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B六年延期将取消”?别慌!这有三个假设

0
1286

2018年一开年,移民圈里就传来一条糟心消息:特朗普政权拟取消H-1B六年延期政策。

据头条ABC报道,对于拿着H-1B正在办理美国职业移民申请的小伙伴来说,这条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面对职业移民好几年的排期,H-1B六年之后能够继续延期是支撑大家熬过漫长排期的唯一支柱,现在特朗普可能要对这根支柱下手了,小纽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H-1B六年延期恐遭取消”消息始末

美国媒体公司McClatchy在上周末率先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将打算修改现行H-1B使用六年之后的延期规定,以响应特朗普在《Buy American, Hire American》行政令中的对H-1B改革的号召,这个提议已经被写成备忘录送交DHS高层进行阅览。

表面上看,给McClatchy记者爆料的知情人士虽然字字针对的是大量在美国等待职业移民排期的印度籍,但在排期这件事上中国和印度是一对难兄难弟,完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在职业移民类别中,EB-2、EB-3类别中国和印度出生的申请人都需要等待排期,2018年1月的最新职业移民排期显示中国出生的申请人一般要等待4-5年,而印度人则是10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美国境内持H-1B等待绿卡排期的外籍人士数量超过了一百万人。

这里给不清楚H-1B六年之后延期政策的小伙伴插播一段知识普及,移民老司机们请自行跳过。

现行政策中,H-1B首次获批的使用年限是三年,三年期满后可以申请一次延期再续三年,这就是大家常说的H-1B可以使用六年。六年之后有以下两种情况可以继续申请延期:

情况一:

如果H-1B持有者已经在H-1B到期前的365天内递交了PERM劳工证申请或者I-140申请,处于申请等待状态,就可以在六年的限制之外再申请一年的延期。并且延期没有上限,只要移民申请还处在处理状态,就可以一年一年地申请延期。

情况二:

如果H-1B持有者的I-140已经得到批准正在等待排期到来,H-1B持有者可以在六年期限以外申请延期三年。

有关H-1B六年之后延期的政策是写在《21世纪美国竞争法案》(AC 21 Act)中的,因此理论上如果需要修改这部法案中的任何内容都是需要国会立法通过的。

但据McClatchy的这篇报道称,特朗普政权试图利用这份法案中的字眼漏洞绕过国会,原法案中对于六年后授予延期使用的字眼为“也许可以授予”(may grant)而不是“必须授予”(shall grant),仅通过一般的政策制定流程(rule-making process of the Administration)通过执行。

虽然记者在报道中声称“该消息已经得到了两个消息源的确认”,但这个政策是否能够真的落实执行呢?绕过国会立法的如意算盘是否能成功呢?下面小纽用三个假设来给大家分析一下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

假设一

不通过国会立法即可生效执行

假设,这条H-1B改革新规可以不通过正常的国会立法流程,那么这条规定就应该包含在前不久DHS公布的2018工作安排中的H-1B改革相关内容中。

想了解更多关于DHS 2018年新规工作安排的小伙伴请点击小纽文章《2018美国移民改革前瞻:取消H-4工卡、H-1B优先级分配、缩短OPT、各种涨价.。。》

因为这些被DHS列出的各种政策调整或新规即可走一般的政策制定流程,即只需通过DHS提案、提交OMB联邦预算管理办公室审核、在联邦公告网进行公示的快速通道,而无需等待漫长的国会立法流程。

DHS公布的2018年众多政策审议、执行工作议程表中,有两份和H-1B直接相关,其中有可能将“取消H-1B六年延期”列入其中的是代号为1615-AC3的这份文件。

这个被列上DHS 2018改革进程的文件内容包括:对现行H-1B抽签制度进行改革;重新定义“专业职位”(specialty occupation);重新定义“雇主雇员关系”,对H-1B工资标准进行调整等。

但从文件下方的时间来看,这项政策调整最早将在2018年10月开始着手进行,这样算下来这项改革是肯定不能在2018年内完成的。

假设二

DHS新规生效执行

即使“取消H-1B六年延期”成功搭上DHS制定新规的快班车,也不意味着规定就能在OMB审核完、公示期结束后就能顺利执行,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一步,这项规定很可能会在联邦法庭上遭受众多原告的挑战。

除了各种维护移民权益的公益组织有可能挑大梁把DHS告上法庭外,受此政策影响的众多美国雇主,尤其是雇佣外籍高技术人才的科技巨头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等待DHS必定是联邦法庭上的一起起官司。

这个假设可以参考特朗普去年一上台就颁布的“多个穆斯林国家旅行禁令”,虽然总统大笔一挥该政策走得是特别快速通道,但一出来就被多处法庭裁决暂不予执行,直到现在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清楚。

另外,受影响的雇主还可以向法庭申请临时禁令(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或预先禁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拒绝执行这项规定。

假设三

就算取消H-1B六年延期

职业移民绿卡依然存在

这最后一个假设是最糟糕、最极端的情况了,如果如果如果真的H-1B六年延期政策被取消,职业移民绿卡这个类别依旧还是存在的。

关于H-1B使用六年之后的政策变动,不会影响到现行的LCA劳工证和职业移民资格的申请,PERM、I-140该怎么申请还是应该怎么进行。

但如果这一切都成真,在美国境外专门做美国外包生意的公司就将迎来最好的时代,丢失了大量外籍高新人才,虽然公司岗位腾出来了但未必特朗普想挽救的那些找不着工作的美国人就能顶上,于是这些美国公司只好把大量的工作交由海外外包公司进行,改来改去最后的结果竟是和当初的预想完全相反,最后美国当前经济世界的霸主地位也将难保。

再换个角度来想想,如果美国真的变成了这个样子,大家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见证她是如何衰落的吗?到时候都不用特朗普政权搞得什么针对移民的“自我驱逐”(self- deportation),大家早都走光了好吗?

