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伋 – 在路上

0
935

这过去的一周算是挺特殊,因为是春假,所以有时间体验不少新的事物。从放假第一天随住家一起去帮亲戚搬家,到昨天去住家的农场,这7天里我第一次经历了St. Patrick’s day,去过了两个新的博物馆,还有Jefferson Barracks。

也许是因为住家住的比较远,随便去什么地方都感觉要花不少时间在路上,包括上学放学也有一小时的路程。在车上我基本上就是睡觉,睡不着的时候就盯着车窗外,期待发现惊喜,渐渐地,我似乎喜欢上了这种在路上的感觉。

从我们住的Albany 开到住家的农场是3个多小时的高速(Albany离St. Louis downtown 已经是1 个小时的路程了),我这里说的3个小时不是像国内一样堵在路上,而是平均时速75英里的。(这数据是我在途中5次偷瞄时速表然后大致估算的结果)。

从Albany到农场,一路向西,还朝北走一些。一路上车越来越少,最后就剩下和我住家差不多的卡车,还有拖车和油罐车;路边的房子也越来越稀疏,从Chesterfield 到O’Fallon常见的4s店,教堂,Outlets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广阔的田野,丘陵,零星的小屋和成群的牲畜。对了,加油站还是一直有的,而其高高树立的油价牌也成一路上最显眼标志了。一直不变的是4车道的高速,一个山坡跨过一个山坡,还有路边灰黄色的草,大片颜色暗淡的森林,仅有的绿色是四季长春的松叶林。

高速路本身也挺有意思,和中国的大有不同。中国的路修的很平,很直,中间的格栅绿化带也很漂亮;美国的高速很不平,完全依着地势建造,有时一个坡子就突兀的冒出来了,高高的,挡着你的视野,极目远眺也看不到接下去的路。这时候的心境往往又期待又恐惧,期待的是在坡顶那一刹那可以将前路尽收眼底,像波浪一般,一浪一浪打向远方;恐惧的是若是个陡坡,则要克服那难受的失重。

然而可惜的是我还是睡着了,也许是路程太漫长,梦里做的也是高速路,和现实里一样,望不到尽头,又永远在路上。醒来时我已经到了Mexico,我没有开玩笑,是Missouri的Mexico, 一个小镇。路牌上写着Welcome to Midwest, 我挺赞同,这才到了真真的Midwest。加油站是个超市还是个小餐厅,木材,砖块整齐的堆在门外,拐过加油站就进了小镇。

到小镇已是中午,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我们开车从中穿过,成了匆匆过客。小镇的街道很整齐,路边停着不少老爷车,从进小镇开始,我就焦急地寻找它特有的地方,期待发现一处华丽的建筑,一个美丽的花园,好似只有那些才能使小镇留在他人心中。然而直到我们拐上15号公路开始一路向北,我什么也没找到。尽管如此小镇还是难以从我心中抹去。离开时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猜想,这小镇也许是淘金者们曾经踏过的土地,甚至是他们随着梦想一路向西的激情耗尽后落脚的地方,安静的小镇,过着简单的生活。

最后用许巍的歌来结尾吧,旅人等在那里,虔诚仰望着云开,咏唱回荡那里,伴着寂寞的旅程。

留下一个答复