的申请者中,库西亚克是极少数的幸运儿。联邦政府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有4.1万人申请了这一项目,但截至今年9月30日,只有206人获批。

0.5%的成功率让申请者、学生权益倡导者和消费者团体感到沮丧,他们表示借贷者教育和就业的选择是基于政府的承诺而做出的。

“很现任,这行不通。那些认为自己拥有一个协议的公共服务者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好处。”全美学生法律辩护网络副主席丹尼尔·齐贝尔(Daniel Zibel)说道。

2007年通过的“高校成本降低和机会法”允许联邦政府宽恕那些致力于公共服务工作(军队、执法、教育、社会工作、公共医疗等领域)学生的贷款。

这些领域的很多职位需要高学历,但起薪普通。

在符合要求的职业工作10年,并按支付还120笔贷款偿还后,许多借款人以为他们的贷款将得到宽恕。但在第一批申请者在2017年10月,也就是法律生效10年后开始申请后却得知,他们要么申请错了贷款类别,要么选错了偿还计划。

教育部拒绝就该项目接受公开采访。但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的新闻官希尔(Liz Hill)通过一份声明指出,教育部“致力于帮助借贷者办理这项复杂的项目”。

“对于公共服务者贷款宽恕项目PSLF,教育部在同申请者沟通时面临挑战,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希尔表示,教育部鼓励借贷者每年都提交雇佣证明来确保他们在正确的路上。

特朗普政府曾希望彻底百多这个项目,并用一个以收入驱动的还款项目作为替代,该项目将根据工资和家庭规模来削减贷款支付。

“这是个承诺”

库西亚克是俄亥俄州哥伦布郊区的心理健康和药物滥用顾问。他并没有根据贷款宽恕计划做出职业选择,因为在他上就读研究生时,这个项目还不存在。但他表示,选择一直留在社区咨询服务工作的一个原因是希望获得贷款宽恕。

这项工作“是我觉得要做的事情。”库西亚克说,“但是当我职业生涯有其他选择机会时,(贷款宽恕项目)一个决定因素。那是一个承诺。”

然后,库西亚克得知他的贷款类别是错误的。他使用的是一项研究生支付计划,而符合宽恕项目条件的贷款只有以收入为基础的贷款,和按需支付贷款计划。

不过,国会在3月份解决了这个问题,批准了3.5亿美元资金,暂时扩大资格标准,以帮助其他贷款类别的借款人。库西亚克是受益者之一。但他表示,即使有了新的立法,也需要数月时间应对官僚主义才能获得批准。

“你没有人可以交谈,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否认,这令人非常焦虑。”他说。

直到他打电话给他所在俄亥俄州(Ohio)联邦参议员民主党人布朗(Sherrod Brown)之后,教育部才分配了专人负责他的申请。他在本月获悉,他的3.49万美元多的贷款将被宽恕。“整个过程感觉走得很慢。我无法相信4万人中只有200人是真正合格的。”

美国教师联合会主席魏因加滕(Randi Weingarten)也不相信如此的合格率。工会已加入针对学生贷款服务机构的诉讼和对教育部的调查。

“德沃斯和她在贷款服务行业的朋友正在违背承诺,并使该项目变得没有用。”魏因加滕说,“最新的数字证实了教育部的管理不善和行业滥用是多么的阴险和公然。”

40岁的库西亚克最近离开了公共服务部门并开始独立工作,以便建立一个家庭。3.5万美元的贷款,根据他估计在10年后利息会累加到4.5万元的贷款宽恕给他带了很多帮助。

“你绝对可以说这是一个提前的圣诞礼物。”他说。

2018-12-27 17:07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