另外2018年11月美国也将迎来中期选举,众议院的435个席位以及参议院的33个席位将被重新选出,全美39个州的州长也将换届,是否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拿对美国经济发挥重要力量的高科技外籍人才政策下手开刀,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确要想想清楚再行动了。

昨天的确发生了意见确确实实和H-1B相关的坏消息,一直支持H-1B制度、力挺技术移民的犹他州参议员Orrin Hatch宣布自己将在11月中期选举后届满退休。虽然他隶属共和党,但却提出了多份提案主张增加H-1B配给名额,多年来就是他在参议院与反H-1B保守势力(例如大名鼎鼎的Chuck Grassley议员)苦苦相争。

最后综上所述:我们不应该被这条看似炸裂的“H-1B六年之后延期可能被取消”的消息搞得人心惶惶。2018年的新年resolution刚刚列完、里面那条“要在新一年里撸起袖子努力工作”的墨迹都还未干,就被这条八字可能还没一撇的消息搞得寝食难安,我们大家快一起来放松一下!

特朗普上台之后无论是非法还是合法移民的日子都不顺心,最初很多特朗粉有关“特朗普只搞非法移民”的幻想已经在过去几个月里逐渐破灭,即使是经济能力不俗、受过高等教育的、有技能的移民人群也日子过得不太平。

怎么颁布“取消H-1B六年延期”的消息、何时颁布,这些问题都会让DHS忙上一阵,对于大家来说算得上是一个远虑,但很快我们就能在下个月迎来“H-4工卡取消”、“H-1B申请之前需要网上注册”的近忧了。

在刚过去的2017年,特朗普政府就已计划或废除H-1B配偶工作许可。

据侨报网报道,特朗普政府已经有了计划,将废除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H-4签证)在美国的工作许可。据SanFrancisco Chronicle报道,去年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和儿童约在13万人。

近年或有超过十万人已受益允许工作

H-4配偶签证主要是指持有H-1B工作签证人士的配偶或者子女。一直以来,H-4配偶签证不能在美国工作,直到2015年2月奥巴马政府提出新政策,为了吸引和留住受过高等教育的优秀外来人才,允许符合条件的H-4配偶申请社会安全号,并在美国合法工作。

每年约有10万名H-1B持有者的配偶和子女通过H-4签证来到美国,自2012年开始,持H-4签证来美的人数稳步上升。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9月,有41526名H-4持有者获得了工作许可。

不过据消息人士向The Chronicle透露,特朗普政府已经有了废除H-4签证持有者可工作政策的初步计划。

消息人士证实,特朗普政府正在起草新的规定,取消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但目前尚不清楚具体步骤是什么。而国土安全部以及下属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也未就此事做出回应。

如果停止给与H-4签证持有者工作许可,旧金山湾区受到的影响将最大。硅谷严重依赖H-1B工作签证持有者,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以H-4签证的方式将配偶带来美国,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H-4签证持有者也加入了硅谷的就业大军,因为如果家中只有一人工作,在如此昂贵的地区生活将捉襟见肘。

  H-4签证持有者大多来自印度和中国

移民律师Emily Neumann表示,取消给与H-4持有者工作许可可能会出现多米诺现象,一些H-1B持有者可能也将离开美国,有些人可能会转道前往加拿大。

但有支持者则认为,取消H-4签证持有者工作许可,可以帮助美国人获得工作机会。

在奥巴马新政策刚提出来没多久,一个主要由IT工作者组成的,名叫“拯救美国工作”(Save Jobs USA)的组织就对该政策提起了诉讼,他们认为本来了持有H-1b签证的外籍工作者就抢了他们的工作,现在H-1b的伴侣H-4又可以工作了,而且自由度比H-1b还高,这大大加大了对美国本地人找工作的威胁。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曾不止一次有消息传出,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将被取消。美国公民与移民事务局前首席顾问梅尔迈德(LyndenMelmed)说:“关于H-4诉讼的最后期限正在临近,这意味着政府已经在最后完善相关规定了,从此前的每一阶段来看,他们肯定是倾向与取消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

司法部长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担任参议员时曾表示,容许H-4签证持有人在美工作是“改变移民法,伤害美国工人”。

申请工作许可的H-4持有者大多来自印度和中国,因为印度和中国的H-1B持有者申请绿卡的排期时间极为漫长,所以奥巴马政府才推出该政策,希望帮助“正在等待成为美国人”的申请者。

但即使特朗普最终取消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新政策成为法律之前还用经过长期的公众质询阶段,在此期间,符合条件的H-4持有者仍可申请工作许可。

来源:纽约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