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伋 – 再出发

0
404

 

嗯,又轮到我写周记了。虽然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30天后的那个早晨我将踏上故土;明天早晨第一门AP考试,但周记还是要写的,更何况这篇周记本该上周日完成。

一周前的今天,还没到晚上8点,但我已在睡梦中了。梦里,是独自一人闯荡心中的那份牵挂,是再出发后回到故土的安慰,更是重逢后的那份陌生和孤独。

从那天再往回望5天,周二,我从圣路易斯再出发。第一趟航班没有人陪伴,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圣路易斯的机场和我飞过的法兰克福的,伦敦的,波士顿的相比小太多;United Airline Express 的短程飞机和我飞过的777/787相比也小太多;但那天一个人拖着箱子,背着双肩包,手里拿着机票的我抬头在告示牌上找航班号的一刹那,四周一片空寂。

心里却不是一片空寂。我记得自己停下拉杆箱,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脸上带着我特有的自信的微笑,大步向前,心里憧憬着那满是惊喜与机遇的目的地。

到达目的地休斯顿时已是下午,在下雨。我不喜欢休斯顿的气候,潮湿,闷热,我在那里的几天里总是下雨,奇怪的是中午比赛间隙却每每能见到太阳。三天比赛的午休时间我都是在休斯顿市中心的那片公共草坪上度过的,进行我最爱的运动—足球。中午出来活动的人很多,很大一片草坪被“分为”多块运动场地,橄榄球,飞碟,还有足球。放下背包,卷起牛仔裤,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员。这是属于青年人自由交流竞技的场地,英国人,法国人,墨西哥人,日本人,中国人,印度人,黑人,白人,黄种人,踢得最好的还是英国人,这是我在英国游玩的时候就领略过的,不由回想起来自己曾在格林威治天文台下,伦敦眼旁,利物浦海港边被英国小朋友们调教过的经历。

踢到一点多钟,一天最热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吃不消了便不约而同的结束。比赛完大家都会友好的问候握手,有异性参加的话一般还会有free hugs。背上背包,放下裤脚,草坪重归安宁。我的午餐都在星巴克解决,主要是冷气足座位多,但队特别长。貌似因为这是离场馆最近的一家咖啡厅,又在希尔顿楼下,自然顾客多。等咖啡的排队的时间,是交际的最好时机。一般前后左右都是别的队伍的参赛选手,有的甚至在一个分区(FRC项目550+队伍,六个分区,加上另外两个项目,合计1000+队伍,所以碰到同分区的队伍还是比较惊喜的),大家既然都在等待,交流便水到渠成了。

交际的窍门很简单,神学老师教给我的:Be open, no judgment!

既然提到神学就用神学来结尾吧,Ad maiorem Dei gloriam!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