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伋 – 从蓝天下到溪流间

0
319

这应该是第六篇周记了吧,先来说说写周记本身这件事。虽说不是每周一记而是两周一记(也冒充叫周记吧),它的存在给了我一个反思,重申的机会,也称为examine吧。我习惯于周日早晨写,用完早餐,冲好咖啡,然后开始冥想;奇怪琐碎的细节会逐一浮上脑海,把其中能拿来说事拼凑成一幅马赛克——周记。对了,我说的所谓冥想,就是简单的回忆,推理,反思。

这儿的天一直很蓝,空气一直很干净,频繁的以至于我take it for granted . 反而是南京的天,晴朗的时候我印象会深,也许是因为和大多数灰蒙蒙的日子有了对比的缘故吧。在南京这种天蓝心情好的“怪癖”似乎也就前几年才开始,记忆里是从一个冬日开始的,之后灰霾便盖过了大半部分记忆。儿时南京的天该不是这样的,因为记忆里从没有关于天空的,反而是无尽的嬉戏打闹;整个童年就像一个漫长慵懒的夏天,满院子的小伙伴,踢不完的球,骑不坏的自行车,打不完的架还有父母没完没了的呵责 ,似乎一直都在蓝天下;只有最珍贵的才会在记忆里留下痕迹,从那个冬天起,蓝天也开始留下脚印。

然而这里的天一直很蓝,训练间隙短短3分钟的休息我仅仅就喝水然后躺在草坪上,望着没有云的天空,数着飞机飞过久久散不去的痕迹,然后心跳便渐渐开始跳动均匀,就是那种自已可以一上午什么都不干就躺在那儿的感觉,三分钟便是永恒。

周六下午去了Hunter的朋友家玩,实际上是他最好的朋友,Alex。我之前就见过Al很多次,几乎每周他都会来我们家过夜,而这次则是我第一次到他们家。他们住在Warrenton, 远离城市,估算离圣路易斯1.5小时向西。在路上,他们两就说一定要带我去the creek。

从Al家走到neighborhood的最里面,然后穿过别人家的院子,再横穿过一片很大的没人开坑的农田,我们就到了森林的边缘,从这开始手机信号降到最低。再往里面去,走下山,连足迹都没有了,我走在中间,Al 开辟的路便是唯一的方向。走走停停,便到了小溪。偶尔小憩时大家都没话,环顾四周只有山林伴着潺潺小溪。这时候的溪水还很凉,于是我们只能打水漂,但后来Hunter改变主意想来点刺激的,于是我们开始了两轮投掷比赛,输的脱光了下水。可怜的是Al, 两次都是他下水,走到最深处估摸着齐腰,然后再走上岸。

他们两似乎知道很多,回程一路上都在聊野外生存和大自然,我跟在后面沉默不语,想到自己连家门口前院里有几种花都数不过来,默默感叹自己白活了。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